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莞陸霆霄後續 作品

第416章 番外

    

等等!”陸霆霄話音還冇落下,領導手裡的印章已經蓋了下去。啪!夫妻二人簽字確認過的申請書上,赫然印著鮮紅的鋼印。“怎麼了?陸排長彆著急,這不就妥了嘛!”領導善解人意的將表格拿給他看。陸霆霄臉色沉重,解釋道:“我們不離了,領導,這單子,可不可以當作我冇交給您過?”“不離了?”領導愣了一下,隨即後悔的看著表單上的鋼印。“可是,我這都已經落下去了!不過,你不離也沒關係,你現在把它拿走,我不計入檔案裡,你們...“媽媽,媽媽。”小女孩手裡捏著一個信封,一蹦一跳的像小兔子一樣跑過來。

她今年已經8歲了,梳著兩個可愛的小馬尾辮,頭上的髮卡是陸霆霄新給她買的,是那種亮晶晶的,帶一雙小蝴蝶的翅膀,在頭上飛呀飛的可愛髮卡。

因為這個髮卡,陸禾被評為整個院子裡,最受歡迎的小朋友,大家都喜歡跟她玩。

沈莞見小丫頭跟個小炮仗似的,一股腦紮在自己懷裡。

臉上笑開了花:“你這丫頭,總是莽莽撞撞的,也不知道像誰。”

“外甥女兒隨姑姑,我當然是像我的小姑姑啦!”小丫頭口齒清晰的說。

現如今,陸明雪也考上了大學,並跟隨著沈莞的腳步,做了醫學生。

沈婉前年跟陸霆驍在城裡買了一套大房子,家裡住了四口人,也還有房間空著,考慮到她和陸霆驍兩個人都太忙,索性就讓陸明雪把學校的寢室退了,住到家裡來。

反正他大學畢業之後也要去她的醫院實習,不忙的時候,也能幫她帶兩個小孩子。

如今的陸明雪也出落得亭亭玉立,在學業上的好成績,讓她比從前多了很多自信。

開朗大方又樂觀,跟身邊的家人朋友都相處的極好。

剛纔出去取信,陸明雪也是陪著小丫頭一起的。

進門後,她將給小丫頭買的水果放在凳子上,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說道:“嫂子,這信都來了半個月了,門衛的保安也不通知,我是去拿獎狀,無意中纔看見的。”

說完,陸明雪歎了口氣。

“那些保安工作真是一點也不用心,也不知道會不會耽誤你重要的事。”

沈莞前些天又向世界衛生組織投稿了一篇文章,據說是會通過書信的方式通知結果。

她以為是結果到了,拿過信來一看,竟然是來自鄉下。

還是那個曾經他被賣的地方……

沈莞的思緒不禁被拉回到那一段時間,簡直是一段噩夢般的生活,讓她刻骨銘心,連漫長的時間都未能沖淡。

沈莞猜測可能是自己上電視台參加了一個講座,才讓那些人找到她的。

她打開了信件,快速的查閱起來。

信全篇隻有幾行字,還是用拚音和漢字,歪歪扭扭湊成的。

寫信的人就是鄉下的馮超,他告訴沈莞,梅子因為生病,已經去了。

當年村裡拐賣的婦女被救走後,這上麵派人,過來給他們普法,並且他們也得到了相應的懲罰。

馮超已經認識到了錯誤,告訴沈莞,他們村裡的人現在已經不會再買賣婦女。

他們大多開始外出打工,靠雙手來致富,改善生活水平。

馮超就說了這些話,類似於想對沈莞抄答案歉意。

但是沈莞大概能猜到他想要說什麼,無非是看過她的訪談,想讓她的醫療事業,造福山裡。

沈莞將這件事放在了一邊,造福鄉裡肯定是要的,但是不能無腦進行。

至少要確保工作人員在安全的情況下,給山村帶去一些福利。

否則就是亂髮善心,把去基層工作的醫生們,推入火坑。

……

沈莞在半年後,微服私訪,去當地做過考察,確定環境安全後,便正式讓醫療團隊,下鄉為那些留守的村民做義診。

同時她的腦子裡還有一個想法。

大四年級麵臨畢業的實習生,一直苦於,醫院裡安插的位置不夠,得不到相應的坐診經驗。

如果來到這裡做義診,既能吸收經驗,也能夠造福百姓。

生完腦子裡出現這個想法後,便向相關部門提出申請,可惜的是卻被駁回了。

原因是相關部門在,學校裡調查過大學生的醫院,大學生們更傾向於去醫院學習。

哪怕冇有親自坐診的機會,他們能向醫院的前輩學習。

沈莞隻有再一次將這個決定擱置。

她這次出差大約一週,期間陸霆霄也冇有回家,兩個孩子都是陸明雪帶著的。

陸明雪見到她就告狀,說陸禾昨天冇有寫完作業,還跟老師撒謊說作業冇帶,被拆穿後還死不承認。

陸明雪以姑姑的身份教育她,哪知道小丫頭嘴皮子利索,她竟然冇說過!

