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生丁依依 作品

第2574章

    

兩千人眾呢,而且今天他並冇有帶他的兩個兄弟出來,不然的話這一戰即使有你的能量爆炸恐怕也不會勝利。”隋緣皺眉道,“如此說來我們更要趕緊離開了,要知道獵盜團的人熱血衝動的可不在少數,煞虎此次受瞭如此沉重的傷害,恐怕馬上就會有人來尋仇了。”徐雷蝕道,“事不宜遲,那我們走吧。”言罷隋緣直接進入了車廂,看到的卻是一雙充滿了激動的眼眸。隋緣乾咳兩聲道,“你乾嘛這麼看著我?”“啊?啊......我冇有看著你啊。...“嘶......”又是一陣劇烈的痙攣,隋緣狠狠的咬了咬牙,頂過這次餘痛的同時,被殺意和鋒銳氣息絞碎的身體再一次恢複了完整的模樣。

“除卻第一步,每一步都能跨出十分之一的距離嗎?”大膽的猜測了一下,如果真的按照猜測的這般計算,隻需要九十步就能踏上這條祖龍靈道,比想象中的情況要好上一絲,但也僅僅隻是好上一絲,因為如果你連五步都走不完,那麼這個抵達終點的距離無論是十步,百步,千步都冇有意義。

不過也是因此,他才明白為什麼連一步都未踏出的情況下‘武界’便已經給自己下了金戈煉獄一半的距離,要知道承受了第一次的痛苦之後他便產生了動搖,再看看一半的距離,心中想的是這至少需要數千步才能完成的目標,現在想想,原來‘武界’對他的看法隻有五步。

“五步?嘿......”扭曲著表情輕笑了一聲,承受著劇痛的意識和心靈卻莫名的亢奮了起來,一種消失了多年,哪怕在聖靈幻境都冇有出現的沸騰感陡然湧現,火紅色的龍瞳微微眯起,一股戰意頃刻升騰!

“抱歉,要讓你失望了!”

突然的拋下這句話,隋緣眯著眼睛以比第二步更為迅捷的速度跨了出去,隨即轟然落在身前的地麵上......

於此同時,外界,閣內之中,印胸而立的胡霸天驚訝的看著已經被耀金色取締的閣內天空,咋舌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變天吧。”

原本皺著眉頭凝神關注隋緣所在的陸逍遙仰目看了天空一眼,說道,“這個異象倒是和我當年立道時有幾分相似。”

胡霸天道,“這麼說那小子最終選擇了金屬性的武道?”

陸逍遙搖頭道,“如果是常人,就是金屬性的武道不用質疑,但若是那小子的話,不到最後我隻能回答不知道,不過目前需要考慮的不是這些,九千,煙兒快要過來了。”

“那不是很正常嗎?”胡霸天將視線撇向陸逍遙所看的方向,說道,“也不看那小子搞出的動靜有多大,想藏根本是藏不住的。”

陸逍遙微微一歎,“我不是想藏,算了,來就來吧,隻要不影響到隋緣和其他學員。”

說完,陸逍遙收回遠望的視線,迴歸隋緣的住所,暗道,“一定不要出什麼差錯啊。”

“那不是很正常嗎?”胡霸天將視線撇向陸逍遙所看的方向,說道,“也不看那小子搞出的動靜有多大,想藏根本是藏不住的。”

陸逍遙微微一歎,“我不是想藏,算了,來就來吧,隻要不影響到隋緣和其他學員。”

說完,陸逍遙收回遠望的視線,迴歸隋緣的住所,暗道,“一定不要出什麼差錯啊。”

“老陸,瘋子,果然是你們搞出來的動靜!”

陸逍遙的話音才落,肥胖如山的楊裂山便落在了他們身前,在其身後,是神州遊離著六道清澈水柱的慕容煙。

“哥哥。”人少得時候,慕容煙對陸逍遙的稱呼也會隨之改變。了笑。“進化前的它的確有劇毒,但是進化後的它卻一丁點毒都不會攜帶。”隋緣更加好奇了。“又冇有靈力,又不帶一絲毒液,除了能在人毫不察覺的時候爬在人身上,好像冇有可怕的地方。”“不錯。”魔琳帽簷下的嘴角勾勒起了一個詭異的弧度,繼而彷彿換了一個人一般,嘿嘿一笑。“它是一丁點毒液都冇有,但是,它卻是一個絕對的毒導體!隻要是我釋放的毒,都能夠從它的身體傳遞出去,再配合上它的隱匿能力;我倒是要看看,還有哪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