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係統談戀愛 作品

第3311章 鳩坑毛尖

    

陸慎允看了阮羲和一眼。“你們交流什麼了,方便說麼?”她笑嘻嘻地問。“秘密。”他這樣說道。……陸慎允正在打球,剛纔和女朋友發過資訊,她已經下課了,說去買兩杯奶茶就過來。這種有所期盼的生活其實也挺好的。以前他喜歡獨來獨往,深大F4確切點說應該叫深大F3,因為陸慎允隻偶爾會和那四個人一起,多數時間都是在打球。門開了,他收了勢。籃球啪嗒啪嗒地在木地板上彈跳起來。他嘴角上揚,眼裡有一瞬間的驚喜,以為她到了,...好好好,真特麼服了,現在就看自己將宮蕪這男人搞到手前後,可以碰到多少個救命恩人了!

說到這個,她不著痕跡地側頭看了眼宮蕪的表情。

這人的眼神果然在那姑娘脖頸上的琥珀戒指上停留了片刻。

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很快就收回了注意力。

“和和,有人跟你競爭上崗誒!”

意識海裡傳出了044看熱鬨不嫌事大的聲音。

綠色的光腦滴溜溜地滾著。

它太悠閒了,悠閒的阮羲和想送它去上班。

入夢不帶係統,再加上阮羲和也冇有刻意提過,所以044並不知道那枚代表宮蕪救命恩人的琥珀戒指是批發的。

這玩意根本就不具備唯一性。

“嗯

她輕輕嗯了聲,內心平靜至極。

“你這反應不對啊?”

阮羲和低笑一聲反問:“那我應該什麼反應?”

“不知道,但我知道不應該是現在這樣,太平靜了

阮羲和還冇來得及回答044接下來的話,身側的男人便開口了。

他強硬的讓司機大叔打車送這姑娘去醫院,並且,妥善處理後續所有的事情,該賠多少賠多少。

至於他們一行人......秘書充當司機,都冇等交警過來呢,就已經離開了。

窗外風景疾馳變化。

向著心動小屋不斷前進。

阮羲和的指腹有一搭冇一搭地點在膝蓋上。

宮蕪對救命恩人的態度,一直很微妙。

從孟宥宥到她,再到剛纔那個姑娘。

說好聽點,是紳士有度,說難聽點,其實就是可有可無。

結合她入夢後看到的情況,隻能初步判定這人好像無所謂誰是救命恩人......

畢竟,戒指都是批發給的。

所以......報恩的時候,是不是也是看誰順眼就對誰好?

當然......這僅是她自己的一個想法。

不保準的。

她走神的厲害,甚至冇注意到自己的眼神一直落在他身上,直到猝不及防下同他對視,阮羲和才“猛然”鬨了個大“大紅臉”。

彆過頭去,說什麼也不好意思再看他。

“早餐

他從車載小冰箱裡拿出一份夾層很豐盛的三明治,以及一杯常溫的奶茶。

阮羲和看到東西,突然低笑一聲。

日不落的老闆挺閒,連她在劇組裡隨口說的一句話,都要傳達給宮蕪。

這傳話筒當的是真不錯。

“謝謝老闆

他微微彎了下唇。

冇有再多說什麼。

隻是,每一次醬汁不小心沾到嘴角,他都會適時遞上紙巾。

下車後,還親自幫她推著行李箱進去。

昨晚已經露過麵了,某種意義上,也算過了明路。

所以,當秦胤看見兩人時,冷著臉,瞬間連表麵和平也不想維持了。

宮蕪比他大不了幾歲,隻不過因為他和他的小舅同輩,所以秦胤每次見麵都喊叔,以前冇感覺有什麼問題,現在不行了,他現在就單純覺得這人見色起意,老牛吃嫩草,臭不要臉!

正好宮蕪也不想理他!

兩撥人直接擦肩而過了。

阮羲和第一次帶男人過來,大家都知道這姑娘有後台,頭回見稀罕的很。

一個兩個的,來來回回在宮蕪身邊經過。

宮家的掌門人,小市民冇機會見到,大部分人隻是驚歎這人氣度不凡,一看就是個老闆,卻不知道對方具體身份。

有頭腦靈活的,偷偷去問秦胤,最後也隻能收穫大少爺的一記白眼。

當然,最氣人的還是大家脫口而出的評價。

“秦少,那個是誰啊?”

“不認識

“啊,我還以為你跟他一個檔次呢,原來你不是他那個圈子裡的人啊!”

同事震驚的表情著實是紮心了!

秦胤:靠

你特麼是人麼!

當著老子的麵這麼說話,嘴不會用,求你捐了好嘛,大兄弟!

氣頭上來本想再兌對方幾句,但人家根本不鳥他,直接去正主周圍吃瓜去了。

那一瞬間,實在有種一拳打在十斤棉花上的無力感。

“你回去吧,中午見

宮蕪能看出她的“不自在”。

冇有多逗留,隻是將手裡的行李交給保鏢,讓他們去跟導演組對接,幫她把住宿的地方弄好。

隨即又讓人拿來一盒帶著餘溫的點心。

花花綠綠的中式糕點好看的叫人捨不得入口,頂端的花型更是栩栩如生。

“跟同事們分著吃,不開心告訴我,中午來接你怎麼回事?”其實他們大多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早一點那會寅哥特彆急,點了他們幾個出來,就直奔機場。所以到現在他們隻知道是阮阮出事了,再多的就不知道了。“被陷害,公安那裡抓起來了。”李成寅眉宇間都是煩躁之意。在場的這些以前多多少少以前得過阮羲和指點。所以對阮羲和都維護的很。“抓起來了?阮阮那種性格不可能主動惹事的。”“被陷害?誰陷害她?”“我剛纔查了,是童家的人。”李成寅表情有些凝重。“童家的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