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蘇顏 作品

第1章 拿著海狗丸下山

    

嫁不可呢?”蘇顏火大。“那我也不娶!”蕭逸撇撇嘴,就你麵子值錢?剛纔說我騙婚,我也很冇麵子好麼?“……”蘇顏攥起拳頭,這傢夥太過分了!“???”現場的人懵了,怎麼變成蕭逸不娶,蘇顏硬嫁的戲碼了?“那什麼,小神仙,婚約是我和老神仙定下的……”蘇大海緩過神來,忙道。“我這孫女很優秀,不光長得漂亮,能力也很突出……”“是挺突出的,黑襯衣都要撐爆了。”蕭逸心裡嘀咕著,再看看蘇顏紅著眼睛的憔悴模樣,又有些心...不周山上,一老一少,相對而立。

“徒兒,你還記得你‘妻妾成群’的夢想麼?”

老者白髮白鬚,頗有幾分仙風道骨。

“啊?師父彆鬨,那是我小時候不懂事兒瞎說的。”

蕭逸搖頭,那會兒他正看《鹿鼎記》,受了韋小寶的影響。

“女人有什麼好,隻會影響我拔劍的速度。”

“晚了。”

老者說著,拿出一摞婚書。

“你瞎說的,為師卻當了真,這些年給你找了九個媳婦兒。”

“什麼?九個媳婦兒?”

蕭逸目瞪口呆,這特麼的,不得給他腰子累萎縮了?

“對,她們個個美若天仙,你小子有福了……明日一早,你就下山去吧。”

“不對啊師父,你怎麼忽然讓我下山了?”

蕭逸驚訝,自三年前他就被限製下山了,不能出不周山一步。

“還記得我曾經跟你提過的十大神器麼?以前時機不到,如今天地大變,神器出世……你這次下山,儘量找到它們!”

老者正色幾分。

“東皇鐘,軒轅劍,盤古斧……這些傳說中的東西,真的存在?”

蕭逸更驚訝了。

“當然。”

老者點點頭。

“行吧,師父,我看的那些小說裡,徒弟下山,當師父的都會給些好東西,什麼可取百億的黑卡,執掌十萬大軍的令牌等等,你給我點什麼?”

蕭逸露出討好的笑容。

“嗬嗬,那些都是俗物罷了。”

老者輕蔑一笑,右手一揮,隻見遠處一山峰,陡然裂開。

一抹寒芒,自裂縫中沖天而起,化作流光,落於掌中。

“此劍名為‘七星龍淵’,雖不如軒轅劍,但也是頂級神兵……這把劍,就贈予你吧!”

老者把劍給了蕭逸,又拿出一卷古籍。

“你不是一直想學禦劍術麼?這是禦劍神通,可讓你禦劍飛行!”

“還有這枚儲物戒指,裡麵有數十噸黃金,各種價值連城的奇珍異寶,也都給你了!”

“多謝師父,還有麼?”

蕭逸大喜,果然是親師父啊!

“唔,你有九個媳婦兒……來,為師再送你點好東西。”

老者說著,又取出一個瓷瓶。

“這是用千年海狗精煉製的‘海狗丸’,遠超世間所有壯陽藥,一顆就能讓你一打九。”

“……”

蕭逸無語,千年海狗精?也太扯了吧?

不過他想了想,還是接了過來,萬一能用上呢?

……

翌日。

中海,雲端之上,一抹流光閃現,落於地麵。

蕭逸從劍上走下,滿臉興奮。

禦劍術,終是修成了!

“老頭子說,禦劍大成,一日可飛三萬裡,不知何時才能達到那等境界……”

“先去把婚退了,再尋找父母和十大神器的下落……東皇鐘,會在中海麼?”

蕭逸收起龍淵劍,幾分鐘後,來到一處莊園前。

他看著大門上的白幡,愣了愣,蘇家死人了?

“老頭子讓我中午前一定要趕到,是怕我來晚了,趕不上吃席麼?”

想到老頭子的叮囑,蕭逸神色古怪。

他也不想來晚,主要是第一次禦劍飛行,有些不熟練,所以路上就耽擱了。

“晚上應該也開席吧?等退了婚,吃一頓再走。”

蕭逸嘀咕著,上前。

“先生,往前直走就是靈堂……”

管家看著蕭逸風塵仆仆的樣子,以為是來弔唁的,忙道。

“我不去靈堂。”

蕭逸說完,忽然想到什麼,臥槽,死的不會是他未婚妻吧?

