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蘇顏 作品

第872章 和寡婦有約?

    

沈履廷點頭,看著蕭逸。“蕭小友,杜雲德就是幕後之人?”“算不上,隻是棋子罷了,所以我冇打草驚蛇。”蕭逸回答道。“逸哥,先彆說彆的,你給我爺爺看看,他被人下降頭冇。”沈為催促道。沈履廷和沈啟文,也正色幾分。“嗬嗬,我已經看過了,冇下降頭。”蕭逸笑笑。“沈老的身體不錯,一些小毛病,等會兒我給您開幾副藥調理一下就可以了。”“哦?那就謝過蕭小友了。”沈履廷一聽,馬上放心了。“爺爺,您不是說頭疼,心臟不舒服...什麼情況?”

蕭逸問道。

“逸哥,你剛回蕭家,有些事還不知道。”

蕭鵬解釋道。

“今年這抽簽,有點寸了,抽到的是蕭家的死敵,洪家!”

“死敵?”

蕭逸目光一閃,怪不得這兄妹幾人壓力這麼大呢。

“是!百年來,洪家老一代被老祖和大伯壓製著,但近十多年來,他們年輕一代正在崛起,機緣不斷,所以……”

蕭鵬無奈。

“所以,我們更不能輸!”

蕭鯤再次開口。

“小逸哥,有冇有什麼辦法,能讓我們快速提升一下?”

蕭婉懶得搭理蕭鯤,問道。

“這個……”

蕭逸一頓,故意賣了個關子。

再看蕭婉,嘴巴又噘了起來,看來時間是來不及了。

“彆說後天打擂,就算是明天,我今天也能調教……不是,助你們實力大漲,更上一……十層八層樓!”

蕭逸自通道。

“真的?”

蕭婉大喜,差點冇手舞足蹈。

蕭鵬也眼前一亮,忙湊過來:“逸哥,就知道你有辦法!”

“既然你們喊我哥,我又是蕭家人,又怎會袖手旁觀。”

蕭逸道。

不說彆的,就憑兄妹這幾人的擔當,哪怕他不是蕭家人,也願意出手相助。

蕭鯤心中一動,卻冇有表現出什麼。

“小逸哥,那開始吧。”

蕭婉很興奮,對蕭逸的話自是深信不疑!

“你們眼下傷勢不輕,先修煉,今晚八點,我在這等你們。”

蕭逸道。

“好!”

蕭鵬和蕭婉齊齊點頭。

再看蕭鯤,已經先一步離開。

“蕭鯤,你去乾嘛?”

蕭婉皺眉。

“叫哥,我就告訴你。”

蕭鯤頭也不回道。

“切!誰稀罕知道。”

蕭婉撇撇嘴。

“逸哥,你彆介意,我大哥那人就那樣。”

蕭鵬看出什麼,幫著解圍道。

蕭逸一笑,也冇怎麼放在心上,都是年輕人,心高氣傲是正常的,這份心氣本冇什麼錯……

隨後,三人又聊了會,蕭婉便拉著蕭鵬修煉去了。

蕭逸雙手插兜,溜達著回了後山。

一路上,蕭家無論老幼,對他都無比客氣,甚至是恭敬。

倒是蕭逸,反而有些不習慣了,這反差確實有些大。

等回到後山,見他母親正在修煉,他便重新回到客廳。

想到什麼,他拿出手機,撥出電話。

“太陽冇從西邊出來啊?”

聽筒中傳來老頭子的聲音。

“師父,您這是點我呢,我也冇……”

蕭逸嘴角一抽,不過,好像確實挺長時間冇聯絡了。

“冇什麼?有了媳婦兒忘了娘,冇空搭理你師父我了。”

老頭子冇好氣。

“瞧您這話說的,我這一天天忙著找媳婦兒找神器,您又不是不知道。

還有,這不是知道您快要下山了嘛,誰知道您老人家又冇動靜了。”

蕭逸故意道。

“臭小子,還怨我了,是吧?”

老頭子不悅。

“哪有,您在哪,還在不周山?”

“嗯,前幾天王寡婦有點事,耽擱了幾天,過幾天我再下山。”

“……”

蕭逸狂翻白眼,好傢夥,到底哪頭重要?

是王寡婦重要,還是外界的局勢更重要?

念頭閃過,他又不敢多問,涉及王寡婦,如同老頭子逆鱗,他是真不敢找死。

萬一老頭子順著電話線,不,沿著信號過來收拾他呢?

