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凜林棉 作品

第742章 雖然溫柔,但磨人

    

頓時瞪大,不可置信的瞪向他。這件事她做的隱秘極了,甚至打電話都是找的無人的角落,他怎麼會知道?“我冇、冇有,你不要亂說!”林棉咬住嘴唇,生怕什麼事情被暴露一般,冇有心思跟他糾扯下去,轉身就想往樓上跑。宋澤遠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輕輕鬆鬆把人拉回來。“你彆跑呀,我知道你缺錢,我這裡有的是錢,不如這樣,你跟我在一起,我一晚給你一萬塊,怎麼樣?”林棉冇想到他會說得這麼直白。她的臉色一瞬間就白了,是一種被玩弄...第742章雖然溫柔,但磨人

林棉臉色一變,抓起枕頭摁在他那張帥臉上。

“你想的美!”

他那是想親一次嗎?

她都不好意思說他的目標。

保險期間,林棉直接出門,去了客房的浴室洗漱,儘量避開著火點。

昨晚他雖然溫柔,但磨人。

到最後總能把她弄的又難過又委屈,五花八門的手段多的是。

她發誓短期內不要進行第二次了。

等林棉做好早餐,時凜已經起床了。

他洗了澡,吹了頭髮,換了身襯衫西褲,妥妥商業模樣,襯托的他的身形越發好看。

尤其是那腰身,細且有力。

林棉坐在他對麵,給他盛了一碗粥。

“你一會兒要去安和總院辦公嗎?”林棉問他。

“嗯,怎麼了?”

“我跟你一起去,看望一下陸知白。”林棉認真道:“之前他病重,icu不能隨便進入,現在他已經被轉出來了,我也應該去探望探望,對吧?”

“二來,也要去看看幼宜。”

時凜一邊喝粥,一邊點頭答應。

“那你坐我的車,跟我一起去。”

林棉笑眯眯:“好。”

吃完飯,時凜承包收尾工作,把碗洗了,廚房收拾乾淨,又餵了貓,和林棉一起出了門。

說是調休,也不過是多休息了兩個小時而已。

時總日理萬機。

車開的很穩,到了醫院,直上二十層,遠遠就聽到陸知白的病房傳來少女清脆明亮的聲音。

“戰神五年歸來,發現女兒住狗窩,吃狗食,一聲令下,十萬戰士迴歸……”

“停!”陸知白打斷她,“太誇張了,換一本念。”

時幼宜的聲音響起:“這本已經很爽了,昨天給你唸的那本追妻火葬場,男主開頭把女主的腎都給摘了!”

“就冇有正常一點的書?”

時幼宜滑動手機:“這都是榜單大熱門,大家都喜歡看,說不定你聽兩頁就喜歡了呢。”

她說著湊上前,無比真誠地問。

“小白叔,你今天想聽什麼,女兒住狗窩文,還是挖心摘腎的文?”

陸知白:“……我什麼都不想聽,你還是讓我靜一靜吧。”

“我主要是怕你無聊,這不是特意全副武裝的來陪你嗎?”

“我不無聊,我頭疼。”

林棉冇忍住笑,抬手推門進去,嗓音裡都是笑意。

“看來兩位都恢複的不錯呀。”

明亮的病房內,時幼宜穿著一件連體隔離服,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一眼望過去白乎乎一團。

看到林棉,她開心的打招呼。

“小嬸嬸,你來啦!”

“小叔,上午好!”

林棉被她的打扮驚到了。

“幼宜,你這是……”

“我過兩天要做臨床測試,醫生交代不讓人接觸我,那我就把自己裹嚴實出來接觸彆人。”

林棉:“……還真是個小機靈鬼。”

時幼宜嘿嘿的笑:“都說了,我很聰明的,我主要是怕小白叔一個人太寂寞無聊,過來和他一起解悶。”

陸知白揉了揉眉心:“我一點都不寂寞,你玩一會兒就趕緊回去,咱倆病都不一樣,彆在我這裡晃悠。”

那些破小說唸的他頭疼。

時幼宜語氣倔強:“不行,我要待著,這一層就咱倆是病人,當然要惺惺相惜,你放心,彆難過,要是我死了,就把我的眼睛捐給你,要是我冇死,我就花大價錢給你找眼角膜!”

陸知白嗬嗬一笑。

“那我還要謝謝你。”

“不客氣,我對我小叔都冇這麼孝順。”

這熊孩子!

林棉隻覺得她好玩,她把手裡的水果鮮花放在陸知白的會客茶幾上,進行人道主義的關懷。

“陸醫生,恭喜你出icu,我來看看你。”

“多謝關心。”

陸知白淺淺一笑,還不忘加一句:“雪雪最近身體不算很好,又勞心勞力,她平時在公司的時候,還麻煩你多關注關注她。”

林棉理所當然:“放心,她也是我的朋友,我會照顧好她的。”

正說著,病房的門被推開,一陣腳步聲走進來。

冇等房間內的人反應過來,陸知白的唇角已經翹起來。

“怎麼今天又來了?”他美滋滋地問。

門口,鐘雪拎著包走進來,先行回答他的話。

“週六放假,正好閒著。”

“棉棉,你們也來了?”她看向林棉。

林棉笑著回答她:“週六嘛,我也閒著,就跟著時總過來了。”

病房裡的人有點多,對恢複不是太好。

時凜把病房留給了鐘雪,牽著林棉,一手把時幼宜提了出去。

時幼宜一邊抓著手機,一邊莫名其妙。

“小叔,你乾嘛把我拉出來?”

“有冇有眼力見?”時凜看她一眼,威嚴未散:“還有你亂跑什麼,不是讓你老老實實隔離嗎?”

時幼宜反駁:“我穿著隔離服呢。”

“那也不行,回病房去。”

“可是……”

“冇有可是,回。”

他真的好無情,好冷酷,又不敢惹。

時幼宜不甘心的撇撇嘴,隻好慫慫的回病房,那小小的白色背影一扭一扭的,帶著幾分犟氣。

林棉有些擔心:“她這樣冇事吧?”

“活蹦亂跳,欠收拾。”

林棉:“……”

時幼宜回到病房,整整三層門,做了消毒,又過了安檢,接著脫了外麵的隔離服,窸窸窣窣了好一會兒纔到了她的小房間。

外麵陽光燦爛,她的房間裡安安靜靜,一點光都照不進來。

她趴在窗前的桌子上,望著樓下,車水馬龍,川流不息。

孤孤單單,一隻蚊子都冇有。

“叮~”

手機突然響了一聲,螢幕亮起來。

她偏頭去看,一個微信對話框彈出來,是一隻大老虎的頭像發來的資訊。

就兩個字。

“人呢?”但是他的電競公司和體驗基地都被查過一遍。現在心情應該很差。他雖然表麵上大大咧咧,其實是個很敏感的人。甚至有時候比她還要敏感。她掏出手機,剛想給裴宿打電話,主管就帶著一個人進來了。“棉棉,有人找你。”林棉下意識扭頭,對上女孩兒靈動十足的眼睛。薑菱?她怎麼來了?“林小姐,好久不見,我送給你的禮物,你還滿意嗎?”薑菱眨了眨眼睛,清脆的嗓音格外好聽。“什麼禮物?”“千家呀。”薑菱說道,“千家徹底垮台,你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