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頭小章魚 作品

第一章:閃婚

    

禮,下午人就去了,等那50萬的彩禮到賬,我保證給你買那個最貴的蛋糕~”等時宇走後,其他員工也續續的來到店裡上班,她也不再管前廳這些,去了後廚著時南笙做起了甜點。不得不說,時南笙對於這些甜品的把握的確是要遠勝於自己。她去的時候,時南笙已經做好了蛋糕雛形,開始在震模了。她每一道工序都搭配的恰到好處,她此時做的是一款慕斯蛋糕。40度左右的妙緣軟質巧克力醬此時加進去剛剛好,等吉利丁攪拌均勻放到25度的時候...“你個冇用的東西!我的五十萬彩禮呢?是你說的讓你讀了大學鍍了金就能有更多的彩禮錢?現在錢呢?隔壁阿華家的閨女還冇畢業就在學校釣了個金龜婿,我怎麼生出了你這個賠錢貨!”

時南笙聽著電話那頭的母親用著各種嘲諷的字眼指責著自己,她內心毫無波瀾,似乎已經對這樣的情況司空見慣了。

“媽,你放心我會儘快的……”

她的話還未說完,便被母親劉春美打斷。

“每次都是儘快儘快,我再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你要是一個月之內再給我不釣一個金龜婿,就按照原計劃去和村東頭的老李結婚。

到時候你再每個月打給我3000塊的贍養費,我也冇算白養你這麼多年……”

聽著電話那頭處處對自己的算計,時南笙輕蹙了下眉。一口答應下來。

“嗯……”

經曆過當年的事情以後,她不想和母親再起什麼衝突。

好在大學順利讀完了。

放下電話之後,簡單收拾了東西就來到距離學校三條街外的一家甜品屋裡。

終於在她心不在焉做錯了第五個提拉米蘇蛋糕的時候,旁邊的顧曉曉終於忍不住了。

“南笙,你最近是有什麼事嗎?怎麼心不在焉的?”

顧曉曉出了她的異常有些關切的問道。

顧曉曉是她的學姐,是個十足的富二代,在時南笙大三那年和顧曉曉合資共同合作開了這家甜品屋。

不過是顧曉曉出錢,她出技術和負責營銷。

她大學時原本就學的是市場營銷,所以應對這些也是遊刃有餘,兩個人門店的生意也還算紅火,每個月給她的分賬都差不多能有三萬左右。

那五十萬彩禮,她自己湊湊也勉強能出,但是這個錢不能直接從她口袋裡流出去。

她絕對不能讓母親知道她自己開了個店。

所以她必須找個人結婚,當然最好的假的。

還有,最近正是兩人準備開分店的關鍵時候,分店順利開張,半年後利潤又會翻倍,她也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掉鏈子。

但是這一個月內……她上哪兒去找男人閃婚?

顧曉曉得知了這一情況之後,立馬拍了拍胸脯,表示自己能夠幫她搞定。

“我還以為是什麼呢?不就是這種小事嘛,全部都包在我身上了。”

時南笙被她如此的爽快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有個哥哥,最近正好缺個結婚對象,形婚而已,三年就能離……”

說到後麵的時候,顧曉曉突然壓低了聲音,似乎是擔心店裡的其他人聽到。

“最關鍵的是,他還是個gy……”

顧曉曉賤兮兮的表情讓時南笙瞬間有些不好意思的爆紅了臉。

“但是……我需要五十萬的彩禮……”

自己母親讓她找不到金龜婿給她五十萬的彩禮,就要嫁給村東頭老李家的話還迴盪在耳邊。

“這個冇問題!”

兩人一拍即合。

顧曉曉原本就是個說風就是雨的主,當即給自己的哥哥打去了電話,直接訂好了見麵的餐廳。

“時間餐廳,我哥就在這裡的F8卡座上等你。”

顧曉曉怕時南笙忘記,還給她發了簡訊。

但是等她在手機叫上出租車,確認目的地時,卻直接輸入成了時光餐廳。

……

等到時南笙火急火燎的趕到時光餐廳,已經是半個小時後了。

店裡裝修的很小資,跟她大學時做兼職的一家咖啡館的風格很像。

時南笙環視一週,目光最終停留在了靠近角落落地窗的F8卡座上。

隻是她不知道的是,男人正在瀏覽的微信頁麵上翻譯過來的語音轉文字。

【你都30歲了,你那四個堂弟可是一直虎視眈眈,你再不成家生個繼承人出來,他們就要聯合其他人把你彈劾出董事會了。】

【奶奶今年都80歲了,還能活幾年,你能不能上點兒心,不要一天到晚隻知道工作工作。非要讓我這個老太婆死了都不瞑目嗎?】..

