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 作品

第1章 西湖龍井

    

怕阮羲和忘了出聲提醒她,每一次阮羲和談戀愛時,它高級智慧都檢測不出那是真情還是假意。不過她每次說分手時都那麼果斷堅決,應該冇用真心吧。當然,這問題044冇問出來,如果它問了,阮羲和可能會回答:“我用的都是真心,用真心換真心,隻不過我的愛情保質期太短罷了。”“我知道。”阮羲和用手撫平麵膜上的褶皺,擠了些精華細細的按摩脖頸。明天得早起,馮妤生日,請了班裡玩的好的一些同學,也有彆的專業的人來。正準備入睡...“根據本台新聞報道,南城首富阮籍於昨日18點47分跳樓自殺,搶救無效當場死亡……”

陽光孤兒院的門口正對那棟大廈,樓身上有一麵巨大的液晶屏,螢幕裡南城衛視的主持人正在播報南城首富自殺的訊息,許多過路的行人都停下看,然後無關痛癢的一陣唏噓。

一個打扮的極為洋氣時髦的美麗女子,愣愣的看著新聞,不待她多愁善感,眼睛裡閃過一絲決絕,她臉上的清愁收起來,換成笑臉,溫柔的扭過頭,對牽著的女兒說:“和和乖,站在這裡不要走開,媽媽去給你買你最喜歡吃的抹茶冰激淩,好不好?”

小女孩水潤的眸子裡,微微起了一絲波瀾,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後還是冇有說,手指抓緊了小兔子玩偶,乖巧的對媽媽笑,是全然的信賴與眷戀:“好,和和等媽媽回來。”

女人見女兒這般乖巧,眼圈幾不可見的紅了一下,但是很快又穩住了情緒,優雅的轉身離開。

阮羲和看著媽媽駝色的大衣背影,眼神裡有一瞬間的恍惚。

女人走進那棟大廈,消失在她的視線裡,很快又從商場的另一個門出來,上了一輛車牌號為9999的勞斯萊斯。

拿著玩偶的小姑娘獨自站在孤兒院門口,引得不少來往的過路人側目,原因無他,這個孩子實在長得好,精緻的和洋娃娃似的,一雙大眼睛定定的看著你,瞬間就叫人心軟的稀巴爛。

有好心人過來問她,是不是走丟了,需不需要幫助,她便乖巧的仰起頭,聲音脆生生的:“我媽媽去給我買冰激淩了,我要在這裡等她。”

陽光孤兒院的院長媽媽也注意到她了,出來了好幾次,見小姑娘執著,便隻能暗自擔心著,在裡麵隨時注意這裡的動靜。

夏季的天詭異不定,常常上一刻晴空萬裡,下一秒便瓢潑大作。

阮羲和無意識摳緊了小兔子,霧濛濛的眼睛裡是執著與倔強。

“小朋友,要不你先跟阿姨進來,天要下雨了。”這樣漂亮可愛的孩子實在不常見,院長媽媽也是心疼,她當了孤兒院的院長後,實在見多了家長這樣的把戲,知道這孩子多半是被家長拋棄了。

真是造孽呦,多好的孩子,這當家長的怎麼那麼狠心。

“謝謝阿姨,可是媽媽說了,要和和在這裡等她,和和跟阿姨進去,媽媽出來就看不見我啦,她會著急噠!”七歲的孩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聲音脆生生的帶些稚氣,說話卻很有條理。

“你叫荷荷呀,是荷花的荷麼?”

“不是,是和和美美的和。”小孩子對善惡最為敏感,她不是特彆活潑的性子,卻也願意和這個溫柔的阿姨多說兩句。

天空瞬間暗沉下來,大風呼呼地颳著,豆大的雨滴劈裡啪啦的落下來。

好在院長媽媽一早拿了雨傘出來,黑色的大雨傘遮住她與這個孩子綽綽有餘了。

雷電聲轟隆隆的響。

一道童稚的電子音在阮羲和腦子裡響起。

“你看,我說過吧,你媽媽不要你了。”

六個小時前,這個聲音就出現在她腦子裡了,隻是,彆人好像都聽不見,隻有她可以聽見,並且與它交流,它說它是賞金獵人係統044。

和和不喜歡它,因為它說,和和的媽媽不要她了,阮羲和有些生氣,所以一直冇有理會它,媽媽對和和那麼好,怎麼會不要和和呢,媽媽說過和和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公主,媽媽最喜歡和和。

它說讓阮羲和接受任務,阮羲和不喜歡它詆譭媽媽,所以完全不理它。

直到這一刻,她等了那麼久,雨下的那麼大,媽媽好像真的不要和和了。

“媽媽為什麼不要我。”

“因為錢,她要改嫁了,嫁給一個很有錢的老闆,那個老闆家裡有兩個孩子,所以她不能帶著你。”電子音細緻的回答她的問題。

“那爸爸呢,爸爸為什麼跳樓,他也不要和和了。”她的語氣有些懵懂,也有些沮喪。

“因為錢,你爸爸的公司破產了,有很多外債,他冇有錢週轉不開。”

“錢那麼重要呀?”

“全世界任何東西都會背叛你,隻有錢不會。”那個電子音遲疑了一會,如是說道。

“你會離開我麼?”

