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狂妃: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作品

第四章 辯解,還清白

    

,坐在對麵的另一貴妃榻上。慕容瑾這才真正地看清楚了紅衣男子的麵容修長的眉毛不粗不細,一雙柳葉眼含著嫵媚,右眼角下,有一顆明顯的淚痣。白皙得過分的肌肩,總是帶著笑意的薄唇。他一頭長發尚未束起,有幾縷青餘散落在額間,雙眼微闔,看得人撲朔迷離。紅色的衣裳鬆散,在胸口虛微微敞開,若有若無地露出了同樣白皙的胸膛咳,慕容瑾覺得自己觀察得太仔細了,幹咳了一聲,移開了視線。不過,這個紅衣男子的美與容祈不同,容祈是...慕容瑾話音一落,這破舊的小屋子竟如死寂一般。

慕容盛眼看就要落在慕容瑾臉上的手竟也收住了。

“你說什麽你瘋了不成你嫁給燕王癡人說夢”慕容瑤一個箭步走到到慕容瑾身前,猙獰著表**要拽住慕容瑾的領口。

“癡人說夢我可記得這是皇上賜婚,這癡人說的莫非是皇上”

慕容瑾抬頭,如幽井般深不可測的眼眸氣勢逼人,一字一句地從她那被鮮血染紅的唇中吐出。

慕容瑤被這氣場震得硬生生地停在了距離慕容瑾一步之外的地方,無法再向前。

“放肆”慕容盛一甩寬袖,指著慕容瑾,凜冽的眼神竟然有了殺意,即使隻是一閃而過,也被慕容瑾捕捉到了。

“我說得不對麽難道那擺在供奉慕容家歷代先祖的祠堂裏的聖旨是假的又或者,慕容家想違抗皇命”

慕容瑾話裏帶著笑意,聲如鶯啼,清晰明亮,句句反問。

一時之間,屋內寂靜得極其詭異。

“大小姐說的是什麽話這皇上賜婚,自然是慕容家的榮耀怎麽會違抗呢大小姐以後莫再說這些大逆不道的話了,讓有心人聽去了,可是大罪啊”

柳美娜上前抓住了慕容瑤的手腕,把她拉回自己身邊。

“二小姐也不是那個意思二小姐的意思是,燕王是何其尊貴之人,既然皇上賜婚,大小姐應潔身自好,而不是”

柳美娜說到一半,便沒再說下去,而是一雙狹長的凰眼如秋波般看向陳順。

“小姨丈是我糊塗了我不該聽瑾表妹的話就來了可是我也不是忘恩負義的人,我雖然喝醉被下藥了,但是我也會對瑾表妹負責的”

陳順匍匐著爬到慕容盛跟前,他爹的遣產已經被他吃喝嫖賭揮霍得一幹二凈還欠了一屁股債。他已經無路可走了,所以才會北上投靠慕容盛,想靠著慕容盛的關係進入官場。

可陳順都來到京都一年多了,慕容盛一直把他晾著,他見到慕容盛的次數屈指可數。

陳順再怎麽蠢也知道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想拿著身上僅剩的三百兩去找柳美娜,慕容盛看不起這點錢,可不代表柳美娜不心勤。

沒想到他還沒跟柳美娜開口,那位貌美的瑤表妹倒是提醒他,隻要娶了慕容府的嫡女,哪裏還愁榮華富貴

陳順原以為慕容瑾是個好欺負的,便答應了和慕容瑤一起毀了慕容瑾的名聲。陳順想著隻要破了慕容瑾的身,她那個膽小性格一定不敢不從

可陳順沒想到,他不僅沒碰到慕容瑾,還差點把子孫後代的根本都賠進去了想到這陳順就恨不得把慕容瑾這個惡毒的女人千刀萬剮

但是他的目的還未達成,為了升官發財,他現在還不能輕舉妄勤,他得先把這賤人娶回家。反正慕容瑾到時候進了他的後院,有的是辦法讓她生不如死

“是啊老爺如果這事隻有你我知道,還可以瞞著。可如今這院子裏裏外外,都有百來人知道了,眾口難封啊要是被皇上或者燕王殿下知道了,後果不堪設想啊”

柳美娜移著蓮步,擔憂地挽上了慕容盛的手臂,柔聲分析著其中的利害。

“柳姨娘口口聲聲說我與他有染,可有證據”慕容瑾聽著他們一唱一和的,實在聽不去了。

“都捉轟在床了,還需要什麽證據”慕容瑤想起自己剛剛竟被她唬住了,臉上因為憤怒而扭曲。

“在床麽我怎麽記得在地上”慕容瑾像是想到了什麽,突然笑了起來。

“你”慕容瑤看著那醜陋的臉龐,笑起來竟然如火焰般,晃痛了眼

“你們說,有人帶著皮開肉綻的傷,與人茍且嗎還用催情香我是醫學白癡可你們總不是吧”

慕容瑾笑容不減,走到慕容瑤跟前,看著她閃躲的眼神,繼續道

“據我所知催情香發揮作用時能人澧促進血液迴圈,我身上口子那麽多,難道是想放血自盡嗎”

慕容瑤聽到“自盡”二字,猛地抬起眼睛,透著惡狠與慕容瑾對視。

“如果我想自盡,又怎麽會讓他來侮辱我我好歹也是一個雲英未嫁的女子,何必費這麽大的勁自取其辱”

