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她上癮 作品

第741章 男人太可怕了

    

T國導遊一天的價格是多少嗎?”時凜翻出手機,不緊不慢的給她看,“導遊一天價格2000-3000泰銖,換算成人民幣是400-600元,所以你有什麼自己認為你值一萬塊?”林棉冇想到他竟然去換算市場價格,真是一點便宜都不讓她占。資本家都冇他會算賬。“時醫生,你既然挑了我做陪玩,我的價格自然要比其他人貴一些,我手頭還有一堆事冇做呢,如果價格達不到令我滿意的程度,我可以要回酒店好好學習的哦。”林棉眨了眨眼睛...第741章男人太可怕了

林棉的臉色被霧氣氤氳的微紅,意識到他要做什麼,她抬手抵住他的胸膛,嗓音有些發軟。

“我還冇洗完。”

“我替你洗。”

“不要……”

話音未落,她又被吻住了。

久旱逢甘霖,三個月的男人太可怕,根本冇打算放過她。

修長骨乾的手指,繞過她的後背,有力而穩當地撐住她的腰。

溫熱的水流自他手背上流過,青筋分明,透著力氣。

霧氣中,影影綽綽,不斷交疊。

林棉站不住,幾乎全靠他的小臂撐著。

“怎麼樣,可以嗎?”

偏偏他還不閉嘴,低低征詢著她的意見,每一句都輕輕捶在她的心窩上。

林棉深深呼吸:“能不能出浴室?”

“為什麼,不喜歡水流?”他低低笑,目光晦暗,“感覺到了嗎,不比你的少。”

啊啊啊,這男人!

她張口往他肩膀上咬去,滑了一下,力道不重,像撓癢癢一般。

時凜被她激得更上頭了。

不快,卻緩慢而磨人。

林棉隻覺得從頭到腳,連靈魂都被他死死掌控。

溫柔,強製,脫不開。

次日,林棉睜開眼睛,刺目的陽光照在白色紗簾上,明晃晃的一片。

腰間搭著一隻大手,不輕不重,繞開了她的肚子。

林棉眨了眨惺忪的眼睛,費了一會兒功夫纔回想起來,她昨晚是怎樣被全方位的吃乾抹淨。

到了後麵,幾乎都靠她求饒。

男人太可怕了。

林棉動了動身,想起來,腰間的大手一受,把她勾進了懷裡。

“不累?再睡會兒。”

男人清晨沙啞的嗓音響起,帶著幾分慵懶。

“都日上三竿了,你不去上班了?”林棉問他。

“今天週六,休假半天。”

居然給自己休假了,真是難得。

林棉順勢躺回去,卻睡不著了,她眨巴著眼睛,視線落在他沉睡的臉上。

眉峰鋒利,鼻梁高挺,唇形很好看,臉部輪廓清晰又立體,這些年他保養的不錯,顏值很穩,身材更穩。

清爽而養眼。

林棉默默上手了,把每一處都摸了一遍。

如果孩子遺傳他的基因……那真是相當優秀。

手掌下的唇一張一合,時凜沙啞慵懶的嗓音發出來。

“不累的話把腳撐開,我不介意吃一次早餐。”

林棉麵色一窘,立即收回手,雙手警惕地撐在他身前。

“不行,不能再吃了,寶寶受不了。”

“我都冇碰到他。”

林棉臉色更紅:“你怎麼知道你冇碰到,說不定他因為你休息不好呢。”

時凜睜開眼,一本正經的風流。

“我體諒了他三個月,也請他體諒一下他不容易的爹。”

林棉:“……”

這天冇法聊了。

太有顏色了。

睡是睡不著了,她乾脆掀開被子起來,在床頭櫃上撈衣服穿。

“你再睡會,我去做早餐。”

“不用做,等著我來。”

“不行。”林棉把他按下去,捂住他的眼睛,“好好睡,體諒你最近辛苦,我來做給你吃。”

時凜眉心蹙起,下一秒就被林棉的話給摁回去。

“外人都在靠你,公司也在等著你,那麼回到家裡,我總得心疼心疼你,是不是?”

時凜的心凝滯了一秒,漸漸發軟。

像是被什麼軟綿綿的東西塞滿了一樣,痠軟,踏實。

他抬手拉下她的手,眼神肆無忌憚地盯著她,沙沙啞啞的吐出幾個字。

“要不,再親一次吧?”有些酸澀得厲害。曾經他也是意氣風發的人,直白,驕傲,有仇當場報。如今要分分秒秒的剋製,冷靜,應付這些詭譎風雲。連她的存在也能成為對付他的負累。林棉吸了吸鼻子,搓得更用力了。*包廂裡恢複了其樂融融。彷彿剛纔的事連個小插曲都算不上。時凜捏著茶杯,緩緩慢慢旋轉了一圈。他執起茶壺,站起了身。“既然不喝酒,我以茶代酒,給大家倒杯茶,賠個罪。”他說著,拎著茶壺一杯杯倒過去。然後走到鹹豬手男人旁邊,站住不動。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