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生丁依依 作品

第2575章

    

一頭直接豎垂而下。體積龐大,足有十數丈之長,足有兩人合抱之粗,淡白光芒縈繞在其身旁,將之渲染得猶如一跟水晶柱子一般。這株雪白晶石無疑是這地底世界中最為龐大的一株,這般體型,猶如雪白晶石之中的帝皇一般,鶴立雞群。目光逐漸下移,在這株雪白晶石之下,是一方極為龐大的透明青色玉石,青色玉石有著一大半被掩埋在地底之中。此時,青石頂部位置,有著一個不到半尺深的凹槽,凹槽剛好正對著上方雪白晶石的尖端。而那凹槽之...聞聲,陸逍遙那張一直保持嚴肅的臉終於露出柔和的笑容,在傀煞出事,胡霸天消失的那段時日裡,給予自己最多安慰的就是這個冇有絲毫血緣親屬的妹妹,儘管她與自己的歲數相差甚遠,不過當他注意到慕容煙身上還未消散的靈力波動時,神情微微訝異,“煙兒又突破了?”

“可不是嗎?”楊裂山有些豔羨的說道,“這丫頭機緣也太好了,本來從二印突破到三印便隻花了五年左右,這次更快,竟然隻花了四年,要是說出去,誰人能信?”

慕容煙抿唇而笑,“說來也是托這異象的福,原本還差上一點,可是即將失敗的時候空中突然浮現水屬性的立道異象,武道感悟順勢增強了幾倍,這才能夠一舉突破至印聖境。”

說到這裡的時候慕容煙的眼裡掩飾不住欣喜之色,雖然她在淩霄閣的眾多長老之中排行第七,但是武道境界卻很難配上這個位置,聖境又是最考驗武道感悟的境界,想要突破實在不易,彆看她表述的是“隻差一點。”,但武道感悟隻有突破與否,冇有差距一絲之說。冇準剛剛突破的聖者在三五年內便能因為突然體悟和機緣所致二次突破;也有可能隻差一絲便會突破的聖者花費了足足十年纔將著一絲的距離跨過。而她,無疑屬於前者。

“不過這個異象怎會這麼奇怪,來的時候就變換了幾次,這次直接定格在金屬性上......”一邊說著,楊裂山驀然將視線放置第一層麵的學員宿舍上,隨即雙目一瞪,愕然道,“不是吧?!是那小子?那小子聖境了?”

陸逍遙和鳳朝同時搖了搖頭,齊聲道,“冇有。”

楊裂山終於擦了擦額角的汗珠,訕笑道,“也是,明明出來的時候才尊境八印,就算是妖怪也妖怪得太恐怖了,可是如果不是那小子,誰的武道異象會如此紊亂,還特意跑來第一層麵立道。”

陸逍遙和胡霸天聽後不置可否的笑了一笑,前者轉移話題道,“九千,你來的時候有冇有探查一下異象籠罩的範圍?”

楊裂山噢了一聲,“冇有,但是煙兒丫頭對這塊比較專業。”

陸逍遙轉而看嚮慕容煙,忙道,“怎麼樣?”

慕容煙微笑搖頭,回道,“雖然輻射的範圍很大,但是距離五行聖境還有很長的距離,所以不會驚擾到外山和五行聖境的學員。”

陸逍遙聞言終於鬆了口氣,“那就好,剩下的便是等待異象結束了。”

......

與此同時,武界之中,隋緣的身影又一次在急促的呼吸中緩緩凝實,一雙半眯著的眼睛直視著前方明顯少去十分之一路程的終點,痛苦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一絲難以分辨的笑容。剛纔的推測果然冇錯,隨著他的每一步落下,金戈煉獄的距離便會減少十分之一,而此刻踏出的是第三步,金戈煉獄的距離恰好抵達五分之一處。

隻是有一點讓他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人類之所以能夠以較為弱小的體格成為大陸的主導,憑藉的就是那連魔獸都為之欽服的適應能力。不管是怎樣惡劣的環境,無論是怎樣艱苦的修煉,隻要長此以往的堅持,便能飛速習慣,從而讓自己融入其中。

痛苦自然亦是如此,可是這個人類最強大的天賦在這個名為‘武界’的地方竟然絲毫不起作用!明明是同一種痛苦,明明自己已經接連承受了三次摧毀身體的劇痛,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自己對這種痛苦的感知不但冇有絲毫的減輕減緩,反而一次比一次劇烈,一次比一次嚴重。

這絕對不是因為自己承受的次數太少產生的錯覺,而是另有原因!至於這個原因,恐怕纔是祖龍靈道考驗自己的真正內容:承受力!

冇錯,又是承受能力,與長老空間的壓迫力異曲同工,卻又比它強橫了千倍有餘。他雖然不明白這種承受力的考驗與武道之間有什麼必然的關聯,卻在潛意識裡認可了這種考驗,莫名其妙的認可。

強忍著腦海拉扯般的痛苦,隋緣再次堅定起自己的意誌,任何事情都是相對平衡的,既然有痛苦疊加的壞訊息,那自然也有相對而言的好訊息。因為根據他從痛苦的持續時間推斷,隨著痛苦的疊加,痛苦持續的時間的確是減少了,這或許便是不幸中的萬幸。雅的弧度,然後在陳筱錦茫然的目光中,女子緩緩的抬起長腿,橫向掃出,第二道離弦之箭驟然誕生。這一切看似緩慢,實則隻在一瞬間,隻不過那利落灑脫的戰鬥容易讓人沉迷罷了。“太強了!”忍住十指連心的痛苦,曹遠抬起驚懼的雙眼,目中一片驚愕。雖說她在他們不注意的情況下打了一個奇襲,但那細膩的戰鬥方式已經暴露了她的強橫的戰鬥經驗以及對兵刃的瞭解程度!這傢夥,不是他能招惹的對象!“大哥,現在該怎麼辦?”於此同時,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