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喵喵 作品

第1章 算計,我不能娶你

    

奴纔有了孽種。我們府裏怎麽會有姐會做出這種事?大夫你這是惡意汙衊,編排我們將軍府的名聲麽!”大夫一愣,明白了什麽,冷汗潺潺。權貴誰敢惹。“是的眼拙,看錯了。的醫不,這就告辭了。”“來人,取診金,送大夫。”李氏又歎了口氣,“唉,雖然是個下人做出這等不要臉的事,可也是兩條人命呢。我隻好找大夫您來瞧瞧能不能救了。可惜這賤婢母子命該絕,阿彌陀佛。”大夫走了,李氏冷笑一聲走進房屋。甄覓已經被幾個仆『婦』製住...“賤人!瞧你生的好兒!”

將軍府,當家主母李氏恨得親自手,一掌狠狠甩在跪在地上的『婦』人臉上。

『婦』人角破,臉瞬間腫了起來。

見死人一樣不吭聲,李氏厲聲道,“來人!給我打!”

兩個壯的仆『婦』上前擒住本沒掙紮的『婦』人,把腦袋狠狠摁磕在地上。發出目驚心的響。

就在藤棘快要甩到『婦』人上的瞬間。

“住手!”

聲音響起的同時,藤棘被人握住。

仆『婦』也被一腳踹開。

那是個著大肚子的,紅如火的,很快,握住藤棘的手啪嗒啪嗒滴下來。

一直無於衷的『婦』人霎時變了臉『』。

心疼的去護的手,“婧兒!”

“娘,我沒事。被刺破零皮而已。”眸緩緩在屋掃了一圈,最後落在李氏上,“兒今日倒要看看,誰敢在我麵前您。”

輕描淡寫一句,仆『婦』們都了一下。

這位三姐,平時雖和氣。卻是這府裏手僅次於將軍大饒。仆『婦』有些忌憚,不敢上前。

李氏到穩得住,“淩婧,你雖是個庶出,好歹也是老爺的親骨。你做的醜事我已讓人書信送往邊疆。在老爺沒回複前,我不會把你怎樣。可,”冷笑了一聲,“我為這淩府的當家主母,要理一個賤妾還是有資格的,就算老爺,也斷然不會過問。”

又看向『婦』人,“甄覓,你也怨不得我。我不是沒給過你們母機會。七個月前你兒肚子裏發現了野種,我也把這事按下來了。整整七個月,你們有足夠的時間把這野種理掉!偏生自我作踐,眼看肚子這一大起來。你們不要臉,我們還要!”

淩婧淡淡道,“請你放幹淨點,他不是野種,他的爹上洵!”

“就是,三姐姐肚子裏野種的爹上洵。”

門口一個真俏的走了進來。走到淩婧麵前,“你相信麽?我的白癡三姐姐?你還真以為七個多月前那個晚上,睡了你的人是洵哥哥?”

眼中閃過嘲弄,“當初在客棧你中了『藥』,昏『迷』不醒。我這個做妹妹的諒你,自然找了幾個壯漢送給你。誰能猜到你那麽賤,有壯漢不要,不曉得『迷』『迷』糊糊『』到哪個野男人房裏去了。”

哼笑了聲,“洵哥哥是念著你們的舊,怕你傷心,才那夜的人是他!才他要娶你!洵哥哥已經有三個多月沒來找你了吧?你想知道原因嗎?”

湊近淩婧,“因為他和我在一起。我的好姐姐,我再告訴你一件事,當初你在客棧中了『藥』,的確是江湖中人下的手沒錯。可那些江湖人,是妹妹我找來孝敬你……啊……”

話還沒完就被掐住了脖子。

眼看淩嫣然直翻白眼,四周都慌了。

突然。

“阿婧!住手!”

勁風疾掠,冰冷寒鋒。

五尺長劍,已指著嚨。

淩婧看著眼前這個青梅竹馬的人,似笑非笑臉扭了一個幾度古怪扭曲的角度。輕聲念出他名字。

“上洵,你拿劍指著我?”

白翩躚,公子如玉的男子眼中閃過一痛『』。

緩緩移開劍。

“阿婧,是我對不起你。你不要遷怒嫣然。”

就像聽到大的笑話,淩婧簡直有些不認識他了。

“你可知道,七個多月前那一晚上我趾藥』,是害的?”

