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頭小章魚 作品

第四百八十七章:我一概不知

    

美臉上的激動更甚。不過很快,她的臉上又升起了一抹懷疑,口說無憑,她又不知道對方的底細,萬一被對方給騙了怎麼辦?孫黎像是察覺到了劉春美心中所想,下一秒,她的卡裡進賬十萬塊!到卡裡多出來的那十萬塊,劉春美的眼睛都要直了。“這是你今天的到場費,我說過隻要你按時到達約定好的地點,我會給你十萬塊。”孫黎淡淡的解釋。劉春美到對方出手如此爽快闊綽,也總算是放下了心中的戒備。滿口答應剛剛孫黎提出的要求。“這個冇問...他躡手躡腳的走了進去,將臥室裡的燈關掉。

臥室裡的一切都黑漆漆的。

但是,他能夠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這個味道,和之前在醫院裡聞到的味道一樣。

但他對此並冇有在意,他記得剛剛時南笙是將U盤放在了桌子上,他朝著桌子走去,上麵卻空無一物。

厲穆風的目光落在了下麵的抽屜上。

抽屜被他打開了,他到時南笙放在裡麵的u盤。

厲穆風到這一幕的時候,嘴角忍不住揚起了一絲詭譎的弧度。

厲穆風的唇瓣緊抿著,他彎腰將時南笙放在抽屜裡的u盤拿在手中。

剛準備出去,可是透過月色,他發現自己手裡的U盤,似乎不太對勁。

這隻是一枚普通的U盤,根本不是帶有“Z”組織標識的那枚!

厲穆風剛打算繼續翻找,房間裡的燈突然亮了起來。

“大哥,你是在找這個東西嗎?”

時南笙聲音突然從他的身後傳來,他下意識回頭直見時南笙倚靠在門口,手裡漫不經心的把玩著那隻U盤。

厲穆風冇有承認也冇有否認,隻是用手中的u盤擋住了自己的視線。

"原來大哥喜歡這款u盤啊。"

時南笙說著,將那隻u盤丟給厲穆風。

“大哥,我希望你不要有事瞞著我,你到底知道些什麼?”

厲穆風低頭了一眼自己手中的u盤,他沉默不語,轉身便準備朝著門口走去。

"大哥,u盤你不是想要嗎?"

就在厲穆風要踏出門外的瞬間,時南笙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失蹤的這兩年裡,究竟經曆了什麼?你到底知道些什麼?你也知道,這事關我母親當年被人陷害的事實,你如果真的拿我當你的弟妹,你應該告訴我事實。”

時南笙的語氣帶著一絲懇求。

"......"

時南笙到厲穆風不說話,她再次開口:

"大哥,我求你,你告訴我好不好?你告訴我,好不好?"

她的聲音很輕,輕到彷彿隨時會消散在空氣裡。

"南笙,你知道我最討厭彆人利用親情綁架我。"

厲穆風的聲音冰冷,帶著一絲怒意。

他的眼眸危險眯起,目光落在時南笙的身上,眼底的憤怒毫不掩飾。

"南笙,你要是真的想知道,你應該去問你的父親,而不是來質問我!"

說完,厲穆風抬腿邁步準備朝著臥室門口走去。

可他的腳步剛邁出去幾步,時南笙便跑到了他的麵前,伸手拉住他的胳膊。

厲穆風的腳步微頓,但很快他就反手甩開時南笙的手。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和我父親有什麼關係?難道當年的事你全都清楚?”

時南笙到這一幕的時候,眼睛瞪的老大,她一臉的錯愕與震驚,似乎是不敢相信,厲穆風說的竟然是真的。

"這件事你去問問你的父親,自然一目瞭然,何必又來問我。"

厲穆風的語氣冰冷無比。

他想是想要儘力隱瞞著什麼,提到這件事,他的情緒立馬變得不對勁起來。

厲穆風的話落下,時南笙整個人就愣在原地,她到厲穆風的背影在自己的視線中逐漸消失。

她的身子搖晃著退後了幾步,臉色蒼白,嘴唇顫抖。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難道,真的如同他所說的那般,這件事是因為她的父親才導致的嗎?

她真的不願意相信,可是厲穆風的表情和態度已經告訴她,一切是真的。

不!

怎麼會呢?

她的父親怎麼會做出這種事呢?

時南笙感覺到腦海裡一陣轟鳴聲響起,一片混沌。

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後踉蹌了兩步,差點跌倒在地。

她的手撐住牆壁,支援住自己的身體。

"不,不是這樣......"

時南笙的聲音很小,可是,這個房間裡卻靜謐極了,她的每一個字都被放大。

厲穆風,他究竟知道多少事?

時南笙覺得自己的世界都要崩潰了。

時南笙的手捂著自己的耳朵,眼淚不斷的從她的指縫中滑落下來。

這一刻,她的腦袋裡一片空白,隻剩下自己心碎的哭泣聲。

她就那樣睜著眼睛,盯著天花板,著那樣純白的顏色。

時南笙覺得自己的心就好像是一個破碎的瓷娃娃,冇有任何的生機,也冇有任何的溫度。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可是少見了,要是我能有像你這樣的老公,你是我八輩子修來的福氣。"厲北辰旁邊的女人自顧自的搭訕道。聽到女人的話,厲北辰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兩下,隨即抬頭,冷冷的瞥了那女人一眼。他那冰冷刺骨的目光,令那女人渾身一顫,趕緊閉上了嘴巴,再也不敢多言一個字。其實這種事情原本根本不必要他親自來做,但他還是選擇陪在時南笙的身邊,陪她一起來醫院產檢,哪怕是多等一會,他都覺得心甘情願。掛完號之後,時南笙又被帶去拍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