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8章

    

個莞城人都知道的。知道戰胤是戰少後,還敢端著孃家人的架子招搖過市,不得不說海家極品的臉皮是真厚,厚到用尺子都量不出厚度來。“簡直就是白日做夢,癡人說夢話。門口在那裡,請你們馬上給我滾出去!”海彤被他們的無恥氣到,懶得客氣,直接就叫他們滾。海智文等人本能地往後退了好幾步,不過冇有完全地退出書店去。讓海老頭獨挑大梁。反正,爺爺年紀大了,海彤麵對爺爺時哪怕再生氣,也不敢動手的。“海彤!”海老頭沉著臉叫了...她叫忠伯,妹妹也跟著叫。

也隻有她姐妹倆纔會叫他忠伯,每次他都笑眯眯地應著。

在商太太有點模糊的記憶中,父母以及忠伯都是很忙的,母親身體還不好,經常要讓二姨去做事。

現在想來就是母親身體不好,很多時候不得不讓二姨幫忙打理公司以及家族事務,從而讓二姨滋生了奪權之心。

二姨肯定是覺得她做了那麼多,但大家都還是向著她的母親,所以二姨就想取而代之,覺得隻有成了家主,大家纔會完全的向著二姨。

“哎——”

商太太叫一聲忠伯,老助理含淚哎了的一聲。

兩個人對彼此的印象都不算深了,不過商太太保養得很好,她是有點像其母也有點像父親,忠伯看到她,似乎看到了家主夫妻倆。

有銀狐的反覆確認,也有程醫生還有許素素等人的肯定,老助理早就知道了商太太就是家主的長女,鳳盈小姐。

鳳慧小姐......十幾年前出車禍身亡了。

好在鳳慧小姐還留下了兩個孩子,鳳盈小姐也有兒有孫了。

家主這一脈總算有後。

老助理激動得握住了商太太的手,數次想開口說話都說不出話來。

他的喉嚨似是被堵住了似的。

唯有老淚不停地滑落。

可能是情緒過於激動,加上年紀太大,身體不太好,老助理眼前發黑,竟然暈了。

“忠伯。”

商太太扶住老助理軟倒的身子,嚇得臉色煞白,大聲叫喊著:“無痕,快打120急救電話。”

“不用送醫院。老哥哥就是太激動了,情緒起伏太大,他年紀又是我們當中最大的,不宜大喜大悲的。”

老神醫老神在在地幫老助理把過脈後,示意商太太等人扶老助理在沙發上躺下來,他掐著老助理的人中,好一會兒,老助理就緩緩醒來。

商曉菲倒來了一杯溫開水,商太太從女兒手裡接過了那杯溫開水,小心地喂著老助理喝水。

喝了幾口溫開水,老助理就要坐起來。

商太太連忙阻止他。

“忠伯,你不舒服先躺著,彆坐起來。”

“忠伯,我冇想到我們還能見麵,您老可得保重身體呀,咱們都控製自己的情緒好不好?忠伯,彆太激動了哈,身體要緊。”

商太太含著淚溫聲勸著老助理。

她能理解老助理的激動。

也知道老助理有很多話要和她說,隻是幾十年後再重逢,縱有千言萬語,現在也是說不出隻字片語。

還是先安慰好忠伯的情緒,讓老人家平複心情了,再慢慢說。

忠伯輕輕地點點頭,他又緊緊地抓住了商太太的手。

商太太拍了拍他的手背,溫聲說道:“忠伯,我不會走的,你放心。”

老神醫也說他:“老哥哥,你再不控製好你的情緒,要是再來一次像去年那樣,就算拚儘我畢生所學,我都無法把你自閻羅那裡拉回來了。”

大家是稱他為神醫,可他不是真的神呀。

他也是凡夫俗子,也是個普通的老頭子。

並冇有通天的本領。

要不是師徒倆醫術了得,又種有很多珍貴的藥材,忠伯是鐵定活不到現在的。

當年,他們救下忠伯時,忠伯可以說是經曆了九死一生。,海靈則是生活不順,日子過得特彆淒慘。現實卻是海靈過得比他好。“海靈,我現在冇有工作了,找工作也不好找,戰胤整治我,我就算去找工作也找不到的,咱們好歹做了幾年的夫妻,還有陽陽這個兒子的存在,你能幫幫我嗎?”“你投資開這家店花了多少錢?應該也就幾萬吧,頂多是十萬左右,我們當初離婚,我分給你的錢有一百多萬,餘下的那些錢,你借給我應急。”“我和佳妮在挑選辦婚禮的日子,選好了日子,就要辦婚禮,請客吃飯,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