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深藍,深藍,深藍!!

    

你.....”軒轅氣急,“你的做法太激進了。”楚休不屑冷笑,“洪荒無垠,萬族林立,人族羸弱,若不大刀闊斧,亂刀斬亂麻,豈能改變人族作為萬族口糧的命運?”“你們甘心,我不甘心。”“你給我聽好了,你軒轅不敢做的事,我來做!”“你軒轅敢做的事,我也要去做,而且還會做得更好!”“去他媽的萬族,老子遲早要屠光他們。”他的聲音激昂霸道,不可一世。軒轅沉默了。良久後纔再次開口,“我擔心你被殺戮迷失自我。”“楚休...-

楚休低下頭。

血色圓球已經變得大不一樣。

顏色不再是血色,而是一種半透明的藍色流體物質。

若仔細看,能發現,密密麻麻的秩序鏈條,正不斷在球體表麵遊動,旋轉,穿插,編織著楚休都難以理解的大道道紋

充斥玄妙又神秘的氣息。

稍微感應。

楚休眼睛就是一亮。

如今,深藍係統,已然完善得差不多了,能綁定仙王境以下所有仙道修士。

唯一可惜的是。

當下深藍係統的覆蓋區域較為有限,僅囊括了整個箜無仙域。一旦綁定深藍係統的修士踏出箜無仙域,深藍係統便會與楚休斷絕聯絡,從而失去收割魂能之效。

楚休張口一吸,將深藍係統吞入腹中,思索接下來的計劃。

仙道修士壽命悠久,活得久,見識廣,遠比尋常人道修士難對付。

突兀將係統綁定在他們身上,肯定會引起對方警惕、懷疑。

既然如此。

何不這樣做

楚休咧嘴陰惻惻一笑,長身而起,開始為他的計劃做佈置。

_________________

兩年後,某日。

楚休閉關的太陽星,宛如一顆燃燒的寶石,猛然爆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輝,一道熾熱的青色光柱如巨龍騰空般沖霄而起。

一艘恰好路過的戰艦急停。

十數位紅塵仙在一位混元仙的帶領下,衝出戰艦,遙望正發生異變的太陽星。

從外麵往裡看,隱隱間,能看見,太陽星核心處,一座漆黑古樸的宮殿沉沉浮浮。

隻是看上一眼。

歲月氣息便撲麵而來。

“那到底是什麼”

“我感受到了大道規則,多年未能突破的修為,甚至都因此有了些許鬆動。”

一名紅塵仙中年男子吞嚥著口水,眼中寫滿震撼與狂熱。

“這座宮殿非常不凡。”

領頭的混元仙緩聲說道,這是一位有著滿頭華髮,精神矍鑠的老嫗。

“此等歲月氣息,斷然做不得假,此宮殿絕非屬於現世,極有可能源自神話時代,甚至更為古老久遠。其曾被人設下封禁,曆經悠悠歲月,封印鬆動,氣息外溢,才恰巧為我等路過所遇。”

“機緣,天大的機緣啊!”

老嫗枯瘦的身軀都在顫抖,她環顧四周,目光從一名名族人身上掃過,沉聲道:

“爾等可敢與我一起前去探尋機緣。”

“姚家能否崛起就在今日。”

“老祖宗我願往~”

“我也是~”

“還有我~”

“好~”老嫗蒼老的臉上,露出滿意的笑,“都小心一些,跟在我身後,若有意外發生,儘管逃,我會替你們墊後。”

言罷。

老嫗輕抬手掌,一麵古鏡緩緩升空,懸於頭頂上方。古鏡中散發出道道神秘仙光,光芒交織成護盾,將老嫗嚴密地護在其中。

做好一切準備,她率先衝進太陽星。

紅塵仙們依次祭出本命法寶,小心翼翼跟在老嫗身後。

很快。

一行人順利抵達太陽核心,終於看清了宮殿全貌。

一條由上品仙晶鋪就的大道,延伸至漆黑宮殿之下。

宮殿門口立著兩尊數萬丈高,持長戟的神人雕像,即便曆經了不知多少歲月,依舊散發著令人戰栗的威壓。

宮殿兩扇大門緊閉,正上方匾額,筆走龍蛇寫著三個古拙大字。

“你們認識匾額上的字麼?”

一青年壓低聲音問道。

“不認識~”

“我也不知其意。”

“老祖宗,您見多識廣,可知其意?”

老嫗皺眉深思,良久搖頭,“神話時代的古籍我也看過不少,匾額上的字,絕非神話時代的文字。”

“也就是說這座大殿比神話時代還要古老?”

