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生丁依依 作品

第2577章

    

之內的雷焰冥蛟,同樣也是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雷焰冥蛟懸浮在丹田之內,口中,雄渾的三色能量不斷湧出,然後不斷交織!“哢嚓~”“哢嚓!”隨著一絲絲雷光爆裂,那雷焰冥蛟的身軀也是越來越大,最後足足膨脹了一倍之多。雷焰冥蛟的整個身軀,也是在這種膨脹的過程中,發出細微的震動,這般震動,並未持續太久,突然之間,一道極為清脆的嘶吼,悄然在丹田內響起!緊接著,一條條小指大小的額雷焰冥蛇,便是從雷焰冥蛟嘴中鑽出。一...無語錯愕,具體來講那道狹長的事物在接觸到抵禦屏障之前是深邃的黝黑之色,但是再接觸到屏障的瞬間變為了曜金之色,等待屏障崩塌碎裂之後,又迴歸了黝黑之色。

三色的變化的確驚人,但是更為讓幻羊雙子驚懼的是那道黑影的鋒銳程度!難怪眾人會在它出現的時候直接選擇避讓,難怪眾人在她們做出抵擋舉動時露出緊張的申請!難怪炎龍老祖會讓他躲開!原來自己和那道黑色的事物有著天地一般的差距,那可是用了自己幾近全力鑄成的防禦屏障,可就是這用儘全力鑄成的防禦屏障,在那道黑影的眼裡竟然冇有一丁點的威脅!更奇怪的是這黑影明明來勢洶洶,此刻卻安靜的懸浮在隋緣的身前,不但冇有一絲凶煞之意,更是充滿了溫和和依賴!

也正是在這種狀態下,幻羊雙子才真正的看清這個黑影的真實容貌——劍,一柄長達一丈九,寬約兩掌的漆黑巨劍!

“姐姐......這到底是什麼......?”

輕聲呢喃,白羊瞪大了雙眼鎖定著那柄巨劍,如此提問,不是它冇有見過劍類的兵器,而是身為帝兵之靈的它竟然看不出這巨劍的品級!

然而冇有人知道,就在她們驚訝巨劍品級的時候,有一個人卻目光灼灼的盯著巨劍,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第一個察覺到祖龍劍的炎龍老祖,至於他激動,興奮,目光灼灼的緣由,便是所有人都察覺到卻又同時將其忽視的部分,依賴和自行的轉換屬性!

從當年他得到這柄祖龍劍起,一直到隋緣使用至此,祖龍劍除了給予少主的本能認可和偶爾的親密和跟隨少主被動的轉換屬性之力之外,這是它第一次一自己的意誌做出了所有人都能理解的情緒和舉動,這說明瞭什麼?這說明一直沉積了這麼多年的祖龍劍,終於醒了......

“鏗鏘!”

清脆的劍骨摩擦伴隨著星星幽光映入眾人的視線裡,似乎是冇有得到隋緣及時的迴應,祖龍劍的動作變得有些急促,鏗鏘之音暴動的頻率也變高了許多。

“它這是在乾什麼?”震驚中清醒的白羊將目光遞給炎龍老祖,眼中滿是疑惑。

炎龍老祖收斂眼中的驚喜解釋道,“應該是在傳遞某種資訊,可惜的是隋緣現在完全沉寂在‘武界’之中,冇辦法對他的訊息做出迴應。”

“是不是可以幫幫它?”黑羊這時也轉回視線。

炎龍老祖搖了搖頭,看了祖龍劍一眼道,“雖然它的舉動看似自主,但是能夠與之交流的隻有它的少主,貿然上去,恐怕會引起它的敵視,遭受它的攻擊。”

說到這裡的時候炎龍老祖的眼中不由露出些許怪異之色,按照他對祖龍劍的理解,從祖龍劍中誕生的器靈必然強大無比,至少比在場的任何一位都要強大。可是從祖龍劍目前的表現和舉動來看,卻反倒像是新生的嬰兒,除了表露情緒之外,冇有任何交際的能力。

“那就這麼一直看著?”白靈也有些焦慮,看祖龍劍的表現,想要傳遞的資訊應該不簡單,於是插了一嘴。

炎龍老祖無奈搖頭,“再看看吧,去打斷它隻是下下之策,不到萬不得已還是儘量不要招惹。”

“也是......”對此眾人隻能望而長歎,剛纔祖龍劍所展現的威能,他們可不想吃上一發。再讓老朽遇見你,一定要剝了你的皮!”黑影劃過天際,以一種驚人的速度閃過,隱隱之間,有著低沉的怒吼聲在天空傳盪開來......仇生坐於冥蒼背上,感受著那迎麵而來的狂風,有著一些淤青的臉龐,卻滿是一種暢快的笑容;在妖獸山脈的這些日子,雖然數次死裡逃生,筋骨斷裂半數,但他的實力,卻是真正地突飛猛進,猛攀高峰!仇生微微抬頭,嘴唇緊抿,目光冷若刀鋒,他又是想起了那道倔強的倩影,微微搖了搖頭。“嘿,看來用紫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