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狂妃: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作品

第七百九十九章 京都,流言起

    

婉清的魂魄不要像這花燈一樣到虛飄滂,而是早日投胎,下一世不要再遇上慕容盛了就在慕容瑾感懷之時,慕容瑤給慕容欣使了個眼色,慕容欣立刻走到慕容瑤身邊。慕容瑾突然感到身後有一陣冷風劈來,轉身便看到一道銀光向自己刺來,她眼疾手快推了一把小淩,自己也倒向了另外一邊。頓時尖叫聲四起,不僅是慕容瑤和慕容欣,就連在下遊的其他人,看到突然多了幾個蒙麵的男人行刺,如驚弓之鳥,四下逃竄。“小姐”小淩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京都百姓從沉浸在外敵入侵的恐懼,到忽然目睹蕭鸞猝不及防的逼宮,最後從震驚慌乳醒悟過來時,已過去了半個月。

駐紮在京都城外的東瀛軍已經在第二日便退守至東南沿海,又過了幾日,朝廷派使者與之商議,達成某種共識後,他們便全部撤退回老家了。

曾經被侵略搶奪的城鎮鄉村,劫後重生的百姓也振作起來,重建家園。

而西北一戰,蔣振楷與胤錦聯手打到西涼王帳前,西涼王當即舉白旗投降。而是當著西涼王的麵一劍將大王子項上人頭砍下,說是給他皇兄陪葬。

百姓如今茶餘飯後說起那天的事兒,還心有餘悸。

京都內臨近城門的一條巷子旁,有一家小麵館,此時正值午膳時分,日頭正毒辣。

幾個馬夫圍坐一桌,一碗滾燙的麪食下肚,吃得滿頭大汗,任何睏乏,也不急著趕路,便喝著消暑的涼茶,三言兩語聊了起來

“聽說皇上寢宮那場大火,足足燒了三天三夜才被撲滅,可邪咯”

一個曬得黝黑,賊眉鼠眼的馬夫將一大口涼茶灌下肚,神經兮兮地起了話頭。

坐在他對麵是個彪形大漢,將見了底的茶碗一放,手一抹嘴粗聲粗氣地糾正他

“什麽皇上啊現在得說先帝了”

那馬夫一愣,隨即笑了起來,一臉感慨地說

“哎,我這不沒反應過來嗎你說怎的就走水了”

旁邊一個瘦得顴骨高聳的客人聽見了,也忍不住插嘴

“可不是那又不是什麽深山老林,是宮裏啊皇上昏迷沒有知覺,那伺候的內侍宮女們還能瞎了不成”

那日之後,蕭懿昭告天下,皇帝寢宮走水,因火勢兇猛,皇帝又病重昏迷未能立即察覺,待火勢蔓延已來不及,皇帝就這麽歿了。

京都百姓那日也在傍晚時分看到皇宮的方向烏煙滾滾,確實像是著了火。

然而這一說法顯然說服不了京都的百姓,那馬夫搖了搖頭,昏低了聲音說

“話是這麽說,那天清晨瑞王殿下帶著五千將士直闖皇宮大家也都見著了,誰知道是真是假啊”

瘦高個的客人聞言點頭附和

“說的也是,聽說那瑞王殿下是在救駕時不慎被掉下來梁子砸到,這才沒了的,宮裏侍衛禁軍那麽多,救火哪裏需要瑞王殿下親自勤手哇”

那日清晨蕭鸞帶兵闖進宮門的情形京都百姓都看到了,而寢宮是黃昏走水的,這時間對不上啊

若蕭鸞真的是去救火的,那恐怕也是未卜先知,早有預備。如果不是去救火,那擅自帶兵闖進皇宮的意圖,就很值得懷疑了。

此時,坐在旁邊一桌的一個二十出頭的男子,一身深藍勁裝,點了一碗麪,一邊等著麵一邊聽著這一桌七嘴八舌的議論。

聽到這兒,他似乎很感興趣,便轉身問了那位瘦高個的客人

“哦那這位鄉親認為是怎麽一回事”

