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家吸甲醛 作品

第1章 我的武學不僅能主動修煉,還能頓悟

    

長,行起來宛如雷電破空。而閃雷斬,就是一位神將耗費多年,為了以快製快創造的一門武學,專門用來斬殺雷。樓爺,省省吧!郭仁宇眼皮都冇抬一下,道:你這發誓若是有效,上一次你賣給我號稱是絕顛武者的那麵盾牌時,就該當場暴斃了!我也不知道那盾牌掉地上會摔碎,收貨時,賣家就是這麼跟我說的。樓爺訕訕一笑,把舊刀又放回了貨架上。虧吃多了,學生也不好糊弄啊!寧川走過來仔細瞧了瞧。這是一柄狹長的戰刀,二指寬,隻有輕微的...閃雷斬辛苦修煉一夜,稍有悟,進度提升5%!

疾風步不甘落後,突破到練境界!

莽牛勁努力淬鍊你的一夜,你的實力迎來突破,達到覺醒四段!

青山市,老城區,一棟單公寓。

寧川剛睡醒,就聽到了腦海中的機械合音。

下一刻。

發出劈裡啪啦的脆響聲,一強勁的力量湧上心頭。

寧川抬了抬手,隻是微微發力,霎時間,勁風四起,天花板的吊燈都被吹得晃。

對此,寧川麵不改。

倒不是他故作高冷。

實在是這種實力,冇法讓人驕傲。

他穿越到的這個世界,除了現代科技,還有數不勝數的武學。

通過修煉,人類可以掌控強大的超凡力量。

掃地的大爺大媽,不誇張的說,都力能扛鼎。

更彆說高階的武者。

可以摧城碎嶽,用菜刀砍機甲,威能之強,比肩神明。

這裡,是高武世界。

武道繁盛,人人習武。

從高考就能看出,文化課分隻占一小部分,主要還是考查學生的個人戰力。

而寧川穿越的物件,就是一位高三學生,即將參加高考。

不算學渣。

可也冇好到哪裡去。

晉升覺醒四段,隻能勉強到大學的門檻,依舊隻是個倔強青銅!

不過嘛

寧川角微翹,意念一,眼前浮現一張半明的熒介麵。

【實力】:覺醒四段

【莽牛勁】:通(進度23%)

【疾風步】:練(進度1%)

【閃雷斬】:基礎(進度15%)

三天前,寧川穿越時,一同而來的,還有這個係統。

可以讓他上的武學自修煉。

非常勤!

24小時不間斷修煉。

資本家看了直呼行。

最重要的是,修煉速度飛快!

就像這次晉升覺醒四段,若是寧川的前,起碼需要苦修一個多月的時間,換係統,隻用了三天。

提升了十倍不止!

其實,還可以更快,莽牛勁不同於其他武學,作為呼吸法,它到了限製。

寧川輕聲自語。

呼吸法,是修行武學,用以壯大己。

修煉的過程,就是淬鍊。

掌握的境界越高,淬鍊效率越高。

可效率再高,能量供給不給力,修煉速度也上不去。

解決辦法,其實很簡單,食方麵有負有營養,比如專業的武道營養,兇等,問題是,太貴!

寧川搖了搖頭。

原主的份,是一個孤兒,唯一的收來源,就是來自政府的卹金。

得益於所在城市青山市發展的不錯,每月能領到1500元。

省著點花,足夠日常的食住行。

可若是支撐練武,差了不止一點。

窮文富武,得想辦法賺些錢!

寧川起下床,心中暗道。

他想考個好大學。

畢竟,藉助係統,他可以修行多種武學。

擁有武學最多的地方,就是大學。

越好的大學,武學越多。

簡單吃完早飯,寧川走出了小區。

正值三月,初春的清晨稍顯冷意,道路兩旁綠意乍現,剛芽的葉上凝結著霜花。

小區大門不遠,就是一公車站。

乘坐隻需1元,學生卡還可以打8折。

不過,想到銀行賬戶那隻剩三位數的餘額,寧川果斷選擇綠出行。

熱了下,邁步向學校奔去。

路上,寧川簡單測了下速度。

全力衝刺,100米,需要7到8秒。

若是施展武學疾風步,還可以再快不。

這要是在前世,怎麼說也是個都市兵王級彆的!

半個小時後。

青山市第一中學。

寧川緩緩降低速度,改跑為走,汗水從額頭不斷滲出。

但他的呼吸,依舊平穩,不見紊。

莽牛勁,就是以耐力見長。

據傳,這個特點,主要歸功於莽牛勁創造者的七個老婆。

快到學校大門時,寧川遇到了自己的死黨。

郭仁宇,一個胖乎乎的年,圓臉平頭,和他同班。

至於實力

班主任都勸郭仁宇不要把力放在修煉這種無意義的事上。

高考不值得!

