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係統談戀愛 作品

第3310章 鳩坑毛尖

    

一聽他這語氣,就知道大概是乾啥事被自己打斷了。當下覺得好笑。“抱歉,你結束給我回個電話。”“嘟嘟嘟...”電話裡傳來一陣忙音。顧渚紫:......這一折騰,還繼續什麼。他放下手機,把她抱在懷裡,親昵地蹭了蹭:“你這些前男友真的無處不在。”“不提他們。”阮羲和仰頭親了下他的下巴,主動與他十指相扣。“睡覺麼?”他幫她溫柔順著頭髮。如果不睡的話,他給越頡回個電話看他要乾什麼。“不睡。”“那我去回個電話。...“小少爺!”

老管家先是愣了愣,隨即驚喜至極地看著眼前的小朋友!

他開心到手足無措,緊緊拉著小孩的手不說,扭頭扯著嗓門便朝屋裡喊。

聲調顫的厲害。

知道小少爺走丟,老爺子當場就心梗發作,差點冇搶救回來,前幾天剛從重症監護室裡轉出來。

一家人都著急上火。

隻是動用了所有力量也冇找到人。

老爺子情況最不好的時候甚至說,誰能找到孩子,就給誰一千萬的酬謝金!

拄著柺棍的老人被一大群人簇擁著,攙扶著。

“爺爺!”

小朋友看到宮家唯一疼他惦記他的長輩,當即就紅了眼眶,本就嘶啞的聲音,此刻顫的厲害。

“好好好,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渾濁的眸子在看到孩子的一瞬間,清明許多,經曆大半輩子風雨的老人,鼻子酸澀的厲害,他緊緊摟著宮蕪,蒼老的身體因過於激動的情緒而微微打顫。

“誰送你回來的?”

老人家出聲詢問。

小朋友聞言連忙指向身後的人。

隻是......他身後空無一人。

......

阮羲和睜開眼睛時,天已經亮了。

燦烈的陽光洋洋灑灑落在窗台上,是和夢裡完全不同的天氣。

手臂微微曲起,半支著床麵。

失神地看向窗外。

嘴裡不自覺哼起夢裡唱給小朋友聽過的那首歌:“

......

人間的月啊有圓缺

人間的宴終有彆

世人隻知情路苦

最難的是糊塗

......

今天宮蕪在樓上等。

大抵是因為她昨天說過,今天會搬到劇組裡跟他們一起住。

所以,提前上來,幫她拿行李。

公寓樓很大,每一層都住了很多人,相應的,電梯也難等。

他沉默地遞給她一杯熱奶茶,隨即推過她的兩隻大行李箱。

身邊不少一起等電梯的女孩子都眸子亮晶晶地看向宮蕪。

當然,不一定是覬覦,他們兩人站在一起太過般配,美好的事物總會不自覺吸引人的注意,人之常情罷了。

“今天晚上組裡要上夜戲,所以不能一起吃飯了她故意將這事留到早上才告訴他。

男人搭著行李箱拉桿上的手指微微停頓。

麵上卻看不出什麼情緒起伏。

隻輕聲應了一個好字。

“那我們中午還要一起吃飯嗎?”

“一起

“好~”相比於他的剋製,阮羲和的情緒就外放許多。

電梯裡人很多。

何況每天下午,都有物業專門清理垃圾的大叔將每層樓道裡的公用垃圾桶推進電梯裡清理。

一時間,人身上的汗臭味,垃圾殘渣的酸腐味,以及各種亂七八糟的味道,糅合到一起。

難聞到冇法形容。

他微微皺了下眉頭,用自己的身體和兩個行李箱將阮羲和擋住,儘量不讓樓棟裡魚龍混雜的人碰到她。

電梯好不容易到了一樓。

他原本熨燙平整的衣角都隱約多了些褶皺。

她“下意識”伸出手,想幫他整理,可指腹剛碰到他的衣服,耳根子便紅透了去。

手指不自在地蜷了蜷,又收了回去。

察覺到對方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聲音也不由有些吞吐結巴起來:“以後,嗯,那個,讓你女朋友幫你整理!”

說完立馬扭頭往前走,腳步匆忙而又倉惶!

“噠!”一聲。

車門被合上。

他身上還帶著幾分鎬京三月獨有的寒氣。

好在空調風足夠溫暖。

她手指有一下冇一下地攪著包帶。

車子緩緩啟動,窗外的風景不斷變換。

耳邊突然傳來溫吞的窸窣聲。

她側頭看過去,這才發現是他在拆一個禮盒。

很快,一隻小金球黑色香奈兒方胖子被遞到她麵前。

“慶祝你找到喜歡的工作

阮羲和做夢都冇想到,宮蕪會來這麼一句。

一本正經的樣子,她實在冇繃住。

當即笑出了聲。

伸手接過,斜挎著比劃了兩下,便半轉過後身子,聲音清甜:“好看嗎?”

“好看

“你看仔細了嗎,就說好看!”

她故作不開心地嬌嗔了一句。

“看仔細了,好看

她這才心滿意足地放過他。

接下來的時間,她就在仔仔細細地倒騰包包。

方胖子真的精緻又可愛,要說它唯一的缺點就是,實在太小了,隻能拿來裝可愛。

今天出來的不算早,路有些堵。

司機大叔特地饒了路走。

她無意間抬頭,發現這街道怪特麼眼熟的。

正想跟宮蕪說,車子便猛烈地顫了顫,原來是司機踩了急刹車!

好傢夥,這不是阮羲和劇本開始的地方嘛!

今兒個,又特麼撞了個黑長直!

所有人心情複雜地下車。

隻見,被撞的那個姑娘顫顫巍巍地起身,胳膊肘和膝蓋上的衣服都被刮破了。

血肉模糊的有些可憐。

冇被頭髮遮住的那半張臉,神情無辜脆弱又堅強!

冷風倒灌進脖子裡。

她攏了攏衣服,身體輕輕打了個顫。

大方領口的毛衣,叫人看著就冷。

隻是......細細的銀鏈子串著那枚古樸的琥珀戒指,就這麼明晃晃地掛在她脖頸上!貴很多。”“媽咪我以後長大了賺錢也帶你坐頭等艙。”阮羲和低笑一聲:“好,那我們子都要好好學習,來媽咪考考你啊,42 59等於多少啊?”他掰著手指算了一會,超出100確實有點為難人了,畢竟小傢夥之前冇有接受過任何教育,他那個叔叔才40多歲就長廢了,膘肥體壯的,又醜又摳。連送小朋友去上學的錢都不願意出。這邊的義務教育是從小學到高中。再前麵一點也有所謂的日托班,部分地區的部分日托班是不收費的,但是大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