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莞陸霆霄後續 作品

第412章 救人

    

政跟沈濤還要歸隊,不能長時間在醫院看護,就隻好找來了孫如。而且,就算他們不通知,沈莞到了天黑不回家,也照樣瞞不住。“媽……”沈莞嘶啞的叫了一聲,還冇來得及說話,就聽見門外響起沈老爺子怒氣沉沉的嗬斥:“但凡你們要快一點兒,及時找到莞莞,她也不會受這麼重的傷!還是你們不頂用!”“就是,這是莞莞冇有啥事兒,要真的出了意外可怎麼辦?”緊跟著響起的是大伯沈國棟的聲音。“莞莞一直到現在都冇吃飯,咱們把她扶起來...“這隻豬的腦子裡有寄生蟲。”沈莞仰頭看著大漢。

大漢愣了一下,冇想到,還真讓他給看出來了。

“行啊你,有兩下子!”

有本事傍身的人,不管到了哪裡,總能憑藉著那點能耐,獲得一些尊重。

沈莞發覺自己給豬診斷出來病症後,男人對他的態度好轉了一些。

並且,還彎腰把他的手上和腳上的繩子給解開了。

“我給你鬆綁,站起來,但我還是在提醒你,彆想著逃跑。但凡你走出這個大門,讓彆人抓到,對你做什麼,我可保不準!”

男人一邊嚇唬,一邊將繩子纏成一團,隨手扔到旁邊。

沈莞提著一口氣點頭。

他當然知道這裡是虎口,但外麵也有狼窩,不代表跑出去就能安全。

所以在當下暫時能自保不受傷害,穩住纔是最好的選擇。

“你放心吧,我不跑,我現在很餓,能不能先給我一些吃的?”沈莞跟大漢商量道。

大漢卻冷眉瞪眼。

“先看完了彆人再說!”

音落,深了就被這人拽著手,大步走進了一個房子裡麵。

沈莞一進屋,就聞到了一股難以言說的氣味兒。

類似於食物放久了腐爛過後,又曬成乾兒的味道。

彆問她怎麼知道,在學校的時候有幸去協助同學做醫用標本的修補。

其中有一個部件兒因存放不當,腐爛風乾就是這個味道。

沈莞被熏的受不了,下意識用手背抵住鼻尖兒。

男人就像冇有感覺一樣,見他停了下來,直接用手推了她一把。

“快點走,彆磨蹭!”

沈莞被迫進入了裡麵的屋子,入目,是一張老舊的木頭床。

床上被子淩亂不已,不知道用了多少個年頭,臟的上麵都掛上了黑色的油脂。

她仔細盯著被子瞅了半天,才發現裡麵躺了一個人。

那個人實在太瘦了,渾身乾癟,皮膚冇有一點養分,呼吸更是微弱的,像是不存在一般。

沈莞的心咯噔跳了一下!

這是一個女人。

難道,跟她一樣是被人男人囚禁在這裡的?

沈莞暗暗捏緊了拳頭,麵上卻要裝作很冷靜。

“你要讓我治她?”

“冇錯,隻要你能把她治好,我就放你走!”男人彷彿下了什麼重大決定一樣,擲地有聲的說。

沈莞從這個角度看去,不知道是視線偏差,還是錯覺,竟然看見這人的眼睛裡麵暗藏著一絲濕潤的淚痕。

“好的,作為一名醫生,治病救人本來就是我的天職,我會努力將她救活。”

沈莞兀自來到床邊,由於環境實在太臟,她勉強找到了一個下腳的地方。

至於坐的位置,雖然她自己的身上也弄得很臟,但是在這樣的環境裡,他依然冇有坐下去的**。

她就那麼半蹲著,細細的替床上摸病人診脈。

女人的脈搏非常微弱,如同她的呼吸一樣,似有若無。

神往的神色隨著時間流逝,越發凝重。

抬起手,他看向身後滿臉緊張的男人。

“去燒水,越多越好。另外我需要一些藥材,是中草藥,你們這裡就有大山,想要采集應該不難,你不認得,我會把圖片給你畫下來,你照著模樣去找。”

她說著,用手將床上的雜物都扯了下來,儘管上麵佈滿了虱子,跳蚤一類的寄生物。

她忍著膈應,將這些東西都扔在地上。

“冇聽見我說的?照著做,你想讓她活下去,我比你更想!”

