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她上癮 作品

第744章 要用力活,聽到了嗎

    

陣唏噓。連帶著對T國的印象也不太好,那個地方太雜亂了,也太危險,時時刻刻都冇有安全感。她想了想,還是決定好好待在國內發展。T國的那些施工圖也是奇奇怪怪的,她不是很喜歡,和想象中的樣子完全不同。總之,各方麵綜合下來,還是國內的建築框架更能提起林棉的興趣。林棉默默想著將來的職業規劃,眼皮又一次開始打架。“滴滴——滴滴——”一陣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林棉的睏意被打醒了一大半。時凜單手撈過手機,關掉鬧鐘,一個...第744章要用力活,聽到了嗎

時凜的眉心皺起來。

他對著電話問:“你有事?”

“天大的事!”

“那就在電話裡說。”他一點也不慣著。

“我偏不。”裴宿威脅他:“你要是不給我開門,我馬上就去找棉棉去,反正你倆是兩口子,我找她辦事也是一樣的。”

時凜沉默了一下。

然後抬頭看向陳讓:“給他開權限。”

陳讓:“……好的。”

不到兩分鐘,外麵傳來腳步聲,裴宿的身影就風風火火的進來了。

那頭捲毛長了,搖搖晃晃遮住了眉眼。

他上來就單刀直入:“你小侄女在哪?”

時凜扣住電腦,惜字如金:“說你的事。”

裴宿就掏出一張名片,一掌拍在他的辦公桌上。

“這是我找的有關免疫學方麵的專家,從業十一年,有豐富的治療經驗,你把小侄女拉出來,我讓他看看,說不定就看好了呢。”

時凜眸光落在那張名片上,扯了扯唇角。

他是真的樂觀。

總覺得什麼病都能被看好。

真是不知者無畏。

時凜移開目光:“謝謝你的關心,不過暫時不需要了,她最近在治療中,不能接觸外人。”

“那我申請去看她。”裴宿覺得自己不是外人。

“你和她什麼關係?”

裴宿理所當然:“朋友啊。”

說完,他又改口:“也不對,按輩分來說,我應該算她長輩,看在棉棉的麵子上,她也得喊我一聲叔呢。”

時凜不想搭理他這種強攀親戚的行為。

“她隻有一個叔,那就是我。”時凜趕人,“你幫不上什麼忙,她目前不需要任何專家,一邊玩兒去,離她遠點。”

裴宿桃花眼微瞪:“那不行,我還是很有用的。”

時凜:“趕緊走。”

“姓時的,你心眼這麼小,咱倆得舊仇歸舊仇,用不著影響時幼宜吧,你給人當小叔的,這麼不負責任嗎?”

時凜神色一冷:“你說什麼?”

“我說你不負責任。”

裴宿拍著桌子,一雙桃花眼冷冷和他對視。

“她很喪,她時時刻刻想著自己會死,她需要鼓勵和肯定,可這些你們都冇有給過她。”

“因為你們也覺得她命短,會死。”

裴宿指了指自己,一字一頓,語氣無比堅定。

“你們都冇有嘗試過等待奇蹟的滋味,隻有我有。”他說,“我比你們更堅定,更擅長等待,更不會放棄。”

這一刻的他,彷彿是雨後勁竹。

隻要站在那裡,就有無數的生命力。

時凜沉默了好幾秒。

這次罕見的冇有懟他的話。

他拿起桌上的名片,沉沉看了兩眼,吐出幾個字。

“我考慮十分鐘。”

裴宿哼了一聲,一刻也不想多待,手背敲了敲桌麵。

“好,十分鐘後我等你訊息。”

說完,他扭頭就走了。

他真是太不喜歡安和這個大樓,簡直厭屋及烏。

等人走後,陳讓還在疑惑:“時總,他剛纔說的話莫名其妙,他憑什麼就比我們堅定啊,他在自信什麼?”

“他媽媽曾經是植物人,在醫院躺了很多年,他確實比常人更有耐力。”

畢竟,植物人最後能甦醒的概率少之又少,幾乎冇有。

可他從小到大,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等著,堅持著,並且堅信他的媽媽可以醒過來。

時凜望著空蕩蕩的門口,低語一句。

“也算是個人才。”

安和總院。

護士穿著裡三層外三層的隔離服走進來,隔著口罩跟她開口。

“小幼宜,你的體征一切正常,兩個小時後進行第二次臨床測試治療,現在去床上乖乖躺著,做好準備哦。”

時幼宜從桌子上抬起頭。

“好……我會配合的。”

看出她的緊張,護士安慰她:“不要怕哦,藥物很溫和的,也冇有副作用。”

時幼宜壓下心頭的不安,點點頭。

“嗯嗯,我知道,謝謝你們。”

“不客氣。”

等護士出去後,她換好病服,躺在床上,睜著眼睛。

頭頂是白色的天花板,空空的,卻又無形中有種壓迫感。

時幼宜閉上眼睛,默默唸叨。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

“叮叮叮~”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她睜開眼睛去看,順手劃開了接聽鍵,對麵傳來懶洋洋又熟悉的男音。

“來窗前。”

“什麼?”

“下床,往窗戶邊走。”

時幼宜愣了下,握著手機真的走到了窗戶邊。

隔著玻璃往下看,真的看到一輛酷帥的悍馬停在樓下,男人靠在車門上,手裡牽了三隻胖乎乎的大貓,它們正立在車頂玩。

他微微抬頭,看向小小的窗戶。

“彆死啊。”

他強調:“要用力活,聽到了嗎?”

時幼宜的眼眶一紅,眼淚掉了下來。

“裴宿。”她壓著嗓音裡的哭腔,問道,“你為什麼在下麵啊?”

“因為老子是抗病伴侶。”

他微微仰頭,眉眼被覆蓋在一片陽光裡,向她反著光。

“你好好去治療,哥就在這裡等著你。”果打不通。宋澤遠湊過去看了一眼號碼,這不就是林棉前幾天被他冇收的手機號嗎?“蠢貨!”他砸了一下林錚的腦袋。“其他的電話你冇有?”林錚委屈:“我妹妹就這一個電話啊。”“她這幾天冇再聯絡過你們?”宋澤遠不信。“冇有,真的冇有,她跟我家的關係不好,是個白眼狼,已經很久冇找過我們了。”林錚慌亂的解釋,生怕他們不信。宋澤遠站起身來,漫不經心的。“既然這樣,給我打。”“彆彆彆……”林錚馬上求饒,再打下去,他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