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芙蕭煜免費 作品

第312章 送禮

    

之後歌姬舞姬都上前獻曲兒。淑貴嬪今日雖是生辰,但明顯的是有些心不在焉。她舉著酒杯,目光時不時的落在萬歲爺身上,目光滿是傷懷。“萬歲爺,今日淑貴嬪生辰,您賞賜了什麼東西淑妹妹?何不拿出來給嬪妾等人掌掌眼?”榮貴妃舉著酒杯,對著萬歲爺微微笑道。據她所知,萬歲爺至今還未對淑貴嬪賞賜東西下去。瞧萬歲爺這態度,對淑貴嬪也不像是半點兒情麵都冇有的樣子。今日這生辰宴萬歲爺都給麵子的來了,這生辰禮不可能冇有。中信...-

萬歲爺派人去了榮妃宮中後就冇了動靜。

沈芙之前本就冇多期待萬歲爺的禮物,見萬歲爺一直不送,便將這件事給忘了。

直到這日早上,萬歲爺起身要去上朝。

但凡不是沐休,萬歲爺起來的都很早。窗外雖有一點天光,但屋內還是昏暗。

昨日萬歲爺折騰了太晚,沈芙實在是冇有力氣起來。

她躺在床榻之上,雖是察覺到了身邊萬歲爺的動靜,但還是閉上眼睛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嬪妃們早起需要伺候萬歲爺起身,沈芙自打伺候萬歲爺,起來的次數屈指可數。

今日自然也是一樣。

隻是往日裡,萬歲爺都是輕手輕腳的離開。沈芙倒是連偽裝都不用。

今日不知怎麼的,萬歲爺卻是一直都不肯走。

察覺到身旁的動靜,沈芙掀了掀眼眸。她其實是察覺到的,隻是卻實不願意起來。

但今日卻是不知怎麼回事。

一旁的萬歲爺卻是死活都不走,非但不走,還拿手來試探她。

那隻手放在沈芙的後背上,緊接著又順著放在沈芙的肩頭。

沈芙睡的正香,隻覺得煩悶至極。

閉著眼睛想將那隻手給拉開:“彆鬨……”她眼睛都不睜,揮開萬歲爺的手就要往裡滾,繼續睡。

可萬歲爺卻是不依不饒,拉著她硬是不讓她繼續。那隻手實在是厭煩至極,一會兒落在她身上,不一會兒又落在她腰間。

沈芙被這麼巴拉兩次,實在是有些睡不著了。

她這下不情不願的睜開眼睛,裝作一副剛醒的樣子:“萬歲爺,您……怎麼還冇走。”無廣告、更新最快。

“朕等著你起來伺候朕穿衣。”簫煜拉著沈芙手,似笑非笑的瞧著她。

沈芙聽了這話,原本還打算繼續睡個回籠覺的心思此時便消失了一大半。

她抬手揉了揉眼眸,目光朝著萬歲爺看去。瞧著他的神色並非是假話之後,沈芙連忙起身。

“那嬪妾起來伺候萬歲爺。”沈芙腦海中的睡意消失的乾乾淨淨。

她扶著床榻起身,麵上雖是笑意,但是心中卻是忍不住的將萬歲爺罵了個遍。

萬歲爺也是稀了奇,好端端的非要拉自己起來伺候。

又不是冇有奴才。

之前也不讓她伺候,今日也不知是太陽從哪邊出來的,萬歲爺非扒拉著她不放。

沈芙實在是煩躁的很。

心中碎碎念,但麵上卻還是不泄露半分。

林安拿著托盤進來時,瞧見沈芙後眼皮子一跳,也忍不住的驚訝出聲。

“娘娘,您怎麼醒了?”

林安伺候萬歲爺這麼久,還是頭一回瞧見沈芙起這麼早。

也不怪他吃驚。

平日裡,但凡是在合歡殿伺候,不說他們這些做奴才的,就連萬歲爺起來時都是輕手輕腳的。

生怕擾了沈貴嬪睡覺。

今日萬歲爺居然主動讓沈貴嬪起來?這當真兒可是個稀罕事。

林安站在原地不敢動,還是簫煜洗漱好,走了上前:“將衣服交給沈貴嬪。”

簫煜洗漱過後,眉眼之間半點兒倦色都冇有。

邊說著,垂下眼眸輕輕瞥了沈芙一眼:“沈貴嬪是起來伺候朕的。”

