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休齊夢蝶 作品

第7章 抵達清風仙朝,初見三皇子之妻

    

不羈,麵如冠玉。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不外如是吧!小姑娘一陣失神,眸子蕩起波光,臉頰發燙。忙不迭邁著碎步追上去。“啊呸!”兔子腦袋上的雞太美,見到這一幕,黑黝黝的鳥喙一撇,一臉鄙夷,口中詛咒連連:“裝逼犯,也不怕被雷劈死峰主殿。白玉蓮花寶座上,靠坐著一位絕世麗人。仙子師尊一襲素裙,波濤起伏,身姿婀娜修長大腿交疊著,纖腰柔弱無骨,盈盈一握,雪白頸項上是一張絕美精緻的臉蛋,眸子清冷,淡淡瞥了眼走進來...-

呼——

楚休雙眸微閉,似睡非睡,張口輕吐,一股濁氣如蛟龍出海,掀起陣陣狂風,靜室禁製如被驚醒的士兵,主動啟用,形成一個個堅固的防禦光罩。

調出係統麵板檢視。

【宿主】:楚休

【境界】:混元仙巔峰「半步仙王」

【功法】:大混沌自在法「小成」

【神通】「點擊展開檢視」

【先天·劍道神通】:未命名

九之極大道,道痕與先天劍道之種融合而創造出的絕世神通,尚處初始階段,專斬神魂,擁有莫測威能。

神通殺傷力評分:★★★★★★☆

【魂能點剩餘】:0

【根基】:無上至尊

【戰力】:★★★★★★☆

“不錯~”

楚休滿意的點點頭。

他發現用這種方式快速提升修為,對根基冇有半分影響,更冇有感覺到任何不適應。

這側麵證明瞭“魂能”的逆天之處。

同時,他心中不免好奇,魂能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

類似長生物質的宇宙源質?

還是說更加高級的東西。

楚休搖搖頭,不再去想,有些東西,境界到了自然就明白了。

他緩緩揚起下巴,看向功法一欄,眉頭不由一挑。

清晰記得。

突破紅塵仙之後,大混沌自在法,在係統的判定中已然大成。

如今。

係統給出的判定卻隻是小成,不增反降?

其實這並非什麼壞事。

這是好事,說明大混沌自在法的潛力提升了。

同時,也意味著,他楚休的潛力得到了提升。

楚休起身,撣了撣長袍上不存在的灰塵,“閉關二十多年,想必龍舟也快到箜無仙域了。”

他去到試煉空間。

將天穹大陸一眾處於輪迴中的準帝強者喚醒,與他們訴說完如今的情況。

便讓他們各自去修煉。

楚休攜家人們,回到太素聖地住了幾日,就匆匆重新回到龍舟,繼續修煉。

時間如水。

八年一晃而過。

終於抵達清風仙朝勢力範圍。

占據箜無仙域三分之一疆域的清風仙朝,其統轄範圍廣袤無垠,普通宇宙麵積與之相較,實難望其項背。

仙朝王都,宛如一顆璀璨的明珠,坐落在疆域中心那塊無比巨大的星空大陸上。一艘艘宇宙飛舟宛若海鳥,自四麵八方彙聚而來,或離去,構成了一幅極為壯觀震撼的畫麵……

楚休所乘龍舟降臨,霎時引發軒然大波。宇宙飛舟自動讓出一條航道。

待龍舟徑直駛過。

各艘飛舟上傳出議論聲。

“皇室的龍舟,不知上麵坐著哪位皇子”

“應當是三皇子殿下,近千年來,也唯有這位殿下離開了箜無仙域。”

“也不知三皇子為何要離開仙域。”

“噓,我聽說是為了向某仙朝公主求婚”

“可拉倒吧,眾所周知,咱們這位三皇子殿下素來不喜美色,他又豈會為了區區一個女人離開仙域。”

楚休離開靜室,來到龍舟船頭甲板,扶欄而立,遙望前方那巨型星空大陸。

清風大陸,乃清風仙朝之絕對核心。此地繁榮昌盛,強者如雲,尋常仙王至此,亦須恭敬諂媚,唯有實力超群之仙尊,方可稍顯張揚,然亦不敢過於放肆。

蓋因此地除清風仙帝,這位常年閉關之砥柱人物外,尚有兩尊準仙帝供奉鎮守。

仙帝未出,兩位準仙帝,足可鎮服一切心懷叵測之徒。

“紅老,可知仙帝陛下是否已出關?”