“媽媽,老師留的作業本來就太多了,我根本就寫不完,要是我硬寫,就把我累死了,那你可就冇有我這麼可愛的女兒了。”

小丫頭奶甜奶甜的跟她撒著嬌,沈莞又生氣,又覺得好笑的不行。

陸明雪的心情又何不是如此。

“嫂子,你說我哥小的時候可不這樣,我哥他學習從來都不用人催,作業也是每天按時完成,並且還超額學習,還有你也很努力,怎麼這小丫頭一點兒都不像你們……不會是抱錯了吧?”

陸明雪故意這麼說,就是想激勵一下陸禾。

沈莞也覺得這個辦法不錯。

撫養孩子不能打,又不能罵,總得想個辦法應對她們調皮搗蛋。

她笑言言的看著陸禾,點頭:“呀,有可能,要是真的抱錯了,可得把我的小乖乖換回來。”

“你們咋冇有報錯呢,我就是你們的小乖乖!彆的小朋友哪有我這麼可愛!”陸禾嘴上逞強,眼淚花已經在眼眶裡氾濫了。

沈莞兩手一攤。

裝作無奈。

“可是你都不像我們呀,我跟你爸爸都按時寫作業,你弟弟也能做到,隻有你不光犯了錯,不光不承認,還狡辯。”

“嗚嗚嗚。”

小丫頭被沈莞給說的,哭著向屋裡跑去。

大概半個小時以後,小傢夥乖乖的寫完了作業,並且拿過來給沈莞檢查。

小丫頭寫了一手漂亮的字,像極了陸霆霄字體的一絲不苟。

當然這也跟她啟蒙學寫字的時候,是陸霆霄手把手教她的關係。

因為陸禾是他們倆的第一胎,又是他們都特彆喜歡的女兒,所以便嬌寵了些,把小丫頭慣出了一點毛病。

反觀老二,就讓他們省心的多。

最常見他的時候就是一臉黑黑的傻笑,一張胖乎乎的小臉既然像沈莞,五官又隨了陸霆驍的精緻,也是個怎麼看怎麼好看的小傢夥。

“媽媽,這是我的作業。”

小傢夥雖然才上育紅班,但也開始學知識了,跟姐姐一樣,字寫得非常漂亮,不過他的耐心比一般的小孩子要多很多。

在這一點隨陸霆霄隨得特彆明顯。

“乖兒子,表現的不錯,媽媽香香一個!”

沈莞抱著兒子的大腦門兒親了一口。

而一旁正在等著母親認可的陸禾,因為遲遲冇有得到迴應,小嘴一癟,就跑回屋裡哭去了。

沈莞隻好起身跟著去哄,奈何小丫頭脾氣倔倔的,是她和陸霆霄的倔脾氣加在一起,1 1=2的那種倔。

生娃哄了半天,也冇有把小丫頭哄好。

恰好這時候,遲遲未歸的男人從門外進來。

陸禾就像心有所感似的,推開門,跑過去就抱住了陸霆霄的大腿。

“爸爸,爸爸,媽媽說我不是你們的小乖乖了,媽媽說我是報錯的嗚嗚嗚。”

閨女這一撒嬌,可是把男人的心都給哭化了。

看著站在房門口,憋著壞笑的媳婦兒。

陸霆霄好笑的問:“你咋又把她逗哭了?”

“那得問問你閨女乾了啥好事兒,不寫作業還向老師撒謊,在我們家撒謊的孩子可要不得!”

沈莞故意這麼說,就是要告狀。

在愛人麵前,她還是個大寶寶呢!

就看陸霆霄,更偏心眼兒誰了!

“撒謊?這可不行,陸禾,我想你媽媽剛纔已經說過你了,你告訴爸爸,認識到錯誤了冇有?”

男人有些嚴肅的問。

小丫蛋兒直點頭。

“我認識到了,爸爸,以後再也不撒謊了。”

“乖。”陸霆霄摸了摸女兒的額頭,就抱著他去屋裡學習去了。

家裡的男人一回來,兩個孩子幾乎都是圍著他的,沈莞和陸明雪就可以放心各忙各的了。

……

之前沈莞向相關部門申請的大學生下鄉實習的提議,始終冇有通過。

於是這次她換了個說法。

義診。

可以讓學生們自行選擇,在城裡做,還是下鄉去做。

她提倡大學生回報家鄉,也建議他們回到養育自己的家鄉,做反哺貢獻。

最終沈莞的提議被通過,事實就是,還是有大部分學生,願意回饋自己的家鄉。

紛紛在申請書上,簽了自己的名字。

陸明雪也在其中,而她所填寫的義診地址,是一個更加偏遠的,更加貧瘠的小村莊。

臨出發前,兩個小傢夥知道要好久見不到姑姑了,紛紛圍著她,膩歪了很久。

路明雪也捨不得兩個小傢夥,哄了半天,最終決定,讓陸霆蓁過來陪他們一段時間。

陸霆蓁並冇有選擇從事醫學,他先前好用的聰明頭腦,全都展現在了商業上。

一開始他隻是給沈莞幫忙,打打下手,漸漸的也開辟出了屬於自己的一片領土,在本地做起了一番成就。

而沈莞成立的私人醫院,也有他的入股。

隻不過陸霆蓁每天都很忙,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而且長大後的他,不像小的時候總有那麼多笑容。

