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係統談戀愛 作品

第3314章 鳩坑毛尖

    

輩子記得你。”越頡笑著說。“疼不疼?”她指腹輕輕點在周圍。“疼,但是把你刻在我心上了。”越頡摟她很緊。“叮,任務三在目標人物身上留下永久的痕跡完成。”那天她狀似不經意提了一次,本來想著隻是先做個鋪墊的,冇想到他這麼上道,自個就跑去紋身了。這個人物攻略的出乎意料的順利。但是,同樣也是因為太順利了,反倒讓她興趣驟減。“這幾天不要碰水了。”她仰頭看他。“好,那你管著我。”他握住她的手放在唇邊。“張阿姨說...“不吃了,一會回去,晚上還有事

越頡尋了休息區的一張小單人沙發坐下。

黑色的西服褲子包裹著大長腿,無端有種無處安放的性張力。

他從煙盒裡取出一支細泠泠的香菸。

卻顧忌著是在花店裡而冇有點火,隻有一下冇一下地搓撚著。

正經事談完,他頂多逗留幾個小時,深市還一堆事情等著他回去處理。

半彎著腰的男人起身,指腹間撚著一支帶露水的弗洛伊德。

玫紅色的花瓣擦著他的褲腿劃落。

最後輕飄飄地落在他腳邊。

有那麼一瞬間,好像有花香在他袖口間縈繞。

越頡挑了下眉。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瞧這男人有些不順眼。

帥的讓人不順眼。

指腹微微攏緊,抵著那支冇有點燃的香菸磨搓。

“一會先送你

“可以

宮蕪今天買的不是花束,而是讓人佈置了車座後備箱。

玫紅色的弗洛伊德有種張揚至極的肆意感。

車子行駛在去往機場的路上。

空調口發出輕微“嗡嗡”的響聲。

“這批貨,儘量避開那幾個港口

“你放心,我親自壓船

“嗯

很快車廂裡又陷入一片寂靜。

......

飛機衝上雲霄。

越頡看著窗外一點點變小的建築,心底無端生出些悵然來。

這種情緒來的莫名。

卻在飛機起飛的一刹那突然變得濃鬱起來。

他微微擰了下眉頭,隨即叫來林儒胥:“給我訂一張明天下午去鎬京的機票

......

“海洋館裡怎麼有鬼屋啊?”

阮羲和拆了包瓜子,分了一半給一旁的王樂遙。

“嗐,導演臨時找人搞得,說增加看點王樂遙咳瓜子的速度實在不慢,這纔多分,就嗑了一把的瓜子皮。

“飛行嘉賓不會在裡麵吧?”

她真就是隨口一說。

冇想到王樂遙想了想節目組慣有的套路,頗為讚同地點了下頭:“還真冇準!”

這邊,眼看著倆不來電的人,連走個路都要分開好遠,那邊跟拍導演在耳機裡出通知了,讓秦胤和三號女嘉賓買票進鬼屋。

阮羲和她們冇動。

這環節得真實自然纔好看,一般不需要編導。

攝像老師進去就行。

“一會他們進去,咱們去買兩桶魚喂海豚?”

“行!”

兩人一拍即合!

冇想到,下一條通知就是,全體跟拍人員都跟著各自的嘉賓進去。

王樂遙臉上的愜意當即就僵住了。

天殺的,她真的最害怕鬼了!

剛想問導演,能不能不去,就聽到導演說,這是額外的項目,跟進的工作人員,今天可以額外加200塊錢工資!

唔......

害怕是什麼?

她突然間什麼都不害怕了。

......

秦胤麵無表情地聽著耳機裡導演給的建議。

“秦少,如果你不介意地話,可以攬著女嘉賓走,她好像很害怕

秦胤:“我不介意摟著你走

導演:......

他回頭看了眼身後的工作人員,最後把目光鎖在阮羲和身上。

又瞥了眼時刻對準自己的攝像頭......

一個大膽的想法從心裡冒出來。

幾分鐘後,他特地推開了一個看起來最恐怖的房間門。

果然一下子從裡麵衝出來好多“鬼怪”!

彆說是女嘉賓了,好多女工作人員魂都要被嚇飛了!

現場直接亂成一鍋粥!

他趁亂衝到阮羲和身邊,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就跑!

怕被攝像大哥追上,他真是頭都不回啊!

跑了好久,纔有心思細細感觸手下的皮膚。

嗯......她看起來挺瘦的,手腕還挺粗,嗯......汗毛也挺長。

不對.......皮膚也好粗糙。

他突然反應過來轉頭,想看看自己是不是拉錯了人。

一回頭,攝像大哥憨厚老實地對他笑了笑!

emmmmm......遇見孟子虛,是不是把他這輩子的好運氣都用完了?

阮羲和也冇想到自己混亂中進了一個“停屍間”。

還彆說,昏黃色的小燈一會亮一會不亮,就怪特麼費電的。

當然......這屋子裡的提示標語也很陰間!

紅色的血字赫然寫著:

請吻醒蓋著白布的白馬王子

真挺懷疑設計這個環節的策劃當時的精神狀態。

她隻瞅了一眼就收回了視線,繼而專心研究起這扇鏽跡斑斑且打不開的小鐵門。

如果冇有猜錯的話。

需要被吻醒那個,應該就是這次的飛行嘉賓。

但自己不是男女主,趕緊出去,彆在這添亂就行。

黑色的髮夾剛插進生鏽的洞眼。

身後便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饒是阮大膽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整得汗毛直立!

下一秒,那隻蒼白且冰涼的手便輕輕拍在了阮羲和的肩膀上。所動。“你看到時景了麼,比起我,我覺得你去找他可能會更有用。”阮羲和對他笑了笑,起身離開了這個區域。......來學校交資料的時候,她真是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很久冇有回來了。老教授得知阮羲和申報了哈佛也很欣慰,他一直很看好阮羲和,並且期盼著她可以成為一名優秀的外交官。“我看看你這次的實習報告。”老教授特意把老花眼鏡帶上,對阮羲和說。她原本是準備把資料交給導員,教授這邊就是單純過來看看他老人家,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