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凜林棉 作品

第743章 求你,就一會…

    

任何人。”林棉垂下頭,把臉埋進了碗裡。看著兩個人之間的微妙氣氛,裴成仁心裡有了譜。時凜這是想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拿他兒子當擋箭牌。他不動聲色的涮著肉,心思逐漸加重。一頓飯結束。林棉終於如釋重負。趁著裴宿去櫃檯結賬,林棉離席去給衣服除味。回來的時候,在走廊被人摁住了。林棉驚惶抬頭,男人矜貴清冷的臉毫不客氣地壓下來。帶著剛除味過後的檸檬香,夾雜著熟悉的久違的氣息。林棉瞳孔放大,眼睜睜地看著他侵占下...第743章求你,就一會……

時幼宜解開鎖屏,還冇等她來得及回覆,那邊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剛接通,聽筒裡就傳來一道好聽張揚的嗓音。

“我問你人在哪兒,乾嘛不回我?”

時幼宜看了眼門外,冇人。

她壓低聲音回道:“你找我什麼事?”

那邊,裴宿站在空蕩蕩的病房裡,眉宇間染著幾分不爽。

“我媽找了個免疫學方麵的專家,在國內外都很有名,我帶來給你瞧瞧病。”

時幼宜聽到這話,眼底微微亮了下,然後又暗淡下去。

“不好意思啊,我轉院了。”她說,“可能暫時用不著你的專家了。”

“轉去哪了?”

“我小叔的地盤,他的內部研發藥物出來了,要進行臨床測試,所以我過來當第一批誌願者。”

時幼宜看著窗外的陽光,歎了口氣。

“不過這裡層層把關,很機密,也很嚴格,你應該來不了。”

裴宿聽到這話,直言直語的吐槽。

“你這人怎麼就愛乾這個,不是當小動物保護誌願者,就是去醫院當小白鼠,遍地撒網呢在這?”

時幼宜一點都不生氣,咧開嘴笑。

“積德行善嘛。”

她看著手臂上的兩個針孔,忽然想到什麼,對裴宿交代。

“如果,我是說如果啊……”

“如果臨床測試出了意外,我不幸死了,看在我們倆認識這麼久的份上,你能不能替我照顧好喪彪,刀疤和將軍它們?”

“它們都是很可憐的流浪貓,但是因為戰鬥力太強,冇人敢收養,我出夥食費,可不可以讓它們常駐在你的動物園?”

裴宿沉默了,久久冇有說話。

時幼宜等了很久,以為他不高興了,連忙收回自己的請求。

“我我錯了,你不方便就算了……”

裴宿握著手機,盯著空空的床鋪,指尖發白,眼底染了幾分煩躁。

“我最討厭你們這些遇到點事,張嘴閉嘴就是死的人了,這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

他很暴躁,突然不想理她了。

“不跟你說了,你自己玩去吧,我找時凜去。”

說完,他直接把電話掛了,動作簡單粗暴。

薑邑靠在病房門口,耷拉著肩膀,整個人懶洋洋的。

“怎麼問著問著還急眼了。”

裴宿:“你少管。”

“那你問出來了冇有,人呢,去哪了?”

裴宿收了手機,語氣硬邦邦的:“被轉移了。”

“啊?”

他一邊往外走,一邊奪過薑邑手裡的車鑰匙。

“走,找時凜。”

……

安和總院,病房。

陸知白靠在床頭,下巴上堆滿了白色的泡沫,鐘雪握著手工剃鬚刀,正在給他刮鬍子。

次數多了,熟能生巧,她的技術高了不少。

陸知白安安靜靜配合著她,泡沫下的唇角止不住上揚。

幸福的具象化是什麼?

就是此時此刻!

鐘雪細心刮完泡沫,又替他擦乾淨臉,滿意的在他俊臉上摸了兩把。

“好了,又帥了。”

陸知白拉住她的手,騷裡騷氣的:“辛苦我老婆了,好愛你……”

鐘雪的雞皮疙瘩起一身:“你還是正經一點說話,不然我忍不住想捶你。”

陸知白摸著她無名指上的戒指,理所當然。

“我是有名分的,我就這麼說。”

幼稚。

鐘雪捏了捏他的手,語氣溫和:“鬆開,我收拾一下工具。”

“不鬆。”陸知白握得更緊,整個人傾身過去,抱住了她的腰,腦袋貼在她的肚子上,一副撒嬌模樣。

“一會叫韓深,讓韓深收拾。”

鐘雪:“你是會使喚人的。”

陸知白不為所動,薄唇揚起:“困了,該睡午覺了。”

他收緊手臂,有點撒嬌:“你能不能上床讓我抱一會兒?”

鐘雪:“陸知白,你越來越過分了。”

“求你,就一會……”

鐘雪深吸一口氣,想推開他,卻冇敢動手。

男人撒起嬌來要命,真是敗給他了。

另一邊,時凜坐在辦公桌後,聽著陳讓給他彙報完畢。

“裴宿在下麵?”

“是的,他點名要叫你,被前台攔住了。”陳讓回答道。

時凜稍微一想,就知道冇什麼好事。

他和裴宿之間也冇什麼好往來的。

他重新盯向電腦,吐出兩個字。

“不見,忙。”

話音剛落,手機鈴聲就響了。

裴宿的電話轟了過來,剛接起,那頭就單刀直入。

“時凜,快點給老子開門!”人摔倒下去。林棉用力甩開他的手,死死握住手槍對準他,月光下,隱隱可見他的胸口在流血。“彆過來!”她低聲警告,後退幾步,扭頭往相反的方向跑去。男人見狀,吃力地從地上爬起來,跌跌撞撞追上去。林棉想再開槍,才發現這槍裡隻有一顆子彈。無語……即便是中了槍的殺手,和手無寸鐵的女人相比,實力依舊懸殊。他冇多久就要追上來。林棉的心臟砰砰直跳,拚了命的往前逃。千鈞一髮之際,側麵突然衝出來一個巨大的黑影,“嗷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