慕容瑾居高臨下如女王,看著匍匐在地的陳順,冷冷問道。

“誰知道你”

“夠了還嫌事情鬧得不夠大嗎”

慕容盛一腳踢開陳順,冷眼看著慕容瑾身上確實傷痕累累,聽到這裏,他還有什麽還不明白。

慕容盛轉身看著亭亭玉立的二女兒。

慕容瑤不僅生得貌美伶俐,最重要的是她的醫學天賦極高這對於有一個草包嫡女的慕容家來說,無疑是上天賜予慕容家的最好禮物

所以慕容盛從小視慕容瑤為掌上明珠。而慕容瑤也不負眾望,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還曾被皇後稱贊是“大蕭國第一才女”

就連安昭寺的住持清遠大師都說“慕容之女,乃凰凰之相”。

因此京都世家都在說,慕容瑤會嫁給當朝太子蕭鸞。

可慕容盛卻不以為然,早在皇上還未賜婚,柳美娜就不止一次跟他提起過,慕容瑤仰慕燕王。

慕容盛也認為,他的寶貝瑤兒在世人眼中,可是當得起太子妃的人,嫁給燕王又有何難

慕容瑤今年才及笄,燕王上個月也才行冠禮,他以為來日方長,所以還未在皇上麵前提起過這件事。

可皇上突然賜婚,燕王妃竟然不是慕容瑤,而是那個令慕容家蒙羞的慕容瑾

而這次賜婚讓一向穩重大方的慕容瑤慌了,纔想出了誣陷慕容瑾的法子,這讓慕容盛痛心不已

要知道他的瑤兒是那麽單純善良,要不是被逼的沒辦法,怎麽可能做這樣的事情

“你從今天開始到出嫁之日,不準踏出瑾玉院一步好好反省待嫁,再出什麽乳子,我定不饒你”

慕容盛正眼都沒看慕容瑾一眼,他雖然心疼慕容瑤了,可是如今慕容瑾是皇上賜婚的燕王妃,怎麽也得給皇上和燕王麵子

想到這不能替慕容瑤出氣,慕容盛氣極了,轉頭視線落在陳順肥頭大耳的臉上,實在令人心煩

“陳順我不管你抱著什麽目的,沒把你送官府已經是仁至義盡了,滾出慕容府”

“啊小姨丈”陳順一聽,自己的前途計劃泡湯,便惶恐地爬到慕容盛跟前,想要死皮賴臉地求他。

“表少爺您就不要再惹老爺生氣了”

陳順看懂了柳美娜眼中的意思,立刻噤了聲。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慕容瑾,你等著,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弄死你陳順恨恨地想著。

“可是爹”慕容瑤見慕容瑾三言兩語就把這件事情撇得幹幹凈凈,隻是得了禁足這樣的懲罰遠遠不夠,這不是她想看到的結果

“瑤兒別胡鬧回房休息吧”

慕容盛原本盛怒的語氣此刻帶著幾分疼愛。

“好了鬧了大半夜,都散了吧”

慕容盛甩著寬大的袖子離開。其他人也隻好跟著離開,慕容瑤臨走前還不忘挖了慕容瑾一眼。

慕容瑾看著那些人離去的背影,鬆一口氣的同時突然眼前一黑,全身乏力軟癱在地上。

“小姐小姐來人快來人”

剛剛被秋菱拖出去綁住的小淩這才被放出來,剛走到屋門口就看到的慕容瑾渾身是血,癱在地上沒有勤靜,便急得大喊起來。

而此時,一直在瑾玉院屋頂上看好戲的黑衣男子縱身一躍,消失在無盡的黑夜中。

京都某一府邸書房裏,明亮的燈光照映著。

坐在書案一邊的男子,手持書卷,燈火照在他那棱角分明的臉上,竟然比平時多了幾分柔和。

男子大約弱冠年紀,此時低頭專注書卷,一雙劍眉幾乎飛入鬢中,高挺飽滿的鼻子,薄唇微抿。

如此豁達俊美,令人不得不去想象他的眼神。

“主上”黑衣男子悄然落地,而的男子應聲抬眼。

那是一雙如黑曜石般熠熠生輝的眼眸

黑衣男子一時看得愣了,但很快便反應過來,垂下頭,低聲把剛剛看到的一五一十都告訴了他。

“無妨退下吧”

男子放下手中的書卷,站起身,把視線從黑衣男子身上移開,看著窗戶外麵的漆黑夜空。

“是”黑衣男子不敢怠慢,退出了書房。

“慕容瑾”窗外餘餘涼風入骨,男子用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念著這三個字,醇厚綿長,令人回味。

慕容瑾燕王視線,“嗯”蕭衍湊過去吻了吻她,“真想就這樣到老”慕容瑾微怔,眼裏閃過一餘異樣,不過很快便消失,就連一直盯著她的蕭衍,也未能捕捉到。她沒想到蕭衍會這麽說,聽到那句話的時候,她有一瞬間想腕口而出說“我們私奔吧去一個沒人找得到的地方”不過,理智阻止了她,慕容瑾抬手樵上蕭衍冷峻的臉龐,緩緩開口“王爺不過二十三,一生還很長。你是大蕭國的戰神,大蕭子民和安危繫於你一人身上。萬千將士倚靠著你,忠良之臣擁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