上洵有些困難的點頭,“當晚嫣然就給我了。很後悔,在我麵前哭得很傷心,還要自戕,是我攔了下來。阿婧,嫣然還。覺得自己一個嫡出,淩將軍卻喜歡你這個庶出的姐姐。一時嫉妒,才做出那種不懂事的事。”

“阿婧,”他很認真的看著,“我這三個月沒來找你,絕對不是因為介意你肚子裏的孩子並非我親生骨。也絕非對你無。而是,我……我發現自己漸漸喜歡上了嫣然。正因我們自的誼,我纔不能在明確喜歡嫣然的況下去娶你。這對你和嫣然來,都不公平。”

他又歎了口氣,“阿婧,嫣然和你不一樣。你任何時候都能照顧好自己,不會吃虧。卻隻是個弱真的姑娘,沒有什麽心眼,也不夠聰明。唯一做的錯事,大膽的事,就是當初對你下『藥』。我也是看著長大的,原本當妹妹護著。也不知什麽時候,發現想要護一輩子。阿婧,你知道麽。你有我沒我都能活,嫣然不校你放心,你肚子裏的孩子,我會向淩將軍和夫人求。求他們讓你生下來。你以後要嫁人不嫁人,我都會照顧你們的。你,也是我妹妹……”

他笑,如春沐春風,仿若江南潑墨畫中走出的。

帶著近乎的詩意,“乖,把嫣然放下來。我們不鬧了好不好?你是有子的人,我先帶你下去把手上『藥』,包紮一下。你看看你,總是不記得自己是姑孃家。好在這次是手紮了,要是臉破相了,有你哭鼻子的。”像對待一個難得頑皮的孩子那樣,滿目寵溺包容,“來,我們下去包紮手,別了胎氣。乖啊,不鬧了。”

著手,習慣『』的要去『』『』淩婧的腦袋。

不料。

“呸!”笑得瀝的唾了他一口,“上洵,你怎麽就這麽讓我惡心了呢?你是眼瞎心盲到什麽程度?我鬧?哈哈哈哈,我鬧?!!”

嗬嗬……

嗬嗬!

真是好一個為著想啊。

淩婧目死死盯著他,似要看他的骨他的,刺穿他的心!

六歲和他相識。

到如今,整整十年!

那些一起長大的日子。

後來那些悸的日子。

那些花前月下的誓言,都是狗屁麽?

現在他那是什麽眼神,憂傷?痛楚?

是瞎了眼,豬油蒙了心!

突然,肚子一波劇痛襲來,痛得淩婧臉一白,連在抓住淩嫣然的力氣都沒櫻

了胎氣?!

素質一向很好,胎也很穩。

現下卻來勢洶洶,幾乎站不穩。沒道理這樣心還……陡然,一種不好的預,心底一寒意爬上來。

不。

拚命深呼吸,盡量想穩住那源源不斷往下湧的熱流。

寶寶在肚子裏七個月,是的孩子!

寶寶,娘會保護你,娘會帶你走,娘要帶你走!

你在堅持一下!

淩嫣然一得了自由,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平上洵懷裏,“洵哥哥……三姐姐想掐死我……我剛剛好怕。以為自己就要死了……”

“不怕。阿婧不會那麽做。以後,我也會保護你的。”男人聲。

整個屋子,隻有甄覓第一時間注意到自家兒痛得滾在霖上。

“婧兒!!婧兒,你住,娘這就揹你去找大夫!”

“想走,怕是沒那麽容易!”李氏冷笑出聲。

被幾個壯的仆『婦』圍住,眼見淩婧進的氣多,出的氣了。

甄覓紅了眼眶,瘋子一樣試圖抱拖著往外撞。

“為什麽!!為什麽你們要這樣欺侮我們母,如此欺侮我的婧兒!!”字字淚,“李瓊!!你恨我,要打要殺衝我來!!婧兒姓淩,上流著淩晟的!!”

“那誰知道呢。你可是老爺在窯子裏帶出來的。誰知道你和淩婧是不是一樣,都喜歡懷野男饒孽種。”

“伯母!”上洵聽不過去。

要過來看淩婧的況,被淩嫣然怯怯的拉住了。

“洵哥哥,我怕……你不要離開我……”

“上公子啊,雖然你是丞相爺的獨子,尊貴無比。可在尊貴,也沒有剛剛了喜歡嫣然,又立刻掉轉頭去幫前人,傷嫣然心的道理吧?”

上洵有些沉痛的開口,“伯母,您何必這樣趕盡殺絕!”

沒等李氏回答。

“上公子,丞相府來人請您立刻回府,是丞相大人突犯舊疾,況很不好!”

“夫人,邊疆老爺的來信!”

兩個通報的嬤嬤跑進來,兩道聲音幾乎同時響起。

上洵不走,李氏已經看完了信。半晌,歎了口氣。

“罷了,既然老爺讓淩婧把孩子生下來。你們還愣著幹什麽,趕去請大夫!”

很快大夫來了,上洵一個外男也不方便。有大夫也放了心,才立刻告辭趕回去。

上洵一走,大夫剛好出來。

“夫人,貴府姐的狀況十分兇險,有早產跡象。不過,要是拚力一救,或許能保母子平安。”

“姐?大夫你搞錯了。這不過是個不知廉恥的賤婢,勾搭上府中的奴纔有了孽種。我們府裏怎麽會有姐會做出這種事?大夫你這是惡意汙衊,編排我們將軍府的名聲麽!”

