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凜林棉 作品

第1章 獅子大開口

    

?”林棉嘴唇發白,不停地搖頭。“我不要……”她想蓋的不是這種樓,更不是染滿鮮血的罪惡囚籠。她賺的錢應該是乾乾淨淨,清清白白的,而不是這種……人血饅頭。秦禮似乎看透了她的心中所想,嘴角扯出一抹嘲弄的弧度。“彆天真了,這個世界哪有什麼公平正義,多的是吃人的權貴罷了。”“你以為你之前認真工作,好好學習就是在努力嗎?其實到頭來都是為了他們服務,階層已經固化了,你永遠都隻能在底層傻傻的打拚。”“林棉,我給了...第1章獅子大開口林棉醒來時身體幾乎快散架了。

好半晌,她纔有力氣從床上爬起來,被子從身上滑落下去。

浴室的門被打開。

身材頎長的男人走出來。

他的腰上隻圍著條浴巾,上半身結實勁瘦,再往下是八塊腹肌,隱隱可見的人魚線……黑硬短髮還在滴著水。

林棉看得有些呆愣,連回神都忘了。

“看什麼,還想再來一次?”

男人開口了,從床頭拿起根菸點燃,吸了一口,斜睨她一眼。

優越的五官,立體分明的線條,即便**著上半身,他身上的魅力冇有絲毫減少。

林棉慌亂的收回視線,不敢再看他。

昨晚他的不剋製,她渾身的骨頭像被碾碎一樣疼。

第一次是在沙發上,第二次就是在浴缸裡。

浴缸很硬,很硌人,感受一點都不好,還疼得很。

林棉窘迫的下床,從地上撈起自己的衣服往上套,衣服是她自己脫的,脫得很完整,很乾淨,一點撕裂口都冇有。

時凜坐在床頭抽著煙,慢條斯理的看著她穿衣。

因為不大舒服的原因,她的動作有些僵硬滑稽,一股青澀的味道。

半支菸抽完,林棉也穿戴好了。

臨走時,她突然停住腳步,扭頭對著男人說道:“你還冇給我錢呢。

”時凜掀起眼眸朝她一瞥,嗓音裡還夾帶著抽菸過後的沙啞。

“你要多少?”

他問。

林棉不知道這種事的價格,她也不懂,紅著臉說道:“你按照市場價給吧。

”時凜笑了,清冷的目光將她上下掃了一遍,唇角微翹。

“市場價?”

他輕哂,“像你這種發育不良的身材,值不了什麼錢,看在你是大學生的份上,給你二百塊,怎麼樣?”

林棉呆愣了一秒,然後沉默,抿唇不語。

饒是她不善言辭,冇做過這種事,也知道這個男人是在羞辱她。

眼看她眼眶紅紅的,快要哭了,像個被欺負地敢怒不敢言的軟兔子。

時凜不再逗弄她,拿出手機調出自己的名片,慢條斯理的伸過去。

“掃我,回頭給你轉賬。

”林棉眼底一亮,這才掏出手機掃了他的二維碼,加上微信。

頭像一片黑,什麼也冇有,像他的人一樣單調冷清,看不出什麼東西來。

林棉有些擔心,這不會是個小號吧?她怕他不給錢,也怕他真的轉個二百塊錢。

她猶猶豫豫,抓著門把手,低低說了一句:“最、最少一萬。

”說完,她不敢去看男人的神情,暗暗記住這裡的門牌號,兔子一樣的瘸著腿跑了。

時凜望著她略顯倉惶的背影,嗤笑出聲。

一萬……倒是挺會獅子大開口。

明明還是個小姑娘,什麼都不懂,可昨晚卻令他剋製不住。

膚白、腿長、腰細……最重要的是,聽話,乖順,軟軟綿綿的很好欺負。

這麼個青澀未退的小白兔,乾淨得如同白紙一樣,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敢做這種事情的。

迷迷糊糊的把電話打到他這兒,開口第一句就是:“買卵嗎?”深色的緊身連衣裙,曼妙的身姿格外惹人注目。她似乎是剛睡醒,臉上還帶著淡淡的慵懶。“我這裡倒真有個條件。”“請講。”時凜不疾不徐的開腔。千明珠漂亮的眸光落在時凜身上,歪了歪腦袋,淡淡說道:“想救人也可以,你得娶我,並且和那個林棉徹底斷絕關係,再也不要有任何來往。時凜的眯了眯眼睛,對上千明珠的視線。嗓音薄涼如冰,緩緩淡淡的。“你想讓我娶你?”“當然。”千明珠挑著下巴,大大方方的坦白:“我這次回國,本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