郭仁宇打量著寧川,眼中泛著些許疑,他撓了撓頭,道:我覺你變化好大,這幾日,不遲到不早退,上課認真聽講,也不走神。

寧川麵不變,笑道:距離高考還有100天,是時候努力了,再晚一些,覺就考不上星河大學了!

星河大學,從名字就能看出不凡之。

人類共同聯邦最好的一所大學。

大白天的,彆做夢!

郭仁宇翻了個白眼,道:不過,你努努力,突破到覺醒四段,考上一所大學概率還是不小的。

寧川笑了笑,岔開話題:你呢,今日怎麼來這麼早。

樓爺那裡新到了一批老貨,我準備去撿個!

提起這個,郭仁宇興起來。

話落,他也不征求寧川同意,一把抓住寧川的手腕,就向旁邊的商業區跑去。

上課還早,正好讓你看看我的水平,省得你整日說我是冤大頭!

穿過幾條街道,郭仁宇領著寧川走進一條衚衕。

來到儘頭,是一家古董店,名為多寶。

店鋪不大,陳列著幾張貨架。

樓爺!

一進門,郭仁宇見裡麵冇人,張就喊。

來了,彆了!

裡側的門簾掀開,一個乾瘦的老頭走了進來,氣神十足,留著兩撇山羊鬍,一隻手轉著兩個渾圓的核桃,一隻手指著郭仁宇旁的一張貨架,道:就在那裡,剛收來的貨,特意給你留的。

樓爺講義氣!

郭仁宇眼眸發亮,連忙走到貨架旁,從口袋中掏出一個放大鏡,全心觀察起來。

寧川則興致缺缺。

他不用想也知道,這種開在學校旁邊的古董店,就是欺負學生年輕,撿心態十足,不可能有什麼好東西。

記憶中,郭仁宇淘到的最值錢的一個玩意,不足500元。

花了1000元。

商業鬼才!

就近拿起櫃檯上的一個陶罐,寧川隨意看了幾眼。

這陶罐可是個好東西!

一旁,樓爺笑容燦爛,走到近前,道:聯邦曆前的文,距今已經有三千多年的景,以前皇帝用的。

便宜賣給你,隻要3000元!

多合算,1年都不合1元。

寧川扯了扯角。

陶罐的壁上,清晰地印了一行小字:

聯邦曆1099年3月5日,製陶工廠出品,建議零售價1.5元。

好傢夥,昨天剛下流水線。

寧川探出手指,點了點那行小字,無奈道:大爺,你這店裡,最老的東西估計就是你本人了吧。

怎麼說話呢,我可不是東西我他麼!

樓爺冇好氣地說道,而後意識到不對,憤恨地瞪了寧川一眼,不再理會,向郭仁宇那裡走去。

寧川搖搖頭,不再看店裡的商品,意念一,開啟係統。

【閃雷斬】:基礎(進度15%)

盯著這一欄,寧川眼眸微瞇。

他修行的三門武學中,最慢的就是閃雷斬,一天隻能提升5%的進度。

當然,不是閃雷斬不爭氣。

慢有慢的道理。

它的潛力巨大。

閃雷斬,是B級武學!

而且難度,還是B級中最拔尖的,修煉進度自然不像E級的疾風步和D級的莽牛勁那般快。

聯邦政府把武學分為六等:

E、D、C、B、A、S。

武學等階每高一級,威能都是一個新的層次,提升巨大。

修煉難度,也是水漲船高。

閃雷斬一天的進度是5%左右,也就是說,再過十七天,閃雷斬就能突破到練境界。

寧川思忖,心跳都加快了一些。

武學境界,也分為六等:

基礎、練、通、微、專家、完。

練境界,已經可以展現武學的威能。

另一邊。

我以自己的壽命發誓,這柄戰刀,絕對來自一位神將,你看刀上的雷電狀花紋,就是沐浴過雷的證據!

樓爺拿著一柄殘破的舊刀,把膛拍的作響,一臉的信誓旦旦。

聽到這,寧川眼眸去。

雷,一種強大的兇,以速度見長,行起來宛如雷電破空。

而閃雷斬,就是一位神將耗費多年,為了以快製快創造的一門武學,專門用來斬殺雷。

樓爺,省省吧!

郭仁宇眼皮都冇抬一下,道:你這發誓若是有效,上一次你賣給我號稱是絕顛武者的那麵盾牌時,就該當場暴斃了!

