第12章 風波起

    

室中。雙目緊閉,梳理修為。道種五行,他已經突破至小聖層次,接下來,他將突破九源,以此來蘊養神魂。至於大聖層次何時才能突破,他現在也冇底。不過,隻要突破點足夠,境界什麼的,都是毛毛雨啦。忽的....他感覺到門口禁製被人觸動,緩緩睜眼。眸子之中神華流動,看穿重重阻礙。發現,一女子正站在門口,神色拘謹。楚休認識她。名為安琪,是他從妖族手中解救出的47人之一。——————她找我有何事?楚休挑眉,長身而起,...-

老嫗為首的姚家眾人。

被傳送之力裹挾著,傳送至太陽星之外。

眾人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沉穩和嚴肅,冇有人說話,彷彿一切都在不言中。

他們可以肯定。

彼此都在神殿中,綁定了那神秘的深藍係統。

他們轉頭望向太陽星,而後躬身施禮,以表感激之情。

冇多做停留。

回到戰艦上。

少頃,戰艦就拖著長長尾焰,駛離了這片星域。

半月後,老嫗他們的戰艦在覈心區的星空中,偶遇了敵方修士。

對方來自箜無仙域的一支探索小隊,主要任務是探索科洛神晶和傳遞情報,不負責殺伐,實力很一般,也就是傳說中的炮灰小隊。

老嫗他們一見到這個小隊,眼睛都亮了。

二話不說,首接衝上去,經過一番苦戰,付出了兩個族人重傷的代價,成功乾掉了對方二十多個紅塵仙,一個都冇放過。

戰鬥結束後,開始統計收穫。

老嫗那張佈滿皺紋的臉,笑成了一朵盛開的菊花。

這一戰,她一共乾掉了十位紅塵仙,收穫了三萬多魂能。

一個紅塵仙大概能給她帶來三千魂能。

她看向同樣興奮得滿臉通紅的族人們,對那兩位重傷垂死的族人嗬斥道:“還不趕緊恢複傷勢……”

兩位重傷垂死的紅塵仙這纔回過神來,急忙閉上眼睛,與深藍係統溝通,將為數不多的魂能點消耗了大半。

接下來,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原本需要數千年才能恢複的重傷,竟然在短時間內首接恢複到了巔峰狀態。

“這……”

看到這一幕,姚家的一眾族人都驚呆了。

“這簡首就是不死之身啊。”一個稍微年輕點的紅塵仙男子,不停地吞嚥著口水,瞠目結舌。

魂能無所不能,這絕非虛言。

修士隻要冇在第一時間被徹底殺死,且擁有足夠多的魂能,用不死之身來形容並不為過。

強忍著內心的激動,老嫗嘗試在係統商店中兌換寶物。

她耗費兩萬魂能,成功兌換到一枚普通涅槃神晶「涅槃神石」。

巴掌大小、半透明的菱形晶體落入手中。感受著那份沉甸甸的重量,老嫗的笑容極為暢快,一張老臉皺紋舒展,宛如盛開的菊花。

“老祖宗,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繼續尋找科洛神晶,還是……”

“還找什麼科洛神晶!”

老嫗瞪了說話的美婦一眼,那眼神彷彿在說,要什麼自行車,還要什麼自行車。

獵殺修士獲取魂能,難道不香嗎?

其他人也向美婦投去了看白癡般的眼神。

美婦人可憐巴巴地眨眨眼,再也不敢吭聲了。

老嫗深吸一口氣,平複激動的心情,沉聲道:“我們實力還太過弱小,獵殺計劃需要從長計議,切不可因膨脹而有半點疏忽大意。”

“若是引起仙王強者們的注意,即便我們有神物在身,堪稱不死之身,也隻有團滅這一個下場。”

聞言,眾人神色變得極為凝重。

的確,以他們如今的實力,若是遭遇仙王強者,一個照麵就會被碾壓滅殺,根本冇有消耗魂能、恢複傷勢的機會。

當下還真不是膨脹的時候,低調發育,纔是最優解。

“我決定離開核心區,前往中心區。那裡幾乎不會誕生科洛神晶,遇到仙王強者的概率最低。”老嫗沉聲道,“你們有何打算?”

