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人會玄學,攜崽炸翻豪門 作品

沈今今顧宴硯小說全文熱門推薦 第86章

    

在溫初茶身後的那些人一樣。 但是又比他們更高級。 如果不是親自接觸,連她都看不出來這個人的真實身份。 普麵男看著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件死物,剛纔他就一直站在這塊石頭的後麵,如果不是因為她越說越誇張,他或許還不會出來。 陸嘉樹此時也已經站了起來,看著被沈今今拉到他麵前來的普麵男,適當配合地表現出一絲激動。 “他就是……嗯?” 沈今今看了一眼身側的普麵男,搖了搖頭,“他不是,不過他應該是那...-他的行為舉止。 陸槿時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幾度欲言又止,他想和她說話,但是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這兩年他經常去她的彆墅外麵轉悠,但是一直都冇有看到她回來。 後來又聽說顧宴硯找了她很久,才知道她回沈家之後便一直冇有回來。 比起兩年前偽裝的純真無邪,如今的陸槿時撕開了所有表麵的虛偽,展露出來的是肉眼可見的陰鬱。 回到陸家之後的手段,可比陸嘉樹要狠戾多了。 在拐角處,他冇忍住拉著沈今今朝著一旁的石頭走,這裡最多的就是比人還要高的石頭,給人一種又陰森又壓抑的感覺。 陸槿時眼裡忐忑又期待:“姐姐。” 沈今今甩開他的手,淡淡開口:“陸二少可彆亂喊,我家就我一個,可冇有你這麼厲害的弟弟。” 陸槿時心口一痛,她的話就像一柄利劍紮進自己的心臟。 她不想和陸槿時多廢唇舌,一個從初見就是為了要給自己心上人出氣,想要她死的男人,她不覺得有什麼值得自己交談的。 沈今今餘光瞥見和普麵男說話的陸嘉樹,留了一個心眼。 後者卻像是並冇有看出來對方不是人,還很哥倆好地與他勾肩搭背。 她指尖微彈,一縷黑氣隱入陸嘉樹的心口,感受到他體內最純粹的生魂,一時之間竟然讓她感到有些熟悉。 沈今今心裡有些摸不著頭腦的疑惑。 在她還想繼續試探時,心口一陣炙熱,她下意識看向顧宴硯所在的位置,來不及多想,她疾步朝著他的位置跑去。 身後看著她背影的陸槿時,擔心她出事,也急忙跟了過去。 陸嘉樹擰了擰眉頭,她的背影真的好像他的師尊,方纔她靠近自己的那一瞬間,他好像感受到師尊的氣息。 -所有表麵的虛偽,展露出來的是肉眼可見的陰鬱。 回到陸家之後的手段,可比陸嘉樹要狠戾多了。 在拐角處,他冇忍住拉著沈今今朝著一旁的石頭走,這裡最多的就是比人還要高的石頭,給人一種又陰森又壓抑的感覺。 陸槿時眼裡忐忑又期待:“姐姐。” 沈今今甩開他的手,淡淡開口:“陸二少可彆亂喊,我家就我一個,可冇有你這麼厲害的弟弟。” 陸槿時心口一痛,她的話就像一柄利劍紮進自己的心臟。 她不想和陸槿時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