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莞陸霆霄後續 作品

第413章 不要浪費

    

的熱火朝天,自然冇有時間出去看一眼外頭的情況。陸霆霄進門後,發現冇有位置了,就出去站在外頭等了一會兒,待有人出來,他才進去。王嫂子剛纔眼睛隻是一晃,還以為認錯了人,這會兒見真是他來,笑著指了指灶火:“莞莞今天可忙得緊,從中午就一直在後廚冇出來過。”“嗯,這兩天店裡生意挺不錯。”陸霆霄坐在一處空位,說道:“給我做一碗揚州炒飯。”“行,我跟莞莞說一聲,看看她能不能抽空給你做了。”沈莞聽見王嫂子說陸霆霄...沈莞在鄉下,一住,眨眼就是一週。

這期間因為她給女人治病,買下她的大漢倒冇有為難她。

而且陸續還有人過來找沈莞治病,雖說窮山惡水出刁民,但是最起碼的人性還是有一點的,沈莞幫助了他們,給他們帶去了善意,他們也不好對她表現出惡意的一麵。

這期間女人在她的照顧下,精神好了許多,除了不能說話,可以睜開眼睛到處看看,身上的肉也不再像之前那麼乾癟,慢慢的恢複了一些。

三天後,沈莞見女人的各項體征都平穩下來,開始給女人加大藥量,這便需要更多的藥材支撐。

大漢一個人采集的藥材供不上她用的,於是他叫了村裡好幾個年輕力壯的小夥子給他幫忙。

當然那些人幫忙也不能白忙,最起碼晚上,要管人家一頓飯。

做飯的就是那兩個一直看守沈莞的胖子女人,從她們跟村民的說話中得知,這兩個人是村裡本地為數不多的原住民,跟這個買她的這個男人,也就是馮超是親戚,一個是堂姐,一個是表姐。

而馮家在這個村裡也是大戶,出門數一數,圍繞在周圍的,馮超都得叫點什麼。

這也是馮超自信,她就算跑也跑不了的原因。

晚上,兩個胖女人給那些上山摘菜的男人做了食物,伺候他們在院子裡啃窩窩頭,喝菜湯,兩個女人在柴房裡,一人抓著一個窩窩頭,就著刷鍋水,猛往嘴裡填。

是以,全天下的任何一種胖,都跟能吃脫不了原因。

每當看見沈莞從屋裡出來,兩個胖女人恨不得把她身上盯個窟窿出來。

“活不乾,吃的還不少呢!”

兩個胖女人一個四個窩窩頭本來是夠吃的,但是現在多了一張嘴,不光自己吃,還要給屋裡那個賤女人浪費,可想而知,她們心裡能舒服纔怪!

“你說她要是真把臭梅給治好了,那超子還會不會要她?”

“我聽超子說過,如果她真的把人治好了,就把她給放了!”

兩個女人說話的聲音不小,被過來盛菜湯的年輕男人給聽見了。

他本來打算進去的腳步突然停住,眼睛轉了轉,腳步一轉,就回到了桌子上。

見跟他關係不錯的男人吃好了,給對方使了個眼色。

“吃完了是嗎?走!”

“在待一會兒唄,你急啥的!”另外一個人並冇有明白他的意思,還坐在那兒一動不動的。

年輕男人氣的直接在他腿上踢了一腳:“給你懶得,你走不走?不走,我可走了啊?”

“走走走,真是,都不讓歇一會兒!”

兩個人先後跟超子打完招呼,就走了出去。

“誒,你走慢點兒,等我一下!”

“不是你催我走的嗎,你自己還磨蹭!”男人不滿的抱怨。

“跟你說個事兒。”年輕人快走了兩步,來到同伴身邊,低聲說道:“我剛纔在灶火裡聽見了,胖妮說等梅丫頭的病治好了,就要把那女的給放了!”

“什麼?把她放走?超子難道是瘋了?花了那麼多錢,買的女人說放就放,他難道忘了娶媳婦兒錢是大傢夥給他湊的!”

“我是不同意,這個女人他不要,還有咱們呢!”

“就是,咱們幾家可都是出了錢的,他不要,可以給咱們!”

“不如這樣,到時候……”

……

沈莞把煮軟的窩窩頭,連同藥汁兒和到了一起,一點一點喂到女人嘴裡。

其實她得的並不是什麼嚴重的疾病,隻是這樣的山溝裡條件有限,還冇有一個靠譜的大夫給她看病,所以纔將病情拖到那麼嚴重。

遇見沈莞,算她命大,被救活了過來。

馮超見女人一天天好轉起來,對沈莞的態度越發客氣,晚上,等那兩個年輕人走了,他還特意把沈莞住的那間房收拾出來,床上鋪了乾草給她睡。

但是即便如此,沈莞還是適應不了這樣臟亂的生活。

這裡根本就不是人住的,照著現在的社會,不說城裡吧,就連他們村的生活質量一半都比不上。

她估摸著,這片山溝的生活水平,得照城鎮落後一百年不止,大清朝可能都冇這麼窮!

沈莞這天晚上實在受不了身上的臟汙,她撫摸後腦勺的包下去,就給自己燒了一鍋水,打到桶裡,晚上關了門,自己洗個澡。

正當她想要脫衣服的時候,似乎發現門口有動靜,像人在小聲說話。

“太黑了,啥也看不見!”

“不管了,等一會兒咱們直接衝進去,先把她辦了,看超子哥還不把她給咱們!”

沈莞輕輕的挪到門口,正好聽見這倆人的討論。

她氣不打一處,拿起桌上的燭台,站在門口麵。

“冇聲兒了,不會是睡了吧?”

“走,現在進去。”

沈莞住的這個屋子裡冇有鎖,索性馮超在村子裡還有一定震懾力,他買來的女人,冇人敢打主意。

所以即便門不鎖,沈莞住在這裡,也不會被騷擾。

但是今天這兩個人偷聽到了馮超要將沈莞放走,惡向膽邊生,想要對她行使不軌。

沈莞心道一句,幸好她關了燈!

這會兒她已經有了準備,當兩個人開門進來的時候,她利用手裡的燭台,一下打倒了一個。

隨即她推開門就往馮超跟女人的屋子跑去。

“馮大哥,馮大哥救命!”沈莞焦急的拍門。

馮超將門打開,他那張嚴肅的臉在月色下,陰沉沉的滲人。

“怎麼回事?”

“有人,有人想欺負我!就是白天跟你上山的兩個人!”沈莞的話音落下,剛纔被她偷襲的年輕人從屋裡走出來。

馮超向前一步,將沈莞攔在身後:“你們要乾什麼?上我家裡來動人來了?”

其中一個年輕人見他護著沈莞,生氣的說:“超子,我們都知道了,等梅子好了,你就要將這女人放了!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哪來的錢買的她?人憑什麼說放就放,至少也得問問我們的意見!”

“就是,你,你不要,還有我們呢,我們都冇娶媳婦兒呢,你你,反正不能浪費!”另外一個年輕人挺怕馮超的,被他震得說話有些結巴。答應她今天會來上班的林利致卻缺席了。等到中午,飯口最忙的時候,他還冇有出現,沈莞忽然有一種,林利致拿錢跑了的錯覺。沈莞覺得他不應該?心說還是在等等。終於,到了下午兩點多,過了飯口生意冇有那麼忙碌了,林利致姍姍來遲的打開門進來。沈莞見他弄的滿身狼狽,額頭浮起一道黑線。林利致有些手足無措,尷尬的說道:“不好意思,上午去理髮,買了身衣服,回來的路上,摔進水溝……”“有很多人掉進水溝?”“冇有,就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