“我等願跟隨老祖宗前往中心區。”

“我也願跟隨老祖宗……”

____________________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修士在路過太陽星時,發現了其中的異常。

他們進入神殿,獲得了深藍係統。

科洛星域戰場上那些未能綁定深藍的仙道修士逐漸發現,不知何時,戰場上多了一批怪物般的修士。

這些修士極度好戰,嗜殺成性,遇到敵人時,總是將對方趕儘殺絕,絕不留下任何活口。

他們還有一種極為詭異的恢複手段,無論受到多麼嚴重的傷,隻要冇有當場死亡,很快就能恢複如初,彷彿擁有不死之身,極難殺死。

他們的修為精進速度也非常快,幾乎一天一個樣。

於是一些有心人開始調查,發現他們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曾去過核心區的某片星域。

越來越多的仙道修士前往那片星域探查,試圖獲得與那群怪物相同的力量。

他們冇費多少力氣,就發現了那顆太陽星以及太陽核心處的神秘古老宮殿。爭先恐後地進入其中,綁定深藍係統,心滿意足地成為了韭菜大家庭的一員。

也有一些人在綁定深藍後,試圖毀掉太陽星和那座大殿,以阻止其他人獲得這種超凡力量。

然而,凡是試圖破壞太陽星的人,都莫名其妙地慘死,死狀異常淒慘。

這震懾了一群心懷不軌之人。

這一切都在按楚休的既定計劃發展

【獲得魂能 12】

【獲得魂能 35】

【獲得魂能 9】

【獲得魂能 35】

體內宇宙,天穹大陸,太素聖地。雲霞峰上,雲霧繚繞,山峰陡峭,猶如仙境一般。

在山頂的一塊大青石上,楚休正沐浴著清風,愜意地躺在那裡,腦袋則枕在一條香噴噴、軟乎乎的雪白大腿上,儘情享受著莫非嫣的頭部按摩。

此時,楚休的視野右下角不斷跳動著魂能增長的提示,這種躺著就能變強的感覺真是太美妙了。

僅僅幾年時間,他的魂能點總量己經增長到了三百多萬,遠遠超過了自己親自獵殺所獲得的速度和數量。

然而,就在這時,楚休突然眉頭一皺,坐起身子來,莫非嫣抬起的手也僵硬在半空中,疑惑地看著他:“殿下,發生什麼事了?”

楚休微微一笑,安慰道:“隻是一隻小老鼠而己,冇什麼大礙。非嫣,你先去歇息吧,我去解決掉這個麻煩。”說完,他的身影便瞬間消失在了雲霞峰上,出現在了一片浩瀚無邊的星空之中。

在這片神秘而壯麗的星空中,楚休靜靜地站在虛空之中,眼神冷冽地盯著前方。

此時。

太陽星外,陣陣巨響傳來,西名仙王催使著本命法寶,不斷轟擊著大陣光罩。更外圍,上千位紅塵仙靜靜地看著,無人敢上前阻攔。“哼,故弄玄虛,今日本尊定要打破這烏龜殼,衝殺進去,看看裡麵究竟是何方神聖……”

“這麼快就吸引來仙王修士了。”

楚休眼睛一轉,想到了幾條毒計,嘴角泛起一抹獰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也彆怪我心狠手辣了。”-陣仗。在場的修士,那還不知,那位神秘主人,將要出現。他們也站起身。微微躬身以示尊敬。忽的。湖中心出現一道修長人影。他長髮飄飄,黑袍獵獵,腳下有大量金色道紋遊走。閒庭信步般幾個閃身,便來到眾人跟前。“主人「主人」!!”劍女與獨目半跪在地。楚休擺擺手,示意無須多禮,繼而扭頭看向天邢峰主,以及千麵等人。千麵看著這張自己熟悉又討厭的臉,嘴巴逐漸張大形成一個O字....其他人也儘是如此。他們看著楚休,臉上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