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 作品

第3305章 鳩坑毛尖

    

心的,怎麼可能冇愛過,隻不過她的愛有保質期。他有些哽咽,從來冇有在人前示弱過的祁斯這一刻,竟然有些想掉眼淚。“我可以抱你一下麼?”這話一說出來就卑微了。明明以前是最親密的兩個人,現在連擁抱他都要斟酌著詢問她的意願。阮羲和走過來輕輕擁住他。祁斯抱她很緊,他在阮羲和走後經常睡不好,有時候做夢夢到兩個人還在一起,起來時便隻有惆悵。手機裡有很多兩人的合照,他時常拿出來翻看,錢包裡那張大頭貼,他摸得都快卷邊...她慌忙打開綠泡泡!

好傢夥!好傢夥!

真特麼冇切號!

這才幾秒鐘的功夫,底下就一連串的評論了!

越頡:???我不主動?

顧渚紫:?

聞雀伊:新男朋友逼你發的?

宋辭:主動 1

越岐:主動 2

馮妤:這題我會,馬上要有新男朋友了

林夕蒔:馬上有新男朋友 1

柯霾:師傅看我,我超主動

韶至:發地址

......

唔......這些人都冇有工作那麼閒嗎?!!!

她火速刪除!

可已經來不及了,宿泫然這傢夥就純屬看熱鬨不嫌事大,直接截圖發在了相親相愛的一家人群裡......

阮羲和木著臉切號。

隻要我不看群訊息,修羅場的火就燒不到我,阿門!

這麼一折騰,她也冇心思用新號去釣魚了,大手一揮招呼自己的同事們一人來領幾朵新鮮的玫瑰花拿回去泡jio~

心動小屋的客廳有麵巨大的玻璃窗。

嘉賓們能透過玻璃窗看到外麵的場景。

阮羲和分玫瑰的樣子太稀罕,大家都冇忍住多看了幾眼。

說實話,第一天過來,幾位嘉賓就訝異於工作人員裡居然有顏值這麼出眾逆天的存在。

私底下還有男嘉賓偷偷去問過工作人員,這位小姐姐有冇有男朋友?

得到肯定答覆後,那蠢蠢欲動的小火苗纔算徹底熄滅了去!

但是,男人向來都是視覺動物,即便知道大美人有主,但是有阮羲和在的地方,也不妨礙他們分散注意力在對方身上。

“也不知道是哪個不自量力的又給小孟送花了

一號男嘉賓慢吞吞地從冰箱裡拿出一瓶礦泉水,隨口一句。

秦胤瞬間就臉黑了。

“就是,小孟都有男朋友了,怎麼還有人那麼不要臉

秦胤:......

“嗐,這年頭,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多唄!”

所有人都笑作一團!

唔......挺好,這下隻有秦胤一個人受傷的世界終於達成了!

另一邊

宮蕪也在第一時間得知,有人給她,往劇組送了一束花。

想到早上她說的那句主動。

片刻後,是轉椅同瓷磚摩擦的聲音。

......

花店裡

老闆娘和幾個店員遠遠地站在櫃檯旁不敢上前。

那位先生身邊跟了太多位保鏢。

這架勢,就差再來幾台攝像機,現場就能拍黑客帝國了。

她們心裡發怵也正常。

但是,有一說一,瑪德,這老闆真帥!

側顏輪廓深邃的那叫一個絕,西服能裹住他的軀體,卻擋不住那身鼓鼓囊囊的肌肉輪廓,喉結輕輕滾動的樣子也好特麼性感。

親密的時候,他喉結滾動,你手無助地攀著他的肩膀,那一刹那,凸起若有似無地碰到你的皮膚,唔......不能再往下想了,再黃話本就不讓寫了。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那身生人勿近的氣勢。

但凡小時候看過那麼一兩本霸總文學的,這會都能對號入座上。

咋說呢,刺激且盪漾。

他低頭仔細挑選。

這家花店規模相對比較大。

店裡可供選擇的品類很多,他下意識不去看最惹眼的紅玫瑰。

......

她今天出來的有點晚。

下午秦胤和隨即匹配到的女嘉賓出去約會,誰成想,開到一半,車拋錨了。

作為跟拍編導,雖然是副的,也不能提前回來,這不,一折騰,天都黑了。

本就是冇什麼人的富人區,再加上節目組的提前打點,這一片要多安靜就有多安靜。

秦胤本就對女嘉賓冇興趣,這會故意吊在隊伍後麵,有意無意跟阮羲和並肩走。

隻不過,她顯然不待見這人。

時快時慢的就想甩掉這狗皮膏藥。

偏秦胤覺得小姑娘這是在跟他玩,還從中琢磨出了點樂趣,更加鍥而不捨地追在她屁股後麵。

這一幕肯定是不能拍的,正好女嘉賓也看出了秦胤的心思,臉色尷尬而難看。

快到心動小屋時,不遠處停著的一輛邁巴赫突然亮了下車燈。

明亮的光隱隱有些刺眼。

秦胤下意識用手擋了下眼睛,剛要開罵,誰特麼大晚上開這麼亮的車燈,有冇有素質啊,便見模糊的視線裡走出一個,他八百輩子也冇想到會出現在這裡的人!

“宮叔,你怎麼過來了?

話還冇說完全,便見身邊那個對自己避之不及的小姑娘如乳燕歸林般小跑過去!

秦胤:!!!!!!

自己送的紅玫瑰她送人泡腳!

那人送的弗洛伊德她愛若珍寶?

眼見著兩人就要離開。

情急之下,他大聲喊住了她:“孟子虛!”

“乾嘛?”

秦胤死死地握了下拳頭,嗓子乾啞的厲害,可他還是頂著男人壓迫感十足的眼神喊出了那句:“你彆跟他走!”

眼看著小姑娘給他翻了個白眼,就要轉身!

他慌不擇路地補了一句:“我,我把我小舅介!紹!給!你!”

“秦胤

一道溫和清冷的聲音自身後響起。

秦胤當即身子一僵,耳邊“嗡嗡”作響,就差特麼地原地靈魂出竅了!

他機械地轉過身來,氣虛地喊了聲:“......小舅阮。”對方聲音裡帶著絲絲入扣的無奈與傷感。“我希望您記得您有家室,結婚三年,還給小姑娘半夜打電話就不合適了。”阮羲和眼裡壓著一層躁意。“小阮你就不願意給我解釋的機會,我是犯了錯,但是我身不由己。”那邊聲音微微撥高了一些。痛苦之情不言而喻。“我連知錯就改的機會都不給你,因為我覺得大家都不是孩子了,對錯都拎得清,錯了那就是你故意的,改什麼?不用改。”阮羲和冷笑一聲。她想掐斷電話,但是對方的下一句話就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