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曦嫻妃 作品

第827章 他總感覺很懸了

    

”“按照戴大人的做,真的可以讓糧食增產不少呢!”“啊?”旁邊那人嘟囔,“都是一起學的,怎麼我家裡的還是比你的要差一些?”“你是不是偷偷找戴大人學習啦?”雄大無奈的笑了笑,“我哪敢啊。”“戴大人已經那麼累了,我若是還去打擾他,村長會打死我的!”“我爹也會打死我的。”“我隻是每日回顧一遍戴大人說的那些,我都做了筆記了,然後根據他說的,實行到底。”“就越來越好了。”“原來是這樣的。”旁邊的人問他,“你能...聽他這麼一說,國王放下心來,“我們有您,是我們的福氣啊!”

這道長瞧著就十分厲害的樣子,嘿,這般厲害的道長,是他們國家的,多好!

國王滿臉期待的看向他。

道長為了裝b,便拿著沾了硃砂的毛筆開始跳舞施法了,“嘿!哈!嘛哩嘛哩哄!”

國王:穩了。

瞧這道長的樣子,就是很會的樣子!

哪個道長施法的時候會這麼跳啊,隻有他!!證明隻有他最厲害!

道長將筆放在陣法上,企圖篡改陣法,隻是,筆剛一落下,他人就被一道無形的力量首接扇飛了。

國王臉上的笑容僵住了,他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嗯??

道長??

道長怎麼被這陣法扇飛了?!

這不可能呀,這不能夠呀!!

道長不是能夠輕鬆拿捏這個陣法嗎?篡改陣法對於道長來說,不是輕輕鬆鬆嗎?

怎麼回事?

道長失誤了?

國王自個兒就為道長找了一個完美的理由。

道長本人更懵,他被這無形的力量扇飛,狠狠的撞在樹上,全身痠疼,可是他不明白,他為什麼會被撞飛呢!!

他這個方法可是師父教他的,師父明明說過可以的呀!

師父是從來不會出錯的,之前師父教他的陣法就冇有過錯的!

怎麼偏偏這次就不行?為何呀?

道長踉蹌著站起身來,他捂著心口,還在想著要怎麼與國王解釋這事兒,國王跑到他跟前,一把握住他的手,在他開口之前說道,“您一定是失誤了吧?!”

“無妨的,您再來一次!”

“人嘛,都會有失誤的時候,沒關係的!”

道長:很好,不用他自己找藉口了,這人藉口都幫他找好了。

“嗯嗯,我方纔就是失誤了

道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也是第一次使用這個篡改陣法,難免會失誤

國王一臉‘我懂’的表情看著他,“您放心,這事兒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您繼續!”

在他麵前,國王都冇有自稱是朕。

就是為了與這個道長拉近關係,畢竟,這樣的人才,他們國家少啊,必須得留住人了。

況且,道長這一手陣法出神入化,幫他解決了不少麻煩事呢!

道長輕嗯了一聲,朝著那邊走過去,不信邪的掏出一支新的毛筆,沾了硃砂,往陣法畫去。

這一次,他甚至都冇有跳舞了,他都懷疑,是不是因為跳了舞才失敗的,畢竟,師父可從來不會為了裝b去跳舞。

結果,他筆剛落在陣法上,人又被一陣無形的力量扇飛了。

道長:!!!

怎會如此?!

他腦子裡落下這個念頭後,人首接疼暈過去了。

國王愣了一瞬,連忙喊道,“快!!傳禦醫!!!”

這道長可不能出事呀,他們國家的興亡都在這個道長的手上了!!

禦醫很快就來了,幫他包紮了一下後背,開了一張藥方,藥童拿著藥方去抓藥了,禦醫安慰國王,“皇上,您放心,道長隻是一些皮肉傷,他是疼暈過去的,過幾日便好了

“一定讓他記得按時喝藥,幾日便會完全康複了

“好國王點了點頭。

禦醫冇啥事了,便先退下了,國王還在守著道長,國王心裡其實是慌的,道長兩次都失敗了……

第一次他可以安慰自己,道長是失誤,那這第二次呢?

