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她上癮 作品

第740章 三個月了,可以了

    

的逗弄她,但林棉隻要軟軟的求他,他就會多多少少放輕一點。他喜歡的,不過是折磨她的犟骨頭罷了。林棉下班照例去超市買了食材,然後回到公寓做飯,葷素搭配,還要有湯,這是金主要求的。但他還算大方,食材和夥食費都另算給她了,這筆錢林棉收的理所應當,這是她的勞動所得,不收白不收。不夠跟著他正正經經的吃了幾天飯,她明顯感覺到自己胖了一些,連她的玻璃胃也好了很多,不像平時動不動就疼幾下。“滴滴——”林棉掐著點把飯...第740章三個月了,可以了

林棉眨眨眼:“時總真是日理萬機。”

時凜給她係安全帶,湊在她耳邊低低說了句:“還可以日以繼夜。”

林棉的耳朵瞬間紅了。

“你……”好騷。

事情處理完了,他又不正經了。

時凜在她的臉上捏了一把,關上門,繞過車頭坐上駕駛座。

“走,回家。”

“不去吃飯嗎?”林棉問。

“我親自給你做。”

晚上,時凜親自下廚,並把林棉推出了廚房,讓她老老實實坐在客廳等飯吃。

廚房裡傳來劈裡啪啦的油爆聲,飄散著絲絲縷縷的香味。

是他做菜時熟悉的味道。

林棉抱著貓看了幾頁書,又看了幾個胎教小視頻,晚飯就已經做好了,四菜一湯,簡單乾淨。

林棉瞬間食慾大開,洗了手,挪到餐廳。

時凜正端著最後一道湯出來,身上的襯衫還冇解,袖口挽到小臂,身上套著卡通小圍裙,一股違和感。

與他在商界裡殺伐果斷的模樣大相徑庭。

林棉莫名想到一個詞: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

真是個賞心悅目的好男人。

“看什麼?”

時凜注意到她的眼神,把湯放在桌上,低頭朝自己身上掃了幾圈。

“哪裡弄臟了?”

林棉搖搖頭,上前圈住他的腰,替他摘了圍裙,笑眯眯地說:

“隻是覺得,時總風韻猶存。”

時凜:“……”“

“你確定要在這個時候調戲我?”

他捲了捲衣袖,扯開兩顆鈕釦,看她的眼底晦暗四起。

“如果這會兒不想吃飯,我也可以吃你。”

林棉臉色一變,嚇的鬆了手。

“吃飯,吃飯……”

大尾巴狼今天難得休息,她確實不敢點火。

時凜勾了勾唇,拉開餐桌椅子,摁著她坐下:“這麼膽小,當什麼色鬼。”

林棉辯駁:“我纔不是色鬼,我是被時哥的內在和氣質所吸引。”

“這麼說,我不帥?”

林棉:“?”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戀了?

時凜坐在她對麵,挑著眉逗她:“想好了再說。”

林棉絞儘腦汁,滿口的誇讚:“帥帥帥,當然帥,內在與善良與氣質與美貌結合體,在我心裡,時哥就是最優秀的存在,誰都比不上。”

時凜一邊給她盛飯,一邊不經意的開口。

“周瑾川今天去找你了?”

林棉動作一頓:“這你都知道了?”

時凜將飯放在她麵前,又端起碗盛湯。

“情敵麼,總要提防點。”

他垂著眸,給她撈裡麵的肉,明明麵無表情,十分淡定,但林棉就是嗅到了一股隱隱約約的醋味。

不等他追問,她已經和盤托出了。

“他想和你合作,才找到了我這裡。”

“和我合作,不親自去安和,繞過我去找我老婆?”

林棉默默看了他一眼:“他說陳讓把他攔住了,說是老闆點名道姓不要他。”

“你是不是……還防著他啊?”

時凜的動作頓了一下,眼底閃過一抹不自然。

“居安思危,防患於未然。”

說的還理直氣壯的。

林棉歎了口氣,學著他的樣子:“時總,你對我這麼不放心啊?”

“護短,警惕,是男人本性。”

時凜動筷子給她夾菜,嗓音裡還帶著些佔有慾。

“下次不許搭理他,他賊心不死。”

林棉笑了,聲音軟了幾分:“那你彆讓陳讓攔人家了,他要見你,就好好見嘛。”

“看我心情。”

這模樣,傲嬌的很。

林棉在心裡歎息一聲,終止了話題,隻給他夾菜。

好不容易過二人世界,她可不要老提彆人。

兩人這頓飯吃的其樂融融。

晚飯吃完,林棉要去洗碗,被時凜擋住了,冇有讓她進廚房。

自己把洗碗的活兒也給包了。

林棉冇跟他搶,轉身去浴室洗澡。

等她洗到一半,浴室門突然被拉開,男人高挺的身影擠了進來,瞬間縮小了浴室的麵積。

他冇穿衣服,優越的身材在霧氣裡漸漸逼近。

“乾嘛?”

林棉話剛說完,他低頭吻住了她。

水流徐徐而下,從頭頂澆著他們。

他的髮梢滴水,眼底瀰漫著洶湧的欲,青筋分明的手在水流中捏上了林棉的脈搏。

“三個月了,可以了。”

他的唇淺淺廝磨,額頭與她相抵,嗓音在水聲中沙啞的不像話。

“有冇有想我?”撿的,看著可憐,帶回來玩。”林棉感歎:“能讓你看上並且帶回家的小貓,一定很乖很可愛吧?”“不乖,小犟種一個。”林棉:“……”她覺得他話裡有話。在內涵她呢。“我幫你的貓加上水和糧了,冇什麼事的話,我先掛了。”林棉想找藉口掛掉。時凜在那端突然說了一句:“林棉,還剩九個月。”“什麼?”“等我,不許愛上彆人。”林棉愣了一下,一張臉立即紅紅的。“我冇有喜歡彆人,時先生你……不必擔心。”“既然不喜歡,就要保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