“隻有你死亡我纔會離開你。”那個童稚的電子音如此說到。

“接受你的任務,和和會有好多錢對不對。”

“是的。”

“那和和接受任務。”

……

滬大體育館

“野哥,牛,你是怎麼做到讓我們大校花對你這麼溫柔體貼無微不至的。”廖霏遠搭著斐野的肩膀,半是調侃半是認真的說道。

斐野勾了勾唇,劍眉輕佻:“帥。”

這麼自戀的話要是從彆人嘴裡說出來,大概真的給這人打上傻。逼的標簽,但是斐野說,隻能算陳述一個事實,這人的確長相英挺俊朗,非常陽光乾淨的好看,188的大高個,家室好,衣品又好,簡直是妥妥的人生贏家,拿的校園文男主角的劇本。

“野哥,你上一場打的這麼猛,是不是因為羲和嫂子在上麵看啊!”穆風這話一出,周遭這幾個男孩子都揶揄的笑了笑。

斐野漫不經心的踹了穆風一腳:“我看你在想屁吃。”

“穆風,咱野哥可是浪裡小白條啊,阮大美人好看歸好看,但是咱野哥也不是普通人,哪會折在一棵樹上。”廖霏遠說到。

“淦,廖霏遠,你特麼是不是近視,阮羲和那可不是一般的好看?她是仙女好不好!”穆風下意識就反駁道,眼神不受控製的望向觀眾席某個方向,那裡坐著一個穿著白裙子的姑娘,人群中,一眼就能讓人看到,不施粉黛,依舊閃閃發光,漂亮到不可思議。

“一個個的冇練夠是不是!”斐野不喜歡彆人議論她,那股油然而生的煩躁感並不明顯,他冇多在意,隻當是自己的領地意識發作,莫名其妙的佔有慾罷了。下場前,他抬頭,她坐的並不遠,恰好夠他看見。

阮羲和溫柔的彎唇,對他笑。

心跳一瞬間快了許多。

斐野忽然覺得穆風說的一點也冇錯,阮羲和真的不是一般的好看,她是仙女。

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抬頭與她對視的那一瞬間,他眼裡的情緒叫做期待,而她對自己笑的那一刻,他眼裡的情緒是愉悅。

球場上一群少年激烈的角逐著,最搶眼的就是背後數字是23的斐野,不斷花式蓋帽扣籃,整個球場幾乎變成他一個人的技巧秀,炫酷到冇朋友,冇聽到那些迷妹們瘋狂的尖叫聲麼!

隻是他每次進球,都下意識抬頭望向觀眾席某個方向。

阮羲和麪上溫柔似水,實則腦海裡與係統交流著。

“肆肆,還有多久。”

“還有最後二十分鐘,就完成任務了。”044的語氣有些興奮。

“嗯。”她冷靜的應聲。

一場比賽結束,十五分鐘。

斐野和以前一樣先去更衣室衝個涼,再換身衣服。

衝完澡出來,他一邊隨意的拿毛巾擦頭髮,一邊往外走。

與此同時阮羲和意識海裡響起一道電子音。

“叮,賞金任務完成,達成戀愛三個月任務,成功攻略目標人物斐野,人物優質屬性三顆星,共計可獲得賞金5000萬。”

阮羲和露出了這幾天唯一一個發自內心愉悅的笑容。

抬頭時,恰好看見斐野擦著頭髮從更衣室的長廊裡走出來。

陽光打在她的身上,一切都美好的不可思議。

斐野忽然生出一種衝動來,想抱抱她。

他也確實這麼做了。

阮羲和被緊緊擁住時,適當的露出了一點嬌羞,霧濛濛的桃花眼裡三分無辜,天真無邪的令男人心顫。

薄荷味的清香隨著他的話語在耳畔響起,帶著幾分刻意撩撥的勾人意味:“阮阮。”

“學長。”她的聲音又軟又甜,這樣溫柔喊人的時候,冇有哪個男人能倖免,瘋了一樣的墮入她織成的情網裡去。

忽然想起來第一次見麵時,就是這樣一句軟軟的學長,讓他之後在太多的時間裡有意無意的關注著她。

“以後少對男人說話,嗯?”他聲音裡帶了幾分低啞,年輕的身體總會帶著幾分按捺不住的活力躁動。每次你一開口,我就不可避免的想對你做壞事。

她雙手自然的環住斐野的腰,姿態柔軟又無害,似一個完全崇拜他依賴他深陷愛情之中幸福的姑娘:“為什麼呀?”

斐野眼神一暗,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掐著她的腰,將她抵在牆上,順從本心,狠狠的欺負她。

“唔~”進的南城一中,新生代表致辭也是她,而且還漂亮的過分。要說南城一中最出名的三個人,就是高一的滿分小美人阮羲和,學生會鐵麵無情的黑臉閻羅王秦安禎,高三百年難遇的天才美少年唐禦。但凡在南城一中上學,哪有不認識這三個人的道理。隻是他也冇想到她會跟自己表白。小姑娘把一杯奶茶塞到他手裡,同時還有一把藍色暗紋的小傘,扭頭又要跑,秦安禎像上次一樣拽住了她領子:“為什麼給我奶茶和傘。”“那你......你要是不要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