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七爺 作品

第1章公主棄婦(一)

    

還沒有來得及理清思緒,便見一個小姑娘欣喜的站在床榻之旁。這小姑娘麵容清秀,麵板白皙,的眼角還掛著兩行未來得及去的清淚,靈的雙眸中滿含歡喜,一眨不眨的盯著已經睜開眼的風如傾。「公主,你終於醒了,嗚嗚……」公主?風如傾蹙著眉心。等等!若不曾記錯,貌似應該是在療養院,為何一覺醒來,會在這個地方?「你是誰?」沉默了半響,風如傾用那乾的嗓音問道。小姑娘傻眼了,愣愣的看著風如傾,似乎連哭泣都忘記了,俏臉煞白煞...現已出版,出版名《不負韶華不負君》淘寶有售賣,簽名版總共500本,先到先得~麼麼噠~

……

「公主,你怎麼如此的想不開,丞相府的公子休了你,你大可找陛下為你做主,陛下必然不會讓你到委屈,可你為何要做出這樣的選擇?嗚嗚……」

……

鏤空雕花大床,風如傾靜臥在床榻之上,耳邊傳來的哭泣之聲讓實屬不耐,眉頭輕輕皺起,許是許久不曾進水,嗓子略顯乾。

「別吵了,還讓不讓人好好休息了?」

這聲音即便有些沙啞,卻依然聽的如小橋流水,嚇得風如傾瞬間從床榻上坐了起來。

的嗓子……

不對,的嗓子,當年就被毒啞了,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有說話的機會。

為什麼……還能發出聲音。

風如傾了疼痛的太,還沒有來得及理清思緒,便見一個小姑娘欣喜的站在床榻之旁。

這小姑娘麵容清秀,麵板白皙,的眼角還掛著兩行未來得及去的清淚,靈的雙眸中滿含歡喜,一眨不眨的盯著已經睜開眼的風如傾。

「公主,你終於醒了,嗚嗚……」

公主?

風如傾蹙著眉心。

等等!

若不曾記錯,貌似應該是在療養院,為何一覺醒來,會在這個地方?

「你是誰?」

沉默了半響,風如傾用那乾的嗓音問道。

小姑娘傻眼了,愣愣的看著風如傾,似乎連哭泣都忘記了,俏臉煞白煞白的,滿眼都是驚慌。

「喂,你……」

風如傾剛想繼續追問,誰知小姑娘已經慌忙的轉,飛快的朝著門外而去。

手想要拉住,手指卻從的角劃過,帶過一陣風,從的眼前消失。

太再次傳來一陣刺痛之,風如傾出手指,輕輕的了的太,也就在這一剎那,轟的一聲,一道記憶從頭腦深湧了出來,差點衝破了的腦海……

這一刻,到風如傾傻眼了。

明明應該是在療養院,結果一覺醒來,就已經從華夏來到了這個做滄月大陸的地方。

而不但為了流雲國皇帝的長,更是一個下堂棄婦。

是的,這縱然貴為公主,卻是一個剛被休棄的棄婦。

原因很簡單,這個公主因有皇帝老子的寵,向來囂張跋扈,無法無天!自幾個月前在文武大比上對力群雄的丞相府公子柳玉宸一見鍾之後,就立誓非他不嫁。

皇帝老子又對這個兒極為縱容,恨不得摘星星摘月亮的給。

兒有所要求,怎會不應?

當即一道聖旨下去,令柳玉宸迎娶公主為妻。

可柳玉宸早就與太傅家的大小姐譚雙雙投意合,故此,皇帝老子的一道聖旨,生生的棒打了這對鴛鴦,

柳玉宸縱然迫於力娶了這聲名狼藉的公主,心中怎會甘願?因此,親數月,他都留宿在外,不願多看風如傾一眼,更別提同房了。

本來如此,也能相安無事的過下去!但公主太過跋扈,不但打了譚雙雙,還氣暈了丞相夫人,當即氣的柳玉宸不顧的皇帝老子,一道休書休了公主。。「喂,你……」風如傾剛想繼續追問,誰知小姑娘已經慌忙的轉,飛快的朝著門外而去。手想要拉住,手指卻從的角劃過,帶過一陣風,從的眼前消失。太再次傳來一陣刺痛之,風如傾出手指,輕輕的了的太,也就在這一剎那,轟的一聲,一道記憶從頭腦深湧了出來,差點衝破了的腦海……這一刻,到風如傾傻眼了。明明應該是在療養院,結果一覺醒來,就已經從華夏來到了這個做滄月大陸的地方。而不但為了流雲國皇帝的長,更是一個下堂棄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