我也不知道那盾牌掉地上會摔碎,收貨時,賣家就是這麼跟我說的。

樓爺訕訕一笑,把舊刀又放回了貨架上。

虧吃多了,學生也不好糊弄啊!

寧川走過來仔細瞧了瞧。

這是一柄狹長的戰刀,二指寬,隻有輕微的弧度,刀呈現銀白,夾雜著幾縷雷霆炸裂般的紫紋路。

符合寧川的審。

可惜的是,戰刀損毀的太嚴重了,裂紋佈,如同蛛網般蔓延,刀刃的豁口更是一個接一個。

彆說用它戰鬥,切菜都費勁。

寧川探出右手,想拿起這柄戰刀。

他並不相信樓爺那套神將兵的說辭,隻是閒著冇事。

下一刻,寧川握住刀柄。

他的作僵住!

腦海中,響起接連不斷的機械合音。

閃雷斬第一次知到雷電刀意,進頓悟狀態,修煉速度將大幅度增強!

進度提升至30%!

進度提升至60%!

閃雷斬參悟足夠,突破到練境界!

有關閃雷斬的諸多悟,不斷融寧川的大腦。

武學自修煉,並非像遊戲中那般,簡單的給技能加點就行。

而是猶如直接融本能般的醍醐灌頂。

正常況下,這種融,非常的平緩,但在頓悟狀態下,悟暴漲,如洪流一般,衝擊的寧川都有些恍惚。

好一會兒後。

寧川回過神來,立即開啟係統麵板。

其他武學依舊原樣。

其中一欄卻出現了巨大變化。

【閃雷斬】:通(進度92%)

看清半明的熒字樣,寧川呼吸都重了幾分。

這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竟然越過練境,直接晉升武學第三境通,差一點就微。

要知道,正常人修煉B級武學,想達到通,需要持之以恒地苦修二三十年。

考慮到閃雷斬的難度,時間隻會更長。

憑通境界的閃雷斬,我足以越階戰鬥,覺醒五段的學生中,我可以橫行,甚至躍兩個境界,擊敗那些剛剛突破到覺醒六段的學生!

寧川嚥了口唾沫,心澎湃。

等閃雷斬突破到微,學校中的所有覺醒六段,我都有一戰之力!

微,這一境界,是一道分水嶺,與前三個境界截然不同。

不是單靠苦練,就能突破。

需要參悟武學,難度極高,非常考驗修煉者的悟。

深吸口氣,寧川平複心。

他把戰刀端起,放在眼前認真檢視,眼睛瞪得都發酸了,也冇察覺到什麼雷電刀意。

但,閃雷斬頓悟不是假的。

樓爺還真蒙對了,這柄戰刀,來曆不凡,昔年絕對是一位強者的兵。

這把刀多錢?

寧川揮了揮手中的戰刀,故作隨意問道。

聞言,郭仁宇停下手裡的作,側頭看向寧川,揶揄道:你小子,還說我是冤大頭,你的眼力,差的我都不好說。

這把刀,一看就是現代工業的殘次品,白給我都不要,拿回家占地方!

小胖子,你才進這行幾年,懂個卵子!

樓爺罵了郭仁宇一句,轉過頭,對寧川笑出一朵花,道:這位同學,你眼很好,這是一柄神兵,昔年斬殺過多頭雷,價值不凡,看在你是學生的份上,我也不多要!

說著,樓爺手比劃出一個手勢。

八萬!

寧川眉頭微挑,道:抹零減半!

4000元嗎,這還價也太狠了,我進價都不止這個數!樓爺唉聲歎氣,一臉不願,道:算了,拿走吧,就當個朋友!

寧川搖搖頭:不是四千,你算錯了。

那是多?樓爺有些疑。

4元。

聽到這個數,樓爺沉默了。

做生意這麼多年,第一次聽到,抹零是指抹掉所有的零。

郭仁宇哈哈大笑起來。

樓爺,讓你獅子大開口,到茬子了吧!心。他把戰刀端起,放在眼前認真檢視,眼睛瞪得都發酸了,也冇察覺到什麼雷電刀意。但,閃雷斬頓悟不是假的。樓爺還真蒙對了,這柄戰刀,來曆不凡,昔年絕對是一位強者的兵。這把刀多錢?寧川揮了揮手中的戰刀,故作隨意問道。聞言,郭仁宇停下手裡的作,側頭看向寧川,揶揄道:你小子,還說我是冤大頭,你的眼力,差的我都不好說。這把刀,一看就是現代工業的殘次品,白給我都不要,拿回家占地方!小胖子,你才進這行幾年,懂個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