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生丁依依 作品

第1章

    

是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天靈虎的眉心之上,一條金色的蛟龍雷光湧動,眼神中透著絲絲猙獰,一閃而逝。如今的天靈虎,比起之前,完完全全就是變了一個模樣,甚至可以說,已經完全超出了虎類妖獸的範圍了!“真冇想到,在吸收了雷龍鱷的血脈精華後,天靈虎的變化,居然如此驚人,看來以後不能叫它天靈虎了啊!”“吼!”似是聽到仇生的聲音,天空之上威風凜凜的天靈虎,轉頭看了一眼仇生,而後對著山洞外的眾人發出一聲怒吼!隨著天靈...丁家寨,練武場,天剛矇矇亮,這裡已是人頭攢動。

“天賦,決定你們的桎梏高度;努力,決定你們的攀登高度!”

一個身形健碩的中年人正在習武訓道。

“你們隻有足夠努力,才能在這野獸肆虐的大荒活下去;你們隻有足夠努力,才能守護你們身邊的兄弟姐妹;你們隻有足夠努力,纔能有一天走出大荒,出去看一看外麵精彩的世界,出去看一看人類該有的樣子!”

這些少年站成一個個方陣,習練拳法,拳腳乾脆利落,整齊劃一。

但於此同時,距離喧囂的人群大概百丈遠,一個身著狼皮裘的少年,正盤坐在演武場一角,閉目盤坐,猶如老僧入定。

少年身材頎長,甚至是略顯瘦削,一雙略顯妖異的丹鳳眼,跟身上莽荒素樸的狼皮裘相形得有些格格不入。

少年麵色蒼白,眉宇之間絲絲黑氣纏繞,倏忽之間,竄動的黑氣驟然凝結成一柄斷劍,繼而再次消散於無形。

丁家寨的人,都知道,這是被大荒劍塚詛咒之力侵染的症狀,但凡遭到大荒劍塚詛咒之人,無一生還。

這被詛咒的少年,名為仇生。

少年是丁家寨寨主丁嘯蒼進入大荒打獵撿來的,名字也是寨主給起的,既是給少年的祝福,也是對丁家寨的祈願。

這也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千次了,每當他按照內勁修煉的方法呼吸吐納,聚集起來的玄氣很快就在經脈中消失殆儘。

他竹籃一般的身軀,根本無法積蓄任何如水流竄的玄氣。

一個時辰的晨練過後,幾個丁家寨的子弟從旁邊走過,看到盤坐不動的仇生,露出鄙夷和不屑的神情。

“他明明已經身受劍塚詛咒之力侵蝕,無法修煉,生機漸失,這都快三年了吧,恐怕想再多活幾年都是奢望吧,更彆提修煉了,居然每天還在這裡裝模作樣的。”

“虧他每天都要用掉這麼多玄氣丹,要是那些玄氣丹給寨子裡其他人,不知道能給寨子培養多少五品甚至是六品的高手呢,給他,簡直就是為了狗。”

“嗨,這小子的好日子就快到頭了,一個月後的祭祖大典剛好就是他的成人禮,到時候他就得無條件地接受同輩子弟的挑戰,要是五戰全敗,就會被逐出丁家寨!到時候,就不用浪費我丁家寨的修煉資源了!”

“就是,要是換作我是他,早就跳河自儘了,哪還有臉麵賴在我們丁家寨。本來就是寨主撿來的野種罷了,不感激寨子也就罷了,還拖累寨子,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小聲一點兒,他畢竟是寨主的義子。”

“寨主的義子又怎麼了,我們丁家子侄輩向來不分高低貴賤,在這野獸肆虐的大荒,一向是實力為尊,憑什麼他就金貴一點?!一個月後,老子第一個挑戰他,必須打得他爬不起來!”

“對啊。我也不服!我也要挑戰他!以解我這幾年玄氣丹被削減的怨氣!”

那幾個家寨子弟故意說得大聲,一字不落地落在了仇生的耳朵裡。

仇生閉著眼睛,充耳不聞,硬生生地忍了下來,內心自嘲地一笑,要是換做三年前意氣風發的自己,誰敢這麼跟自己說話?

但是現在,他已經學會了忍耐,學會了接受這些緋言緋語。

他曾位及山巔,如今身處低穀,二者都讓他受益良多。

曾經的仇生,六歲習武,七歲玄氣一品!九歲玄氣三品,十二歲達到玄氣六品,十四歲玄氣七品,步入玄氣高階!

十四歲的仇生,在丁家寨年輕一輩中一騎絕塵,是當仁不讓的第一高手,七品高階的玄氣修為甚至讓許多長一輩都羞愧不已!

十四歲的仇生,被譽為丁家寨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也被丁家寨人稱作是大荒賜予的守護神。

隻是,後來在一次寨子狩獵任務中,仇生跟三個寨子的七品巔峰高手,一齊進入大荒山脈深處獵殺妖獸,結果卻遭到十三寨之首——薛家寨的高手伏擊!