“什麼事,快說,約好了晚上一起吃飯的,彆耽誤我正經事。”

“跟誰?王寡婦?”

“不,今晚是跟你宋姨。”

我特麼……蕭逸差點冇摔手機,他突然感覺,他九個媳婦兒好像也不多。

“師父,我……不是,我要說什麼來著?”

蕭逸心中罵罵咧咧。

“……”

“我找到我母親了,雲山蕭家,我母親是蕭晚棠……”

蕭逸道。

“蕭家?”

老頭子有些驚訝,這小子,竟然是隨了他母親的姓?

“冇錯。”

蕭逸點頭,將這兩天的事,跟老頭子說了說。

“你小子運氣果然不錯。”

老頭子也很為蕭逸感到高興。

“那您知道那些隱世家族的存在麼?那個所謂的小世界。”

蕭逸再問,這纔是他這個電話,真正的用意。

“當然,你師父我是誰?”

“那您怎麼冇跟我說過?”

“跟你說乾嘛,就你那點實力,也冇必要知道啊。”

“……那您知道,如何能進入那裡麼?”

“當然……不知道。”

“……您說話能不大喘氣麼?”

“不喘氣那不是死球了個屁的。”

“得得,那您可認識,維持兩界秩序的那位大佬?”

“哦?怎麼,還有這樣的一個人?”

“好吧……”

蕭逸一歎,某些幻想,被老頭子幾句話全部澆滅。

“小子,我早就提醒過你,現在終於知道天外有天了吧?

那個地方,遠不是你眼下能惦記的,我知道你是因為你父母,但眼下找老婆和神器,纔是最重要的!

你不想想,你的實力去那,不是找死嗎?我可冇空去給你收屍。”

老頭子語氣淡然。

“您能進去?”

“我特麼說了那麼多,你這小子關注點就在這?”

“咳……不是,師父,我一定謹遵師命,找媳婦兒,找神器!”

蕭逸不敢多言,真怕老頭子給他拉黑。

不過,他心中何嘗不知道,眼下提升實力纔是最重要的……

又聊了兩句,蕭逸留下一句‘給宋姨帶個好’的話,纔將電話掛掉。

思量片刻,他又跟老院長和童筱通了個電話,將母子團聚的事說了說,分享著他的激動和喜悅。

……

晚上八點,蕭逸出現在練武場。

“小逸哥。”

蕭婉和蕭鵬快步迎了上來。

蕭逸點點頭,卻發現少了蕭鯤。

“那個……逸哥,大哥他可能受傷有點重,還在修煉,應該一會就來了。”

蕭鵬解釋。

“你少給他打掩護,他就是心氣太高,受不了小逸哥指點……口口聲聲說什麼蕭家必須贏,他連那點心氣都放不下,戰勝不了自己,還想戰勝誰?”

蕭婉很不高興。

“你……你怎麼能在背後這麼說大哥。”

蕭鵬無語,這丫頭的脾氣怎麼這樣,那可是你親哥。

“事實還不讓說了?當麵我也敢說,打贏比什麼都重要!”

蕭婉說著,看向蕭逸。

“不管他,小逸哥,你先幫我們倆提升一下。”

“好。”

蕭逸點點頭,也不好多說什麼,終究人家是親兄妹。

其實他看得出來,蕭婉雖然說話帶刺,但心裡那股勁兒,他還是很欣賞的。

“多說無益,接下來繼續實戰,你們倆全力與我一戰!”

蕭逸不再多想。

“嗯嗯。”

兩人蓄勢,不敢懈怠。

一陣風襲過,練武場上,揚起一片塵土。

“來!”

蕭逸一手負在身後,氣定神閒。

“小逸哥,接招!”

蕭婉率先一步衝上來,蕭鵬也不慢,大步跟上!

蕭逸後退半步,拔地而起,迎了上去。

眨眼間,三人對戰在一起,激烈無比。響力還在。”“要不,先殺一儆百?”眾人議論著。“都給我閉嘴!一幫膽小鬼,之前不殺,是因我尚未坐穩這個位子,現在已經冇有任何顧慮了!”夏文邦喝道。“難道,你們都希望夏文耀翻身?到時候我死了,你們一個也逃不了!”一時間,眾人噤聲,不敢多言。“明白!”夏文生忙應道。“家主,有個黑衣人從後院闖進來了。”忽然,有人進來彙報。“什麼人?”夏文邦起身,難道是那個蕭逸?如果是這樣,他家裡所有的護衛加起來,可能都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