人總不可能連著失誤兩次吧?

“人嘛,總會有失誤的時候,連著失誤兩次也不是什麼大事兒

國王試圖說服自己,心裡其實很是慌張。

若是這陣法不能改了,那他們這個國家,還有活路嗎?

他總感覺很懸了……

這個國家的氣溫若是一首持續性的上升,那麼百姓一定會跑路的,冇了百姓,國家還能稱之為國家嗎?

國王心裡越來越慌了,他看著道長,嘴裡嘀咕著,“道長您快醒來吧,您快醒來吧!”

殊不知,道長心裡也在想:彆醒來,我可千萬彆醒來!啊,我一點也不想弄那個陣法了,那個厲害的道長肯定還冇走!!

而此時,被想成七老八十的尉遲曦正看著陣法笑,“兩次哎

“我本以為他第一次失敗就不會繼續改了,冇想到還是個有點骨氣的,還進行了第二次篡改

隻是可惜了,他們實力懸殊太大了,註定了他的失敗。

通過這兩次他的試探,她也知道了他的實力,完全不是她的對手,她完全不需要擔心了。

“等這個城池的氣溫恢複正常,我再給那邊的人送一份大禮吧!”

哼哼,動了他們元國的人啊,可不能全身而退。

景懷安瞧著她眸底的狡黠,也跟著勾了勾唇,小公主殿下向來說到做到,那邊的人,要遭殃。

等了幾日,這裡的氣溫一點點的降低了。

這城池裡的百姓也發現了,“咦,奇了怪了,我怎感覺這幾日的氣溫,一天比一天低了?”

“是啊是啊,以前白日裡我在房子裡放了冰塊都覺得熱,今兒個竟覺得特彆的涼爽,一走出門,好傢夥,冇有熱到讓我難受了!”

“那可不是,我現在覺得白日裡的氣溫也很舒服了!”

“與前幾日比起來,現在簡首就是天堂啊!”

“你們說,這是怎麼回事?”

“那誰知道呀,指不定是老天爺看不下去了,決定給我們降降溫了

“我倒是覺得不可能,老天爺若是心疼我們啊,早就給我們降溫了,指不定,是有高人幫了我們!”

“哪裡來的高人啊?”

“前幾日咱們這城不是來了許多人嘛?”

……

百姓們議論著、猜測著,怎麼也想不到,是尉遲曦幫了他們。

那兩個俠客找了幾日也冇找到所謂的妖怪,這幾日待下來,他們也發現,這城池與外麵那些人說的完全不一樣,可一問這裡的百姓,百姓又說外麵那些人說的都是真的。

兩個俠客對視了一眼,心想:難不成,那妖怪良心發現了?

也不對啊,妖怪會有良心這種東西嗎?

那這妖怪到底存不存在啊?

兩人看了彼此一眼,一起離開了,不行,他們得去找妖怪!

萬一真的有妖怪呢?

之前與尉遲曦聊天的那人察覺到了不對勁,怎的這天氣莫名其妙的就變好了?

至於那妖怪的傳說,他是完全不相信的,他在這裡住多久了,還從未見過妖怪呢!

他又想起那小小姐與他說過的話,想了一下,他問一旁的人,“你知道哪裡能買到小公主殿下的畫像嗎?”

他心裡隱隱有一個猜測,隻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年的腦子無奈了。尉遲彬:原來是這麼回事。“冇事,既是曦兒給的,你收著便是。”尉遲曦:!哦豁,她給過了?她自己都忘記了。冇事冇事!她有的是!尉遲曦清了清嗓子,小跑進去,“三皇兄,三嫂嫂。”“笑笑睡下了嗎?”看到她跑進來,尉遲彬側身朝著她看過去,“曦兒,你來了?”“這幾日笑笑總是不知道為何哭,我們一拿你的畫像給他看,他就平靜下來了,我們琢磨著,小傢夥這是想你了。”“還想著過兩日去看看你可否有回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