大夫一愣,明白了什麽,冷汗潺潺。

權貴誰敢惹。

“是的眼拙,看錯了。的醫不,這就告辭了。”

“來人,取診金,送大夫。”李氏又歎了口氣,“唉,雖然是個下人做出這等不要臉的事,可也是兩條人命呢。我隻好找大夫您來瞧瞧能不能救了。可惜這賤婢母子命該絕,阿彌陀佛。”

大夫走了,李氏冷笑一聲走進房屋。

甄覓已經被幾個仆『婦』製住了。淩婧下大量出,昏『迷』不醒。

“夫人,怎麽理?”仆『婦』問。

李氏很滿意現在自己看到的。

“甄覓啊甄覓,你在漂亮又如何?在得老爺歡心又如何?還不是落在我手裏?”

被堵住的甄覓嗚咽著,看著床上的淩婧眼淚直流。

“哭?你不是一向端著清高麽,多高不可攀的白蓮花啊。我今就讓你眼睜睜看著,你兒在你麵前被活活折磨死!潑醒賤人!”

一盆冰水下去,床上的淩婧輕哼了聲,眉頭擰了起來。

肚子還在一波一波的劇痛,能覺到下/不斷湧出什麽,彷彿有什麽從裏要徹底流走,而整個人被綁在床上。

無力彈的絕的抖著。

孩子……

李氏毫不把們放在眼裏了。

“給我打,七個月的孩子打下來,怕是能哭了呢。不過,應該是沒機會哭出來了。甄覓,為瞭解決你兒肚子裏的野種,我可是花了大力氣才輾轉弄到一支無『』無味的落胎香。那香來自神的南境,聽就算足月的孩子都能催水化出來呢……哈哈哈,不錯。你終於明白了麽。今日我打你,不過是一個幌子。我早在大廳點了落胎香。你那兒在狡詐多疑,在聰明心,在看到你這個親娘被打後,哪裏還能察覺到到屋子裏點了無『』無味的落胎香?”

“嗚嗚嗚嗚……”甄覓拚命扭著。

“你這意思是老爺麽?哈,甄覓,你不會也像你那不知廉恥的兒一樣真吧?這把年紀還不知道男人是什麽樣的貨『』?老爺的信上可就了,讓我把你們理掉呢。我不過騙走上洵,你還當了真不?不信?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信就在這裏,你看看,這上麵黑紙白紙!喲,這就不了了。”

“嗚嗚嗚嗚……”看清那些字,甄覓撕心裂肺。

與此同時,一鞭子又一鞭子甩在淩婧肚子上。

淩婧心底寒涼又慘然一笑。

怕甄覓難過,生生沒出來。

當然也聽到了李氏的話。

哈哈哈哈!

爹……爹!這就是敬了十六年的爹麽!

這淩府,以為是自己的家,平時李氏的作不計較,這就是不計較的後果麽!

若是陌生人,怎能讓放下防備,落到這境地!

家人……

嗬嗬,家人!

失去最後一意識前。

……

願我淩婧化惡鬼!

……

“死了?”李氏頓覺無趣,孩子都沒打下來呢。

“是的,夫人。”

李氏嫌棄醃臢一樣擺擺手,“扔到城外『』葬崗去。真是晦氣。我還得封口善後,旁人若知道我們淩府出了這麽個蹄子,隻怕嫣然他們名聲都要影響。”

“娘,把我們害得這麽慘,死了也沒道理那麽便宜扔掉的。”淩嫣然突然走了進來。

“那隨你置吧,記得做幹淨點,扔遠點。”

那邊甄覓早已傷痛得暈了過去。

“至於甄覓這個賤人,給我拖出來。”

一行人離開後,隻剩下淩嫣然。

“啪啪~”兩下,匕首挑斷了淩婧的手筋。“手好?悟『』高?爹喜歡你?”又是拍拍兩下,腳筋挑斷,“現在呢,哈哈哈哈!”

淩嫣然瘋子一樣在上『』七豎八劃了幾刀。

目最後落在臉上。

手中匕首啪啪啪啪就是數下。

“讓你用這張臉勾引洵哥哥!我讓你再去勾引,再去勾引!!”

這張被毀得不堪目的臉,此刻的淩嫣然完全沒想到,會為一生的噩夢……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痛楚?是瞎了眼,豬油蒙了心!突然,肚子一波劇痛襲來,痛得淩婧臉一白,連在抓住淩嫣然的力氣都沒櫻了胎氣?!素質一向很好,胎也很穩。現下卻來勢洶洶,幾乎站不穩。沒道理這樣心還……陡然,一種不好的預,心底一寒意爬上來。不。拚命深呼吸,盡量想穩住那源源不斷往下湧的熱流。寶寶在肚子裏七個月,是的孩子!寶寶,娘會保護你,娘會帶你走,娘要帶你走!你在堅持一下!淩嫣然一得了自由,好一會兒才緩過來。平上洵懷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