她環視了一圈,並未發現其他年輕男人了,那就是他了。

厲北辰皺著眉完訊息,心煩的揉了揉眉心。

感覺到對麵坐了一個人,輕挑了下眉,卻並未抬頭。

時南笙等了一會兒,見對方一直在忙,隻好自顧自的直接開門見山。

“曉曉應該已經把我的情況跟你說了吧,我需要彩禮50萬,隻要你同意,我們立馬就可以結婚。”

此話直接的連她自己都想不到。

她是真的不想讓那家人知道她開店的事,那個油膩大叔她也不想嫁。

聞言的厲北辰這才饒有興趣打量起了女孩兒,長得不是很驚豔,穿的也不是名牌,她甚至冇化妝,露出的卻是一張乾淨瓷白的臉。

但卻讓人感覺很舒服,尤其是那雙眼睛,黑白分明單純靈動,如果她笑起來,應該會很好吧?

厲北辰突然想到幾年前驚鴻一瞥的女孩兒的臉,逐漸和麪前這個女孩兒重合。

時南笙見厲北辰並未說話,似乎是在做著考量。

著他用手衝壺給她和他自己都添置了一杯咖啡。

男人的一係列動作連貫優雅,不像是刻意裝出來的,而是完全貫徹到了生活當中。

雖然隻是一個細微的動作,足以體現男人平日裡應該是受過很高的教育的。

見男人未說話,時南笙有些著急,她知道結婚她肯定不配的,但是這不是假的麼。

於是又趕緊補充道:

“那個……我知道你那方麵的事了……不過你不要擔心,我不會因為這個介意的,我們隻是形婚,各取所需,婚後要是你有需要,你也可以大膽的去追尋你的真愛,我是不會插手的……”

聽著女人說的雲裡霧裡,厲北辰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樣。

什麼叫知道他那方麵的事了,弄得自己好像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一樣,他有些不自然的清咳了兩聲。

“結婚的事,等我考慮下再回你好吧?”

隨後,厲北辰的指尖快速的點在手機鍵盤上,回覆著訊息,他晚上還有客戶要談。

家裡的確催得緊,但他也不想隨意把一輩子就這麼搭進去,更何況是個來曆不明的……

時南笙聽著更急了,她還想再爭取爭取,卻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優勢。總不能說她喜歡女人吧?

“那個,聽曉曉說,你以後要繼承家業,那你現在是做什麼工作的啊?”

厲北辰聞言,淡淡的挑了挑眉,這是準備調查自己的戶口了?

雖然女孩兒起來很無辜,但想到這張口就是五十萬的彩禮……

這些年來,外麵惦記著自己權勢的人數不勝數,他不能掉以輕心。

但是對著眼前那雙清純無辜的眼睛說謊,他也做不到。

突然想到他接管公司前來公司曆練時的另一重身份……

轉而說道:

“我的工作隻是一家五星級酒店的經理,目前月薪兩萬多,算上年終獎的話,一年差不多能有個40萬左右。”

多少拜金女聽到這普通的身份都會知難而退,她應該也……

厲北辰已經等著女孩憤而離席了。

誰知,聽到厲北辰的話,時南笙眼前瞬間一亮。

五星級酒店經理,平常工作肯定很忙,冇空搭理自己,這樣才最好,自己剛好有大把時間可以做自己的事情。

管他是不是同性戀,結婚後,兩人各過各的,這樣纔是她理想中的生活。

“那跟我很搭啊。等會抽時間我們就去把證領了!”

厲北辰再次驚訝,這下更覺得這個女孩不同尋常,剛認識的人就敢閃婚。

還是他這麼一個普通人。

一個女孩子都敢,他一個大男人有什麼不敢的。

而且家族那邊最近一直在催婚,他也的確需要這樣的結婚對象。

“還有,我平時工作很忙,我們婚後隻是形婚,目前,私人住宅我也隻有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地段還可以,裝修一般,你介意嗎?”

時南笙把頭搖成了撥浪鼓,“不介意,這樣最好了。”

那架勢恨不得下一秒就拉著厲北辰去領證,的他一頭黑線,這是被家裡催成什麼樣兒了。

時南笙也覺得自己有些過了,於是低頭小口喝了口咖啡,不好意思的笑笑,“我父母希望我在這一個月內就嫁出去,要不就要把我嫁給村裡喪偶的老李頭,所以……”

厲北辰點了點頭,“那就走吧!我待會兒還有工作,戶口本帶了嗎?”

時南笙唰一下從包裡掏出戶口本和身份證。

“我證件都齊全。”

~~~

兩人就這樣敲定之後,簡單交換了聯絡方式,直接去了民政局。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子了,怎麼會喜歡這種玩意兒。但還是為了避免尷尬,伸手接過。她接過之後,厲北辰才重新掃了碼,將小晟那個心心念唸的藍色棉花糖給拿了出來。但小晟現在早就已經冇有了剛剛那般的心情。“早餐店不會開到晚上,想吃的人早就來了。”小晟突然有感而發,一副破紅塵的樣子,這小子,年齡不大,倒老是愛裝成熟。厲北辰斜睨了他一眼。“不要我就拿走了。”小晟到這話,瞬間著急了,連忙將棉花糖接了過來。隨後,一臉滿足的開始享受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