楚休收回視線,對身後的虛空說道。

雖有神秘石戒做偽裝。

但目前,楚休還不想與那位清風仙帝打照麵。

“許是未出關”

沙啞難聽的嗓音鑽入耳中。

楚休向著無人的虛空抱拳一禮,緩聲道:“此去多虧紅老照拂,尋真思家情切,便先行一步了。”

“三殿下隨意即可。”

楚休腳踏長虹,飛往清風大陸,數十位追隨者緊隨而去。

船樓某層,窗邊,一襲白衣,氣質清冷,銀髮如雪的禪若依,目送楚休的背影遠去,不由輕歎:“這位三皇子行事,如此雷厲風行,難道聽我說完一句謝謝,就這麼難嗎。”

“小姐你該不會喜歡上三皇子殿下了吧?”

“我勸您還是放棄吧,殿下可是有名的癡情種,他愛的隻有他的妻子,其他女子再如何優秀,也無法入這位殿下的眼。”

一旁豎著羊角辮的小丫鬟輕聲勸慰。

禪若依冇好氣,不輕不重拍了丫鬟腦門一下,“三皇子出手救相救之恩,難道不值得感激?下次再胡說八道,仔細你的皮。”

小丫鬟捂著腦門,嘟著嘴:“知道了,以後再也不說就是了。”

楚休離開後。

天陽道宗一行人也向後離開,他們還要去向二皇子覆命

三皇子的行宮位於清風大陸南方,一座麵朝大海的浮空仙山之上。

仙山之巔,雲海翻湧,山巒若隱若現,恰似一幅潑墨山水畫。

山腰處亭台樓閣林立,銀瀑如飛,宛若淨土。

仙山靜謐,靈草遍地,樓閣間偶能見到侍女身影。

得知三皇子歸來。

沉靜整座仙山彷彿過來一般,一名名侍女,家仆,跟隨者自仙山各處洞府,飛身而出,彙聚山腳迎接。

一位青衣女子站在人群最前方。

她身形婀娜,氣質婉約,滿頭青絲由一根碧玉簪子挽起,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頸。

見楚休踏著長虹而來。

青衣女子眸子滿是柔情,迎了上去,柔聲喚道:“夫君一路辛苦。”

楚休遠遠打量來人。

此女容貌算不上絕美,卻有一種發自骨子裡婉約溫柔。

她看自己的眼神很熟悉。

平日師尊她們看自己,也是這樣的眼神,此時被對方這樣看著,楚休倒也能應付自如。

“若曦~”

楚休上前,輕輕握住青衣女子的手,唇角彎起一抹柔和的笑。

“殿下~”

青衣女子身後眾人趕緊行禮。

楚休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可以退下了。

眾人自不敢多留。

各自離去。

“夫君此次出行目的可達到了。”

“嗯~”

楚休頷首,不動聲色,岔開話題:“怎麼不見婉兒?”

三皇子與淩若曦育有一女名南宮婉兒。

資質一般,數萬載修行不輟,修為也就堪堪突破混元仙。

“婉兒最近總是往仙宮跑,我發現異常,便問她緣由,她也並未隱瞞,說是想去戰場曆練。”淩若曦柳眉輕蹙,眼中滿是憂慮。

楚休也皺起眉,片刻後,眉頭舒展,柔聲寬慰道:“彆擔心,恰好我也打算前去戰場。”

“有我在,誰也不能傷到婉兒。”

“嗯~”

淩若曦展顏一笑,挽住楚休胳膊,飛往山腰。

一直暗暗觀察淩若曦的楚休注意到。

她眼神深處似乎有一抹異樣。

“此女好敏銳的洞察力”-句。————你小子簡直不是人...你問我為何不懼天道誓言反噬時,我非常爽快的告訴了你答案。如今,換成我問你,你卻想要我做個糊塗鬼?你是真特麼老六啊———楚休纔不在意,一個死人,臨死前的想法。他要抓緊時間,儘快吞噬剛死的獸皇、免得對方體內能量溢散,重新迴歸天地間。那樣就太浪費了。感應到吞噬死人與活人的不同。楚休皺了皺。一,吞噬死人,他無法獲得對方的記憶。二,吞噬死人,對他的歸一道「血河」提升並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