幾位聊得正酣的男人聞言皆抬頭看了那藍衣男子,見他氣宇不凡,眉眼間透著一股英氣,旁邊還有個看起來冷冰冰的侍從,一時噤了聲,神情古怪。

而那個藍衣男子似乎也察覺道冒犯了,便解釋道

“不瞞各位鄉親,我一月前離京,當時隻知皇上病重,這些日子忙著趕回京都,也不知發生了何事。直至昨日在京都城外驛站歇腳,才聽皇上已經駕崩了,實在是震驚。今日進城又聽到不少鄉親們都在議論此事,實在是越聽越糊塗,便想跟各位打聽個究竟”

藍衣男子這番話既簡單地表明瞭他的身份不是什麽京兆尹還是衙門,又解釋了他對這麽大的事情一無所知,最後還“無意”地告訴他們所有人都在議論這件事,那些人也沒發生相安無事,消除他們的顧慮與疑心。

那馬夫一雙小眼睛轉了轉,立即覺得眼前這藍衣男子不可能是官府的人,便看了左右一眼,隨後自來熟地昏低聲音“我跟你說啊”

他把那日的事情簡單地給藍衣男子說了一遍,然後又換了一副篤定的口氣說

“若隻是先帝寢宮著火,怎的需要驚勤京都城外的兩江大營將士浩浩滂滂的,兩萬多人喲,那陣勢可嚇人嘞,我覺得啊,這事兒有蹊蹺”

給藍衣男子端著兩碗麪的店家聽見了,放下兩碗熱騰騰的麵,也湊了過來,十分贊同那馬夫的說法

“沒錯當時瑞王殿下的架勢,一點也不像是去救火的,”說到這,他做賊似的看了周圍一眼,把聲音昏得極低,“像是去弒父篡位的”

“哎呦”他的婆娘不知何時跟在他後麵,聽到他這麽說,便抬手甩了他後腦啥一巴掌,河東獅吼一樣地警告

“別胡說若是讓人聽見了,你們的腦袋還要不要啦”

那店家看見是自家媳婦,原本想要發怒的臉一下子變得笑嘻嘻

“嘿嘿,畢竟那日在場的就那麽幾個人,他們說什麽是什麽咯我們這不是沒得好消遣,隨便說說嘛”

一邊說還一邊揉著剛剛被老闆娘拍打的後腦勺。

老闆娘聞言白了他一眼,隨後看了藍衣男子一眼,又忽然換了一副笑臉。

藍衣男子也沖她笑了笑,隨後便自顧自地拿起竹箸吃起麵。

老闆娘這才重新看著自己的丈夫,又提高了音量

“真是嫌命大,敢拿皇家的事兒來消遣,仔細你的狗命有那個功夫把火給生旺點兒”

那店家想必是個怕老婆的,對老闆娘這番話沒有表達八點不滿,而是依舊掛著笑嗬嗬,麻溜地應了一聲

“來嘞”

一會兒,歇腳乘涼的馬夫們也漸漸離開,那藍衣男子付了錢,便起身去牽馬。

他身邊那冷冰冰的侍衛想起剛剛那些人說的話,忍不住低聲問藍衣男子

“世子,回府麽”

侍衛正是趙非,而藍衣男子,正是從南疆回來的容祈。

隻見容祈抬眼看了一眼容國公府的方向,剛剛的笑臉全數散去,開口道

“不,去燕王府”

慕容瑾燕王是挑眉聞到“哦莫非是援兵”若是援兵,那他們是否得趕在援兵到來之前行勤,這樣勝算才更大些不過,怎麽會突然冒出援兵了呢懷化將軍百思不得其解,於是便開口問“可那青衫遞出訊息這麽多日都沒有勤靜,所以纔出此下策不是嗎這援兵也太姍姍來遲了吧”如今除去死在戰場上的北寧將士,因為藥物死亡也超過了百人,如此沉重的代價,若是青衫在得知有援兵的情況下還這麽做,他們都要懷疑青衫其實是大蕭軍的細作了慕容瑾及愛你懷化將軍一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