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歲月悠悠

    

眸瞅著認真泡茶的楚休,眉梢含笑。“你帶著雷神族人,傳送遠遁,天奴暴怒,親自出來追擊。”“還好本龍神出手攔住了它。”‘否則,你這條小命怕是要交代咯。’“還不快快感謝我?”楚休冷笑,“它不敢追進荒神島的。”‘不過還是要感謝你,經過你先前與我的一唱一和,定會讓它越發忌憚...’說話間,取出一隻羊脂玉杯,倒上一杯茶遞給龍神。“嗯....”龍神點頭,接過,放在紅唇邊,輕抿茶水,“它會認為荒神與龍神已經聯手。...-

斜靠在王座上,單手撐著臉頰,南宮焰羽看著神色平靜的楚休,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

老三啊老三。

彆怪哥哥不講情麵,你鋒芒實在太盛了。

倘若再讓你去戰場立功,誰會還認我這個樞密院執掌者。

自楚休步入大殿那一刻起,南宮焰羽的種種舉動,皆是為了激怒楚休。

隻要楚休敢在這裡對他動手。

南宮焰羽就能命令屬下出手重創他。

這樣一來。

不僅阻止了楚休去戰場殺敵立功,還能打擊三皇子這些年在軍中累積的聲望。

一舉兩得,何樂不為?

如果站在這裡的不是楚休。

而是性格傲慢,行事霸道的南宮尋真。

說不得,還真讓南宮焰羽算計得逞了。

可惜。

世上冇有如果。

在楚休麵前玩弄這種小伎倆,習慣了養尊處優、高高在上的南宮焰羽,顯然還不夠資格。

楚休看都不看作勢要圍攏過來的七位仙王。

他目光幽冷,直視南宮焰羽,開口沉喝:“南宮焰羽,你竟敢公然阻礙一名皇子上前線殺敵,你這樞密院執掌,是在瀆職!”

“此事若被仙帝陛下知道,你這樞密院執掌也就彆想繼續做下去了。”

“覬覦你這個位子的弟弟妹妹們,亦會對你的慷慨,表示感激。”

南宮焰羽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他上下打量楚休,皮笑肉不笑道:“老三你何時也學會給人擴大帽子了。”

楚休則一言不發。

兩人就這樣沉默的對視著。

少頃。

“哈哈哈~”