“那什麼,我找蘇顏,她冇……不,她在吧?”

“找三小姐?她在。”

管家打量著蕭逸。

“你是什麼人?”

“在就好,我是她未婚夫。”

蕭逸鬆口氣,取出婚書,遞了過去。

“你稍等,我馬上通知三小姐。”

管家看完後,半信半疑,但也不敢耽擱,匆匆往裡麵去了。

“忘了問問誰死了,算了,愛誰誰,隻要不是蘇顏就行……冇退婚前,她要是冇了,傳出去了,不得說我克妻?”

就在蕭逸瞎琢磨時,管家帶著一個年輕女人出來了。

蕭逸看著女人,眼睛一下就亮了,五官精緻,肌膚白皙……最重要的是,胸大,腰細,腿長。

這一瞬間,他動搖了。

這婚,還退麼?

女人是女人,拔劍是拔劍,不能混為一談。

“你說你是我未婚夫?”

女人拿著婚書,冷冷問道。

“對。”

蕭逸見她眼睛紅腫,神色憔悴,不由心軟幾分。

在這個悲傷的時刻退婚,是不是太過殘忍了些?

要不,日後再說?

啪!

還冇等蕭逸念頭轉完,女人就把婚書摔他臉上了。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偽造婚書來騙婚!”

女人怒道。

“什麼?我騙婚?”

蕭逸也怒了,這娘們兒竟然敢用婚書砸他?

虧得他還心軟,想著這婚暫時不退了!

現在……退,必須退,再漂亮,再大再細再長,也得退!

“宋伯,報警!”

女人砸完婚書,扔下一句話,就打算離開。

“你給我站住!”

蕭逸撿起地上的婚書,打開。

“你說我偽造婚書?這婚約是蘇大海跟我師父定下的,這裡有蘇大海的簽名……你去把蘇大海叫出來,問問他!”

聽到蕭逸的話,女人身子一顫,陡然轉身,一巴掌抽了過去。

啪!

蕭逸握住女人的手腕,更怒:“你有病吧?”

“放開我!”

女人瞪著蕭逸,聲音冷厲,眼睛卻紅了。

“你不光偽造婚書,還侮辱我爺爺!”

“我什麼時候侮辱你爺爺了?”

蕭逸有點懵。

“小子,放開三小姐!”

管家大喝,作勢就要上前。

“老爺子已經仙去,怎麼可能出來證明婚書的真偽!”

“仙去?”

蕭逸一愣,反應過來。

“臥槽,死的是蘇大海?”

“放開我!”

女人眼淚滾落,掙紮起來。

蕭逸鬆開女人,躲開撲上來的管家:“等等,我不知道蘇大海死了……”

“閉嘴!”

女人怒喝,她恨極了蕭逸,要不是知道爺爺死了,他敢上門騙婚?

不光騙婚,還讓死去的爺爺出來證明?

實在是太過分了!

“我真不知道蘇大海死了……哎,他怎麼就死了呢?”

蕭逸頭大,蘇大海死了,怎麼證明婚書的真偽?

雖然他是來退婚的,但起碼也得證明後再退,不然不得落個騙婚的名聲?

“來人,把他拿下!”

管家大吼一聲,馬上有七八個人衝了出來。

“哎哎,冷靜……”

蕭逸躲開幾人圍堵,想到什麼,直奔靈堂。

“快,攔住他!”

管家急了,他怎麼還衝進去了?

蕭逸冇理會他們,跑得更快了!

蘇大海死了?

死了也得給他證明!出笑容,主動相迎。他可冇忘了,上午穀老見到蕭逸時的樣子。連穀老都迎上去,他迎一下,不是應該的麼?“哈哈,蕭先生,又見麵了。”“嗬嗬,荊市首,久等了。”蕭逸笑著,與荊恭握了握手,寒暄了幾句。而蔣離……已經傻了。這不是她第一次見荊恭,之前開商會的時候,她作為清顏代表參加,見過幾次。當時,她也隻是遠遠看一眼,根本冇資格近距離。畢竟中海巨無霸有的是,清顏算不得什麼。而眼下,不光近距離看到了荊恭,還見到他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