任務重了,操心的事情多了,眉頭總是喜歡皺在一起。

這樣看起來讓他顯得有些嚴肅。

不過兩個孩子依舊很喜歡他。

陸霆蓁是早上答應的陸明雪,等到晚上過來,已經超過了10點,兩個孩子早就睡著了。

他將給兩個孩子買的蛋糕,放在了茶幾上。

分彆到屋裡看了一眼,冇有把他們吵醒,就去休息了。

次日,他特意晚些去公司,等到兩個孩子醒來,一邊喊著叔叔,一邊不約而同的朝他狂奔而來。

陸霆蓁一手抱著一個,讓他們坐在腿上。

“叔叔叔叔,你吃糖糖。”陸禾剝開一個大白兔,小手手塞到陸霆蓁的嘴裡。

陸霆蓁並不喜歡吃甜食,帶孩子給他的,他還是欣然的接受了。

沈莞今天還要去醫院,接待幾個身份重要的病人。

順便趕上兩個小傢夥,放假在家裡,不太方便帶著他們。

於是她詢問陸霆蓁,方不方便將他們帶去公司?

陸霆蓁看著自己可愛的小侄女和小侄子,微微勾起唇角。

“可以,隻是辦公室裡有些無聊,怕他們待一會兒就要走。”

“不會,隻要你公司裡的人多,他們就不會無聊。”

兩個小傢夥格外喜歡熱鬨,來到陸霆蓁的公司,他們就成了全場焦點,引得辦公室裡的人,都貢獻出了抽屜裡的寶貝過來逗他們。

很快的,兩個小傢夥的麵前,就堆滿了好玩兒的東西,一點兒也不無聊。

……

兩小隻在陸霆蓁單位玩了一天,晚上的時候,他們央求陸霆蓁帶他們去吃羊肉串。

陸霆蓁覺得路邊的小吃不乾淨,跟他們商量過後,去了菜市場,買了些肉,回家支上爐子,親自動手給他們烤。

等沈莞下班回來的時候,就見兩個小傢夥圍著陸霆蓁,一人手裡拿著一串羊肉串,吃得順嘴流油的小模樣。

“媽媽,快吃肉串串。”

“媽媽,小叔叔烤的串串好香!”

沈莞放下包,去洗了手,回來後也跟著吃了幾串。

心血來潮她提議,等到過中秋節的時候,一起回平成過節,就買一些肉,到時候大哥二哥和小哥他們也都放假了,人多了一起烤還熱鬨一些。

……

育娃記。

1.

沈鬆與朱翠花投胎也生了個萌萌噠小公主,不過俗話說,閨女隨爹,小傢夥跟沈鬆小時候一樣調皮。

中秋節沈莞帶全家回老家那天,大家在一起聚會燒烤。

沈鬆的小閨女沈甜甜,跟陸禾兩個玩著玩著,就忽然找不到了。

這可把大人們給嚇壞了,到處找啊叫啊。

最後,發現兩小隻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了房頂上,曬著太陽睡著了,全家人找人都找瘋了,她們愣是冇聽見。

2.

沈政跟沈濤都是生的雙胞胎。

不過沈政冇有沈濤那麼會生,人家是一兒一女,他則生了兩個兒子。

兩個小小子的到來,在沈家並不稀奇,所以自然從小就冇有沈萌萌和沈甜甜那麼受寵。

王豔梅根據沈家一貫的宗旨,男孩子就是要散養,隻要不長歪了就行。

是以,這兩個小傢夥從小就野的不行。

終於在有一天出去玩,天晚了,到點都還冇回家。

王豔梅急壞了,全家找了半宿都冇找到。

直到後半夜,兩小隻滿身帶著黑煤灰回來。

原來,是因為兩小隻昨天犯了錯誤,被劉舒給教訓哭了。

於是,沈濤的兒子沈鼕鼕,就給兩個哥哥出了餿主意。

讓他們去煙囪裡躲著,假裝自己丟了,劉舒就會後悔,以後就不會罵他們了……

後來,沈鼕鼕連帶著躲在煙囪裡的兄弟倆一起,被王豔梅掐的嗷嗷叫。

(番外完)真讓你老母親跟我去打工?今天我就把話放在這裡,王大娘就算去,我也不會用她,一來她自己不願意,二來她年紀大了,給我乾不了活,就這麼簡單,彆拿什麼我們這麼多年的鄰居說事兒,我幫你是仁義,不忙你也冇資格命令我,我對你們家冇有這個義務!”王老大想的這一出辦法,完全是將本來他該承受的責任,推給了她。沈莞不是救世主,她尚且都需要自渡,哪裡有閒心去渡人。而且還是一個壓榨老孃,大罵媳婦兒的白眼狼!王老大被她這番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