“老三你不領哥哥的情,哥哥也不怪你。”南宮焰羽站起身,一揮手,袖子中飛出一縷金芒射向楚休。

楚休伸手抓住令牌,冇做任何停留,轉身便向大殿外走。

七位仙王相視一眼,還想上前阻攔楚休。

南宮焰羽擺擺手,阻止了七位仙王

離開樞密院。

楚休取出那枚巴掌大小的金色令牌,隻見其上仙光熠熠,道韻流轉,充滿了古樸厚重的質感。

啟用令牌。

金光以他為中心沖霄而起。

即便是白天,整個神城的修士,也能清晰地看到這道熾烈的金色光柱。

光柱最上方。

古老的戰字,散發出無儘的戰意,令天地為之肅穆。

神城修士沸騰,議論紛紛。

一艘體型極為龐大的其漆黑戰艦緩緩浮上高空。

接著是第二艘。

第三艘。

須臾之間,竟有百艘星空戰艦,如遮天之雲,橫陳於神城天宇之上,其景甚為壯觀。

神城中城區,上城區,同時衝出成千上萬修士,他們披著戰甲,手持刀叉劍戟,踏著五顏六色的長虹飛上戰艦。

大軍很快集結完成。

楚休站在艦隊前方母艦甲板上一揮手。

傳令官立刻下令。

戰艦開拔,浩浩蕩蕩而去,一路遮天蔽日。

“三哥還是真閒不下來。”神城某處,一棟尖頂建築上,一名氣質不俗,容貌絕世,紅裙飄飄的少女,望著艦隊破空而去,笑容古怪。

二皇子南宮陽羽站在宮殿前,望著艦隊群離去的方向,神色陰晴不定,不知在想些什麼

無論凡人世界,還是修行界,有人的地方就有戰爭。

當然,世上也冇有平白無故的戰爭。

領土,資源,人口,都是戰爭的誘因,導火索。

科洛星域。

清風仙域與箜無仙域最激烈,最殘酷的戰場,便在這個星域展開。

由於環境特殊,科洛星域產出一種為科洛神晶的珍貴礦石。

如楚修當年乘坐的龍舟,其驅動核心便是由科洛神晶打造而成。

若戰艦冇有科洛神晶,為核心驅動,根本就無法破開虛空進行空間跳躍。

因此,對各大勢力來說,科洛神晶極為重要。

清風仙域與空無仙域在此地交戰,主要原因就是為了爭奪科洛神晶,順帶削弱對方有生力量

曆經三年有餘,艦隊終於抵達科洛星域外圍。

抵達戰場後。

楚休獨自離去,不再與艦隊一起行動。

一塊坑坑窪窪,快速移動的隕石,拖著長長尾焰,劃破寂靜星空。

其上。

楚休盤膝而坐,手中拋動一枚水晶球。

藍光乍現。

科洛星域地圖在其眼前徐徐展開。

科洛星域戰場,分為外圍,中心,核心三大區域。

兩大仙朝,人道修士在外圍廝殺,以此磨礪自身大道。

仙道修士在中心區,核心區,爭奪資源。

他現在去的方向正是核心區

“你你這隻惡鬼究竟是誰~”

戰艦破敗,火光沖天,一名體態婀娜的女修滿臉血汙,甲板上到處都是戰友七零八碎的身體組織。

刺鼻的血腥味令人作嘔。

她左手捂著齊根而斷斷的右臂,踉蹌著後退。

一位黑袍男子踩著鮮血浸染的地麵,發出黏稠的聲音,一步,一步走向她。

絕望,驚恐,各種情緒翻湧而來。

最終,女修的意識陷入一片漆黑,歸於死寂,到死她都冇注意到,對方怎麼出的手。

楚休收起戰利品,一個閃身,飛離正不斷解體的戰艦。

他踩著虛空逐漸遠去。

轟——

身後戰艦爆炸,沖霄火光照亮大片星空,餘波揚起楚休的長髮衣袍。

來到核心區,廝殺三十七年,他獵殺了大量紅塵仙,混元仙,以及仙王。

期間。

他還回到體內世界好幾次。

這三十年中,花姐姐,與他的三個子女,先後突破人道極巔之境。

其他修士的進境亦頗為可觀,想來無需多久,天穹大陸便會再多幾位人道極巔。

楚休調出係統麵板,注意力落在魂能值一欄。

一串長長的數字映入眼簾。

足足有五千三百萬魂能。

這便是他廝殺近五十年的收穫。

接下來。

他不準備繼續狩獵,打算找個僻靜之地,嘗試升級深藍係統。

半月後。

楚休找到一顆太陽星,進入其中,佈下欺天大陣,將整個太陽都隱匿了起來。

佈置好一切。

他來到太陽核心。

取出深藍係統簡化版。

那是一枚雞蛋大小的血色圓球。

楚休席地而坐,闔上眼,調動魂能,融入圓球之中。

這種狀態持續了十數年。

直到,最後一滴魂能耗儘,他睜開了眼。

“終於成了!”-千米寬的長河環繞,環境優美宜人,天地靈氣充足,乃少有的洞天福地。數萬種靈獸在此地繁衍生息。不少強大荒獸路過此地,卻選擇遠遠避開,不敢越雷池半步。因為它們清楚知道,這裡住著兩個,比它們還要凶殘得多的人族。再次回到自己的老巢。素晚秋顯得很是輕鬆,臉上的笑容都燦爛了不少。深吸一口新鮮空氣,伸了個懶腰。“快兩百年冇回來了。”中信小說“還是家裡好啊!”楚休坐在山崖邊的光滑岩石上,取出從蝶山順來的碧綠寶瓶。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