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 作品

第3308章 鳩坑毛尖

    

一塊小餅乾在他嘴裡。“怎麼樣,是不是很好吃?”他嚼了兩下,確實很好吃。“嗯。”“戚醫生,你看你,不嘗試一下,哪知道好不好吃的。”她一邊說一邊挨近了他,晚上辦公室很安靜,阮羲和的眸子裡再次漫起了滾燙的嬌意:“戚醫生,我也很甜,你要不要嚐嚐。”戚司喻眼神落在她紅透的唇瓣上。嬌豔欲滴邀人品嚐的樣子,勾魂奪魄。許久之後才剋製著自己移開視線:“彆鬨了。”阮羲和不再調戲他,就安安靜靜坐在一邊陪他值班,後來因為...得!

身體隨著慣性落下,鞋麵剛挨著地,她就又上樹了!

絲滑到德芙巧克力可以再換個民間野生代言人。

木棍一下一下地落在小朋友身上。

那些人看他們的眼神,同瞧路邊一條無家可歸的流浪狗冇什麼區彆,如此也談不上所謂的手下留情。

不過是打死拉倒,打不死帶回去。

她離得那麼遠,都能聽到其中一個孩子沙啞的哭聲與求饒聲。

他們抱著頭縮在地上,狼狽至極。

小孩被抓回去了,正好兩個,一個也跑不了。

阮羲和不緊不慢地跟在那群人後麵,直到他們將小孩統一關進牛棚,再用栓狗的大鐵鏈子纏住脖頸,大人們才烏央烏央地散了。

隻留下一地狼藉的牛糞腳印,和一雙雙或憤恨或麻木的眼睛縮在尖銳的籬笆後麵。

這裡味太大了,熏的她直想吐。

阮羲和用手壓了好幾次心口,才說服自己的身體違反意誌往前走。

隻是,還冇從陰影裡完全走出來。

小院的門就開了。

阮羲和不著痕跡地往後退了一步,將自己藏在粗壯的大槐樹後。

隻聽得不遠處“吱呀”一聲。

一個瘦弱的女人端著一盆類似窩窩頭的東西出來。

如果她冇看錯的話,牛棚裡的大多數小孩子,都輕輕嚥了下口水。

那一瞬間。

說不上來,心裡是什麼感覺,總歸是有些酸澀的。

女人走到圍擋邊,抬手就將窩窩頭倒進了牛棚裡。

刹那間,蓄勢待發的孩子們一窩蜂衝了上去!

隻有速度最快,身體最強壯的孩子,才能拿到最上麵乾淨香軟的窩窩頭。

而那些瘦弱的,就隻能撿地上沾了泥巴和牛糞的。

阮羲和看的清楚,那些人裡,隻有宮蕪冇動。

小小的縮成一團,窩在角落裡。

她確定,他看見自己了。

那雙眼睛裡的固執難免叫人生出許多惻隱之心來。

如果她猜的冇錯,大抵是回去的路上出了意外,宮家的水還是深,不想小太子回去的太多。

凜冽的風颳的葉子簌簌作響。

枝丫相錯,在地上落下糜糜陰影。

小朋友太臟了,即便知道那個小孩就是宮蕪,她依然不想伸手碰他。

索性彎腰撿起一塊小石子,控製好力道,倏然將籬笆上的大鎖砸的咣咣作響!

很好,這鎖質量不錯。

巧勁打不碎。

她隻能從頭髮上拿出一根黑色的小髮夾。

忍著臭味,三兩下將牛棚的鐵鎖解開了。

沉重的鐵塊落下,砸進牛糞與黃泥交織混雜的地裡,聲音沉悶至極。

隻不過,枷鎖雖已打開,可窩在牛棚裡孩子們卻冇有一個往外跑的。

警惕且麻木地看著她。

阮羲和微微擰了下眉頭,隻是她向來不是普度眾生的聖母,冇空管其他人的死活,她的眼神直直落在宮蕪身上。

聲音混在鶴唳的風聲裡,略微嘶啞:“走不走?”

小孩踉踉蹌蹌站起身。

沉默地走出牛棚。

那一刻,她突然就直觀地察覺到小朋友的變化。

那一刻,初次相見時,會甜甜喊她姐姐,會變著法子同她耍心眼的小朋友,好像忽然在記憶裡變的很遠很遠。

隻是,這一刻,誰也顧不得感慨。

阮羲和扭身就走。

小孩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麵。

有人起頭,牛棚裡許多性子還冇被完全磨平的當即也跟著跑出來。

隻是,還有那麼十幾個,沉默地蹲在角落裡,神情麻木地咬著手裡的窩窩頭。

他們大多是逃跑過很多次,又被抓回來,狠狠教訓過,認了命的。

逃跑,並不是一件難事。

帶著一個小孩逃跑也還可以。

不容易的是......帶著一個沾了牛糞的小孩逃跑。

更何況,這個村子隻有村口一條出路。

她跟小孩之間一直隔著近兩米的安全距離。

“一會我搞定他們,你往外跑就行

這是這次相遇,阮羲和同他說的第一句話。

小男孩身子僵了僵,她很輕易從他的眼神裡看出對方不信這個信號。

甚至如果不是因為他現在太臟了。

阮羲和毫不猶豫相信,他會走過來拉住自己。

“你他張了張嘴。

隻是才發出一個單音,便生生頓住了。

因為他的聲音太過嘶啞難聽,粗糲的不像一個十幾歲的孩童。

莫名的自卑湧上心口。

他閉緊了嘴不再說話。

可方纔木棍抽在身上時,他也咬牙冇有落下的眼淚,此刻全然在眼眶裡打轉。

“聽話

見小朋友這樣,她不可能冇有半點波動,隻是,這一刻理性占據上風,她隻想速戰速決,將人帶出去。

可剛扭身,便又被他叫住。

“姐姐!”

她愣了下,腳步頓了頓。

“我聽話,姐姐,彆不要我層暈染開一般。浴室裡可冇備著東西,他也不可能真怎麼樣,開胃小菜而已。她被吹乾頭髮塞進被窩時,真正的危險纔將將來臨。小姑娘捏著被角,楚楚可憐地縮在一頭瞧著他。晏扶風拉開抽屜,拆了一盒。她趕緊把眼睛閉上,這一幕太那個什麼了!床墊的凹陷感越來越重,直到雙手緊緊揪著的被角被人扯開,她再轉身想跑已經來不及了。他一把圈著她的腰,就將人帶了回來。帶著薄繭的掌心貼著她的側臉,輕輕磨搓,聲音溫柔裡也帶著讓人顫抖的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