“嗯,可能比我們想象中還要古老得多。”

老嫗神色嚴肅,認真打量匾額上的古文字。

若是有一個藍星穿越客在此,定然能夠認出,這三個古字,赫然是用華夏小篆書寫的——韭菜殿。

如此惡趣味,怕是唯有楚老魔方能做得出來。

“我們進殿~”

老嫗招呼了一聲,催動本命法寶古鏡,走在最前方開路。

其他人小心翼翼緊隨其後。

在距離大殿還有七八裡距離時。

大殿正門,兩尊神人雕像忽然動了。

它們扭過脖子,低下頭,一對毫無生氣的石眼,直勾勾盯著這群外來者。

恐怖危機感撲麵而來。

一行人連忙停下腳步,額頭冷汗直流。

半盞茶功夫過去。

神人雕像也冇有攻擊他們。

這讓他們鬆了口氣。

繼續前進。

最終。

他們抵達大殿正門。

不等他們去推門。

轟隆隆——

伴隨著陣陣轟鳴,殿門緩緩敞開。

殿內仙光氤氳,道韻流轉,隱隱有無上大能講道誦經之聲傳出。

“這——”

“這裡難道是某位無上大能的道場”

“曾經那位大能很可能在其中留下了傳承。”

老嫗眼睛在發光,語氣都因激動而顫抖。

老嫗身後眾人也是滿臉狂喜。

確定冇有禁製殺陣之後。

一行人依次進入大殿。

踏入大殿的瞬間。

隻覺眼前一花。

回過神,老嫗神色凝重,目光迅速掃過四周,殿內空無一人,這才驚覺,一直跟隨在身邊的族人,不知何時竟都消失不見了。

在宏偉壯觀的大殿正中央,矗立著一尊栩栩如生、高大威嚴的人像雕塑。這尊石像高達數丈,宛如一座小山般巍峨聳立,給人一種強烈的視覺衝擊感。

它身披一襲華麗而飄逸的長袍,彷彿被微風吹拂,輕輕飄動。

長袍的質地看起來極為柔軟光滑,上麵還繡有精美的圖案和神秘的符文,散發出淡淡的光芒。石像的身姿挺拔,負手而立,顯得氣宇軒昂、超凡脫俗;其背影則對著蒼生萬物,彷彿在默默守護著這個世界。

從背後望去,可以看到石像頭部的輪廓線條清晰流暢,髮絲如縷,隨風舞動。雖然看不到麵容,但卻能感受到一股強大而神秘的氣息從石像身上散發出來,讓人不禁心生敬畏之情。

石像下方擺放著一個蒲團。

老嫗上前檢視。

鬼使神差下,盤膝坐到蒲團上。

下一刻。

老嫗視線中彈出一段藍色文字。

【想知道活著的意義嗎】

不等老嫗反應過來,第二段文字接踵而至。

【想要獲得超乎想象的力量嗎】

【是|否】

老嫗吞嚥著口水,意念一動,做出選擇。

【恭喜你,這個時代的幸運兒,你做出了你這一生最正確的選擇】

【深藍綁定中】

【綁定成功】

“請問,深藍是什麼,他對我有什麼作用?”老嫗腦瓜子嗡嗡的,完全不知現在什麼情況。

【生靈乃天地之精粹,大道乃萬物之至理,深藍更要淩駕於大道之上】

淩駕大道之上,好大的口氣。

老嫗陳瞠目結舌。

仙道修士對大道的嚮往,比之人道修士還要強烈得多。

見識過更高的風景。

誰不想成為仙尊強者。

誰不想踏入帝境領域,受到眾生朝拜。

老嫗連忙檢視深藍係統的介紹,越看越是興奮激動。

她瞭解到魂能幾乎無所不能的作用。

在係統商店中,還看到了曾夢寐以求的寶物,比極品涅盤神晶,比如混沌母金,大羅仙晶等等

在介紹中,她還得知了一個關鍵資訊。

由於封禁才解除不久的原因。

深藍目前隻允許在箜無仙域範圍內使用。

不過,這對老嫗來說無傷大雅。

反正她目前冇有離開箜無仙域的打算。

老嫗現在隻想殺一個修士來試試水。

【叮,宿主注意,請不要向外泄露有關深藍的任何情報】

【違背者抹殺-了一滴,對南海來說,它的水多了一滴,但對天穹大陸來說,水並未減少一絲一毫。”楚休坐直身體。兩人四目相對。千麵笑了,笑得很陰險狡詐,“楚老六,你說我們將水集中在一起會發生什麼?”“會創造出一個怎麼樣的怪物?”“你控製一隻蟲族母皇,將其奴役,然後再殺掉另外八十隻,被你控製的那隻蟲族女皇,將會成長到何種地步?”“要知道聖王巔峰級彆的蟲族母皇,就能批量製造聖王級的蟲族戰士。”“如果,大帝級的蟲族母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