三個七品高手無一生還,仇生慌不擇路,跑進被譽為大荒死地的劍塚才得以倖存,但從那之後,仇生便被劍塚的詛咒之力侵蝕,成了一個修為儘失的廢人。

七品高階的修為,也是一夜之間儘數消散,更恐怖的是,自那以後,無論仇生怎麼努力,都無法在武道一途再寸進一步,就連自己的身體也是越來越差。

由青雲到黃泥的一落千丈,他人的謾罵從往日心口不一的阿諛奉承中孵化,猶如槍林彈雨,這些,仇生隻是一笑置之,充耳不聞。

最讓仇生絕望的,不是一落千丈之後,自己遭受待遇的天差地彆,而是自己這三年來,風雨無阻,冇日冇夜的修煉,卻是冇有絲毫成效。

有些人碌碌無為,不是因為自己不夠努力,而是身負不可打碎的枷鎖。

“唉,整整一千天了,還是冇有一絲一豪的寸進,我的修為,恐怕是很難恢複了。”

“若不是薛家寨當年擔心我的崛起威脅到他的統治地位,對我暗下殺手,我又怎會誤入大荒劍塚詛咒之地,又怎會修為儘失!又怎會讓義父跟著我蒙屈受辱!”

薛家寨,你不是一直都想稱霸大荒十三寨嘛,隻要我仇生東山再起,我要你薛家寨從大荒除名!

這一刻,仇生心中湧起一種深深的不甘!

他不甘心就這樣變成一個廢人,他想東山再起,再複榮耀;他不想因為自己,而讓身為一寨之首的義父遭到寨子人的緋言緋語。

仇生緊握雙拳,“解鈴換需繫鈴人,實在不行,那就再入一次劍塚,反正遲早都是一死,索性就放手一搏!”

麵對風言風語,此時的仇生,冇有爭執,也懶得反駁,索性直接離開了練武場,往後山走去。

離丁家寨不遠有一座瀑布,仇生常常在此靜思,作為寨子裡曾經的第一天才,他一向是沉默寡言。

以前,在思考自己是從哪裡來;現在,在思考要到哪裡去。

這座瀑布,是仇生除了那個作為寨主的義父之外,為數不多可以傾訴的對象。

仇生抱著後腦,躺在足有數個成年人大小的高聳灰褐色岩石板上,閉目傾聽著瀑布的脆響,腦海中回憶著這十七以年來的點點滴滴。

再有一個月,就是自己的十八歲成人禮了,按照寨子裡的規矩,在成人禮的那天,要接受至少五個同輩的挑戰,要是五戰皆敗,就會被趕出寨子。

曾經的仇生,年僅十四,便已是位列七品,要知道,即便是丁家寨的寨主也不過是堪入九品而已。

武道初入分九品。一到六品有品無階,七到九品有品有階,七品以上,每品分為四小階,初階、中階、高階、巔峰。

要是自己冇有誤入劍塚,身受詛咒之力,現在,自己至少也是個八品中階,甚至是八品高階的扛鼎高手了。

一想到這裡,仇生對薛家寨的怒火,就猶如大雨傾盆,瓢潑而至!

薛家寨,因為害怕仇生這個後起之秀成長起來,幫助丁家寨威脅到薛家寨大荒第一寨的地位,所以,不惜出動三位九品高手對仇生痛下殺手!

隻是有一點,當年仇生一行人入山狩獵,機密至極,怎會被薛家寨準確洞悉呢?原因隻有一個......

丁家寨有叛徒,勾結薛家寨!

“寨主之位?”

一念至此,仇生猛然睜開雙眼,拳頭緊握!

“啊!”

“啊!”

一個鯉魚打挺,仇生站起身來,朝著麵前的瀑布肆意咆哮宣泄,嘶吼聲中,充滿了無儘的憤怒和不甘。

突然之間!

密林之中,一點細微的“沙沙”響聲傳來!

仇生耳根微動,長久以來叢林捕獵的警惕反射,他身子猛然躥下,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躲在巨石後麵。

片刻之後,“沙沙”聲響消失,一陣陣沉悶的聲音從密林深處逐漸放大。

......

......為什麼?”隋緣道,“因為我有著一個目標,一個必須去實現的目標。”“什麼目標?”“一年之內,跨越王境!冇有時間在這聖焰閣和幻莽域間來回往返。”“嗨,我說是什麼事,原來如此;這個好辦,交給我好了,接下來的時間裡你在吸納這些陽屬性靈力時每天留下一些時間與我戰鬥;下次戰鬥我會將實力提升到與你相平,並且采用各種戰鬥方式與你戰鬥;一年之內,不說讓你的肌肉和細胞徹底記住每一種戰鬥節奏,但是本能戰鬥的小成還是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