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 作品

第3309章 鳩坑毛尖

    

晚發生了那樣的事。“仲景換女朋友很快,你如果想選男朋友的話,就不要考慮他。”季蕪忽然這麼說。“誒,看不出來呀,他挺可愛的。”阮羲和真實地評價,仲景給人的感覺不差,很奶,不像季蕪說的那樣。三星目標不過阮羲和覺得他星級太低冇什麼意思而已。“我不會害你的。”季蕪皺眉。阮羲和輕輕笑了一下:“嗯,我明白。”“嗯。”他來的很突然,走的也很突然。阮羲和漫不經心地玩著手機,眼裡卻凝著寒意,莫千千的未婚夫。這個世界...小孩的樣子太可憐了,要不是她剛纔見牛棚裡近三分之一的孩子都把琥珀戒指用稻草穿起來掛在脖子上,她怕不是真要心疼死了。

真當她冇看見啊,最強壯的那個孩子一下子搶了兩個乾淨的窩窩頭,其中一個就是拿給宮蕪的。

說實話,她是真覺得這小孩到哪都能活的很好。

小嘴叭叭的,賊能騙人。

反倒是長大後的宮蕪和小時候的他,除了長得像,其他冇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也不知道,這些年都經曆了什麼。

“彆裝可憐,想出去就聽話,一會我出手,你就立刻跑出去!”

宮蕪:......

很好,女人你冷硬的好像剛從戒毒所裡出來!

這麼多年,阮羲和拿的最趁手的武器還得是高爾夫球杆。

彆的不說,真的砸在人身上,那是一砸一個不吱聲啊!

小傢夥一開始還以為她是硬撐,往前跑的同時,一個勁往後看,結果發現,阮羲和那真是有金剛鑽才攬瓷器活。

三下五除二的就將抄傢夥來的村民都打倒在地。

有那麼一瞬間,球杆上金屬折射的光給了人無儘的安全感。

入了夜。

她生了火堆。

小孩縮在不遠處的稻草堆裡。

下午出來後,第一件事,阮羲和找了條小溪灘,讓小孩進去洗了個澡。

順便讓他自己把衣服搓乾淨。

阮羲和是不可能給彆人手洗衣服的,這輩子都不可能,何況是沾了牛糞的衣服!

宮蕪洗了一下午,弄得差不多乾淨了,她也冇碰那套衣服一下。

就是生了火堆,衣服架在一旁烘乾,那杆子也是小孩自己穿的。

這會天黑了。

風吹的冷,她稍微找回點良心,這纔去桔梗地裡偷了幾捆稻草,給他簡單鋪了個床,讓光屁股的小朋友去裡麵睡。

守夜的任務還是要交給大人。

隻是,小朋友顯然冇什麼安全感。

明明已經困得不行了,還是睜著雙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盯著她。

那警惕的模樣,就差把“我怕你跑了”五個字寫在腦門上了。

“還不睡?”

她突然開口,小朋友愣了下。

但還是輕輕點了下頭。

阮羲和用樹枝戳了戳那件被浸染的發黃臟汙的衣服,目測應該乾了,這才招呼宮蕪過來把衣服穿回去。

他換好衣服,不遠不近地坐在她身邊。

“怎麼變成這樣了?”

到底歲數不大,突然聽到有親近的人這麼問,他鼻尖莫名一酸。

更何況,從見麵到現在她態度一直不冷不熱,甚至比上次還冷淡幾分。

心口滿滿的委屈差點就要溢位來:“我......我路上,又被人賣了一次

阮羲和沉默著。

心裡卻默默做了一個決定。

她想親自送他回家。

“姐姐,你上次為什麼突然離開?”

如果再大上幾歲,他學會了深沉,說不定就會把一些脆弱的情緒藏在心裡。

“我......”她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這明明隻應該是一個夢境。

可他經曆的每一天都是真實的,那些苦難,那些狼狽,她隻窺到千分之一,可他卻在不幸裡捱過了無數個絕望的分秒。

“小孩子不要問那麼多,快去睡覺,小心長不高

他漂亮的眸子裡有那麼一瞬間的黯淡。

消失的嬰兒肥,和略顯蠟黃的臉色,讓他的五官輪廓無限趨近於未來那個不苟言笑的他。

小朋友起身走向稻草堆。

背對著她的時候,胡亂地用手背擦了好幾下眼睛。

她半搭著粗糲木棍的手指不自在地微微收緊。

最後輕輕歎了口氣。

溫柔又帶著幾分傷感的歌聲,在這方小小的空間裡迴盪。

“看朝暮無聲變遷,離人隨風走遠

有人纏著牽絆,數著流年,等漂泊的船

誰不是攀蜿蜒山,路過一站又一站

總會有人為你,撐著雨傘,陪你賞人間

......”

她知道,他有認真在聽。

她聽到,小朋友壓的很低的啜泣聲。

外麵不知不覺飄起了小雨。

在山裡的人,最怕下雨。

每年都有失溫致死的人。

她隻能將火堆生的更大些。

空氣裡時不時傳來木材劈裡啪啦的聲音,和著淅淅瀝瀝的雨聲,竟也無端叫人安心。

他睡了這麼多天唯一一個好覺。

清早起床時,天已經晴了。

她隨手用瑞士刀紮死了好幾條大蛇,一手抓著一條,帶著小朋友上了馬路。

幾百塊錢賤賣掉一條,兩人通往縣城的汽車票就攢夠了,甚至還有富餘。

她能留在這裡的時間不多。

所以賣掉另外兩條蛇後,她毫不猶豫買了兩張機票。

這次,她要親眼看著這小子踏入宮家的大門!

飛機起飛的那一瞬間,阮羲和莫名有些怔忡。

她似乎背離了一開始入夢的初衷。

可她知道,即便再來一次,她還是會這麼做......

幾經波折,她終於帶著小孩翻牆進了宮家所在的彆墅區。

“回家了,小孩

他大抵也是覺得不真實,越是近鄉,越是情怯,愣生生在門口站了好一會,才抬起手,踮起腳尖,輕輕按了按門鈴。

“叮咚、叮咚!”被男人橫抱著,腿上的黑色絲襪破的一點也不規則,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為撕裂的。一條極長的裂縫一路蔓延進裙子裡,隻能在走動間,窺到那一點若有若無的雪色風情。傅修抱著她上了樓。剛纔在車上她都狼狽成那樣,絲襪也破了,他卻依舊衣冠楚楚,哪都冇亂。臉上冇有表情,手指卻這樣過份。越想越氣憤,埋在他懷裡,不想說話。“密碼?”傅修問她密碼,她纔在門鎖上輸了密碼。“放我下來。”他盯著她,又是這種燙人的感覺。她不自在地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