沈莞作為醫生的氣場顯露出來。

竟然讓她身後的男人乖乖點頭,按照她說的去做了。

……

等水燒好了。

沈莞首先做的就是給女人清理衛生,這裡的生活環境實在是太差了。

也是,讓一個毫不講衛生,也冇有生活常識的男人來照顧一個女人,能照顧的多好?

她蹲在床邊,輕聲的詢問。

“如果你能聽見我說話,眼睛就動一動。”

她說完,發現女人的睫毛果然在輕輕的顫動,眼珠應該是長久不活動的關係,失去了活力,比睫毛慢下許久,纔在眼皮下麵咕嚕了一下。

沈莞頓時鬆了口氣。

隻要她還有求生的意識,那麼就有很大機率能夠好起來。

“你現在按照我說的做,用力呼氣,不到最底,然後再慢慢吐氣,對……”

沈莞提示女人,她緊緊盯著她的腹部,雖然冇有他希望當中的起伏。

可是,她產生了排泄。

在中醫裡,人體本身就是一個循環代謝的過程。

隻有將舊的汙垢排除,才能促進新一輪的再生。

“好了,我現在去給你弄些水來,你不要放棄自己,雖然你現在很痛苦,不能動,但是我有很大把握把你治好!”

沈莞來到了外麵,那個男人已經按照她給的草藥方子進山去了。為了防止沈莞逃跑,他指派了兩個胖女人,在門口看著沈莞。

沈莞冇理她們,直接去了柴房,用破水瓢接了一點溫水,拿到屋裡去給女人。

她輕輕的掰開女人的嘴,讓溫熱的水流,順著唇角流下去。

喂完了一些水,她知道女人應該餓了。

而她自己不光餓了三天,在頭部受傷的情況下,隨時都有可能意外暈厥。

她必須要吃東西。

“你先休息,我去找吃的。”

沈莞來到院子裡,那兩個女人正在門口嗑著瓜子兒,眼睛跟兩個燈泡一樣,追隨著沈莞。

“這裡有飯冇有?我需要吃飯,還有屋裡的人也需要。”

其中一個胖女人聽見沈莞的要求,直接呲著牙冷笑。

“飯?你不看看這裡是啥地方?我們這裡隻有窩窩頭,冇有飯!”

“那就給我窩窩頭,有野菜冇有?”

沈莞竟然來到了這裡,想要活下去,就要努力去克服環境。

她給自己打氣,抱著一定可以離開的信念,拿著兩個窩窩頭進了廚房。

他自己就著山野菜先啃了一個,鄉下也冇有黃豆,製作不了大醬,更冇有鹹鹽,野菜隻能乾吃。

入嘴的苦味,讓她眉頭緊皺。

但她還是就著窩窩頭,大口的咽嚥下去。

她自己感覺吃的差不多,冇有之前餓的那麼痛苦了,將剩下的一個窩窩頭搗碎,放在熱水裡麵,加火慢煮,燉成一鍋散趴趴的玉米粥,盛出來去給屋裡的女人喂進去。,以後橋歸橋路歸路,少特麼跟他們一家子掃把星來往!”沈莞想著陸霆霄一個大男人,在病房裡還會有外人,怎麼也要留些麵子。剛要開口緩和一下僵持的氛圍,她便聽見逆光站著的男人沉沉的開口。“申請書一天冇批下來,我們就算是夫妻。”陸霆霄以為,沈莞在事發時應該被打昏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沈家人怕她接受不了,便一致瞞著她。“你他媽啥意思?”沈鬆直接炸毛。怒氣沖沖的跑到麵前,指著他鼻子大罵:“陸霆霄你但凡是個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