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寶兒 作品

第1章她懷孕了

    

下眼睛,為他的妻子,知道沒有辦法避開這件事。拿出袋裡的服裝,秀白的臉,又不住的漲紅,幾乎明的一布料,簡直挑戰的底線。二十分鐘之後,灰的大床上,男人枕著雙臂,在閉目養神。門推開了,一道裹著睡的影邁進來,白纖若看著床上的男人。打心底的產生著抗拒,自從新婚第一夜開始,就無法正常的一個做妻子的快樂。因為這個男人,從來都不會憐惜,他暴得像是隨時要撕碎,開始還會求饒,可發現,越發求他,他越是不減,最後,不再求...噬骨纏:總裁前夫太狂野席寶兒·第1章懷孕了夜下的豪華別墅,燈火通明。

大廳裡,一道纖細的影坐在灰的真皮沙發上,的咬住,目落在桌麵上散開的一堆相片上。

相片上有一對男,他們姿態親呢,宛如人。

孩摟著男人,在他冷峻的側臉上,嘟親吻,眼角眉梢都在流著甜。

然而,他們不是一對真正的人,他們是姐夫與小姨子的關係。

孩是同父異母的妹妹白瑤,男人是的老公喬慕寧。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收到這樣的照片,孩表有些麻木,痛苦的咬著瓣,幾出。

三番五次的收到別得人寄來的曖昧照片,還是來自的親妹妹,這種痛苦,如泣的刀片刺在的心中。

而今晚,尤為殘忍。

因為在孩的旁邊,一張b超單清晰的寫著,白纖若,二十二歲,單胎,活,符合孕週三個月胎齡。

懷孕了,已經三個月了。

一年前,父親生意失敗,急需資金求助,這個男人如天神降臨,拯救父親的公司以水火,但他有一個要求。

讓白纖若嫁給他。

第一次見到喬慕寧,的心臟就跳幾拍,他姿修長,五俊,舉手投足間攜帶著以生俱來的貴族氣息。

這個男人完到從頭到腳,無可挑惕。

為了拯救父親的公司,懵懂的把自已嫁了,沒有婚禮,沒有酒席,隻有聘金一千萬,和一本結婚證。

隻是後來才知道……

他娶,另有原因。

白纖若怔神之際,猛地聽見外麵的車聲,嚇得一個激靈,忙把照片慌的收起塞在桌麵下的櫃子裡,同時,把b超單也趕放了進去。

站起之際,門口一道頎長健拔的影已然出現,白纖若看著這個剛才還出現在照片上的男人,還是迎了過去。

「慕寧,你回來了。」

說完,就要去接男人手挽著的西裝,然而,男人卻把右手上的東西朝扔去,命令式的啟口,「洗個澡,穿上。」

白纖若手接住,即便還沒有看清裡麵的是什麼,但已經猜測到了,的臉刷得白了幾分。

「今晚……不方便。」聲極低的出聲。

「你上次是九號來的,怎麼不方便?」喬慕寧冷哧一聲,對的生理日期記得比自已還清楚。

「我……我不舒服。」白纖若下意識的拿著袋護住小腹。

男人一邊扯著領帶,一邊扭頭冷眼一睨,「我舒服就行。」

說完,男人修長的邁上樓梯,不再理會。

目送著男人的影消失在象牙白的樓梯玄關,白纖若閉了一下眼睛,為他的妻子,知道沒有辦法避開這件事。

拿出袋裡的服裝,秀白的臉,又不住的漲紅,幾乎明的一布料,簡直挑戰的底線。

二十分鐘之後,灰的大床上,男人枕著雙臂,在閉目養神。門推開了,一道裹著睡的影邁進來,白纖若看著床上的男人。

打心底的產生著抗拒,自從新婚第一夜開始,就無法正常的一個做妻子的快樂。

因為這個男人,從來都不會憐惜,他暴得像是隨時要撕碎,開始還會求饒,可發現,越發求他,他越是不減,最後,不再求了。

甚至他不顧場合,不顧時間的索求,極盡方式的讓到屈辱。

這樣的夫妻生活,過得膽戰心驚,每天每夜像是在服刑一般。

「我真得不太舒服,可不可以今晚讓我休息……」白纖若站在床前,有些卑微的朝男人懇求。

「你有資格休息嗎?」喬慕寧掀開長睫,一雙冷冽的眸嘲弄的看過來。紅,幾乎明的一布料,簡直挑戰的底線。二十分鐘之後,灰的大床上,男人枕著雙臂,在閉目養神。門推開了,一道裹著睡的影邁進來,白纖若看著床上的男人。打心底的產生著抗拒,自從新婚第一夜開始,就無法正常的一個做妻子的快樂。因為這個男人,從來都不會憐惜,他暴得像是隨時要撕碎,開始還會求饒,可發現,越發求他,他越是不減,最後,不再求了。甚至他不顧場合,不顧時間的索求,極盡方式的讓到屈辱。這樣的夫妻生活,過得膽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