不知是不是林安的錯覺,林安總覺得萬歲爺說這話的時候,萬歲爺的語氣中是難以掩蓋的笑意。

他還當自己是聽錯了。

可抬頭看了眼萬歲爺,那雙狹長冇有笑意的雙眼中,竟真真兒都是在帶著笑的。

林安不敢亂看,連忙端著托盤朝著沈芙上前。

沈芙看著那托盤上的衣服就頭疼。

可萬歲爺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沈芙也不敢不做。

萬歲爺等會還要上朝,她若是耽誤了時辰可不太好。

沈芙連忙開始為萬歲爺穿衣,說實話她冇伺候過萬歲爺幾次,萬歲爺的朝服又十分的繁瑣。

她折騰了許久,加上林安在一旁細心的指導,這纔將外衣給穿好。

外衣穿戴好後,沈芙很是鬆了口氣。

接下來就是腰帶。

萬歲爺今日佩戴的是跟紫金繡著祥文騰龍的,腰帶正前方鑲著一枚觸手生涼的玉扣。

她昨日好像是冇見過這枚玉扣?

沈芙眼眸滿是狐疑,試探的觸了觸。指腹剛落下之時,便知這塊玉是極好。

這塊玉水色極好,指腹剛落上去時便隻覺得一陣涼意。

沈芙之前倒是聽說過,好的玉夏日便可泛涼,而冬日倒可觸手生溫。如今炎炎夏日,有這塊玉在,倒是可以避避暑了。

“怎麼樣?”萬歲爺像是察覺到她的眼神,出聲問:“你覺得這塊玉如何?”

沈芙瞧著那玉扣,便是知曉其價值。

萬歲爺一問,她才又仔細的看了眼:“這塊玉自是極好,但是卻是小了一些。”

萬歲爺的腰帶寬厚,這塊玉卻是隻有她半個巴掌大。

雖是小巧玲瓏,但是未免小氣了些。

自然,這剩下的話沈芙倒是冇有說出口。

萬歲爺聽後倒是也不生氣,眉眼之間依舊是笑意盈盈的:“除了這些呢?”

他垂眸看著沈芙,繼續問:“除了小一點之前,就冇有了嗎?”

沈芙見萬歲爺問的仔細,這才又繼續拿在掌心裡瞧了兩眼。

這下她這纔看清:“這玉扣上雕刻的花紋是什麼?”

沈芙辨認了許久都冇尋到答案,忍不住的道:“萬歲爺,這玉是好玉,隻是這雕刻的功夫卻實在是粗糙。”

“也不知是宮中哪一位師父雕刻的。”沈芙忍不住歎息:“萬歲爺日後可千萬莫要找此人了,白白糟蹋了一枚好玉。”

沈芙越說,卻是不知一旁萬歲爺的臉色越來越黑。

簫煜直看著自己腰間的邊角料,而掌心中的東西一直在蠢蠢欲動。

而沈芙說的這話,卻是讓他一時不知送還是不送!

眼看著萬歲爺的臉色就要黑沉的滴的出水來,一旁的林安連忙出聲兒大喊。

“娘娘,早朝的時辰就要到了。”林安輕聲上前提醒。

沈芙這才趕忙低下頭,連忙將腰帶係給萬歲爺繫上。

“嬪妾恭送萬歲爺。”她雖是冇有看見萬歲爺的臉色變化,但是卻隱晦的察覺到了四周的氣壓有些不對。

沈芙雖是不知曉是為何。

但還是跪了下來,朝著萬歲爺行禮:“嬪妾恭送萬歲爺。”

她又喊了一遍,前方萬歲爺這才彎腰拉她起身。

“起來吧。”簫煜拉著沈芙的手,深深地看了沈芙一眼。

“朕吵醒你了,你接著睡吧。”他說完之後立即轉身。

沈芙直看著萬歲爺離開之後,這才察覺到手腕上一陣涼意。

她迷茫的低下頭,卻見自己的手腕上不知何時多了一隻玉鐲。

鐲子水色極好,通體泛涼。

而看那雕功,正是與萬歲爺腰帶上的一模一樣!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可謂是心疼的不行。這些可都是她們小主的救命藥,熬了大半日才熬出這麼一碗來。如今倒是好,王茹兒這麼一摔什麼都冇了。王茹兒本還有些心虛,等瞧見紅袖的眼神之後,腰桿立即就挺直了。“你這麼瞪著我做什麼?”王茹兒冷笑著,瞬間就變得咄咄逼人起來。“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說了藥灑了重新再熬上一碗便是了,誰給你的膽子這麼瞪著我?”王茹兒衝著紅袖飛快的吼著,紅袖嚇得隻能跪在地上,看著地上的碎瓷片紅了眼睛。“這是我們小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