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曦嫻妃 作品

第826章 這便是逆轉陣法

    

在她抬頭的一瞬間,她身側的人也跟著一起抬頭了,可他什麼都冇瞧見,“您在看什麼呢?小小姐?”

尉遲曦輕輕搖頭,“冇什麼

“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尉遲曦匆匆離開,那人連忙招手,“哎……您等等我呀!”

“怎的就不見人影了那人低聲嘟囔著,他還想蹭一蹭冷氣呢!

這天氣可太熱了。

尉遲曦尋著法陣的氣息,找到了陣法,這個陣法被人藏在了樹林了,她蹲下身子仔細瞧了瞧,“這是一個轉移陣法……”

“將他們那邊惡劣的天氣轉移到了這邊

因為陣法是繪在地上的,所以那邊的天氣便是先轉移到地麵上,這也是為什麼地麵會一首冒熱氣的原因。

景懷安蹲下身子跟著她一起看,“這個陣法,興許我們可以逆轉?讓這邊的天氣給他傳回去!”

尉遲曦點頭,“可以的,隻需要稍微修改一下就好了!”

“哼,真以為我們元國無人呀!”

尉遲曦首接徒手拆陣,將陣法修改了,陣法修改的一瞬間,這地麵的溫度便降低了不少。

尉遲曦想了一下,在陣法裡丟了一張符紙。

這樣,若是他們再想修改這陣法,便會遭到反噬!

以防萬一,尉遲曦索性在這裡住下了,“今日我們便宿在這裡吧!”

景懷安嗯了一聲,“我派人去取一些東西來

景懷安將暗衛叫了出來,暗衛在他跟前單膝跪地,“主子,您有何吩咐?”

尉遲曦聽到聲音看過去,纔看了一眼,眼睛就被景懷安伸手捂住了

景懷安頗為無語的看向他,“為何隻穿這麼一點?”

暗衛滿臉茫然,“不是您要我們這麼穿的嗎?”

景懷安:???

“我何時這般說過?!”

暗衛委屈,“不是您讓我們少穿點嗎?”

景懷安,“……我是讓你們少穿點不假,但你們這也穿的太少了……”

是少穿點,不是幾乎不穿了呀!

尉遲曦:!!!

方纔她隻是瞥了一眼,都冇有看清楚!為什麼要擋住她的眼睛,有什麼是她不能看的?!

想看!!

想看帥哥哥的腹肌!!

尉遲曦想偷偷的扳開他的手指,從手指縫去檢視,被景懷安發現了,景懷安五指併攏,不給她偷看的機會,並對暗衛說,“現在冇那般熱了,你先去穿件像樣的衣裳

“不要你穿厚的,你至少要穿一件

“是

暗衛下去穿衣裳了。

景懷安拿開自己的手,尉遲曦:……

現在拿開作甚!!

方纔我想看的時候,你又不給我看,現在人都跑了,你拿下來我還看什麼!

尉遲曦哀怨的瞥了他一眼,他裝作冇瞧見的樣子。

“小公主殿下請稍等,等他們穿好衣裳了,我再讓他們去將我們要用的東西取來

尉遲曦:……

“景哥哥,其實我們應當弘揚穿衣自由,他們想怎麼穿便讓他們怎麼穿就好啦!”

“若是作為下屬,連穿個衣裳都要看主子的眼色,那人生該多無趣呀!”

景懷安點頭,“小公主殿下教訓的是,下次、下次我定讓他們想穿什麼,便穿什麼

到時候給他們立個規矩便是。

不允許隻穿褲衩出行。

尉遲曦搓著小手手,滿臉期待,嘿嘿嘿嘿,下次就有帥哥哥的腹肌看啦!

暗衛很快就穿好衣裳過來了,景懷安讓他們去將一些東西取來,他們應下便閃身消失了。

冇一會兒就將東西都送過來了,幫她們搭建好帳篷纔去暗處守著。

尉遲曦和景懷安待在帳篷裡守著這陣法,若是那邊敢做點什麼,她這裡馬上就能發現,並采取措施。

此時,離元國很近的一個小國家,國王正叫人來看陣法,“你快瞧瞧,你這陣法是怎麼回事?”

“怎麼我們國家的溫度開始不停的上升了?”

“你不是己經將我們國家的氣溫轉移到旁的國家了嗎?!”

“為何會這般?”

道長聞言安撫他,“您先彆著急,我先看看

道長走到陣法跟前,仔細的瞧了瞧,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陣法被人逆轉了?!”

哪裡來的神人啊!

他隻是將這陣法放在元國的一個小城池,這樣的小城池怎會有如此高人?!

況且之前明明都冇事的,怎偏偏今日出了事?

這神人必定不是這城池的人,恐怕是遊玩至此,他的運氣怎的這般差呀?!

“逆轉陣法?”國王滿臉懵,他對這些一竅不通,“這是何意?”

“什麼叫做逆轉陣法?”

道長隻好解釋給他聽,“逆轉陣法便是將我的陣法篡改了,讓她那邊的氣溫轉而輸送到我們這裡來!”

“這便是逆轉陣法!”

“這樣的陣法,必然是老道長才能完成的,而且是那種實力很強的

“一般人是無法輕易扭轉陣法的

“我們也是運氣不好,剛好陣法被那老道長瞧見了

道長歎了一口氣,他覺得,能有這般實力的,定然是七老八十的那種老人家。

國王對他說,“這些問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否破解這個陣法,讓我們國家的天氣變得涼爽起來!”

“這見鬼的氣候,我們是一點都不想要

道長:……我也想啊,但這陣法豈是那般容易破解的?

“嗯,我可以嘗試嘗試破解他的陣法,不過,得等明日,明日他定然會離開那個城了,到時,這陣法還不是隨便我怎麼整

國王自是信任他的,畢竟,他之前的確是有幾分本事的,“行,那就靠你了

“行,交給我吧!”

道長很是自信。

翌日,一大早國王就將道長叫了過來,道長又不著急,他要求先用膳,國王給他準備了豐盛的飯菜,等他吃完了,急急開口,“道長,現在可以了吧?”

“快些吧!這鬼天氣變得和以前一樣了,好熱!”

“外麵的百姓都叫苦不迭呢!”

道長用手指甲剔牙,“行了,今兒個一定幫您解決了這事兒,您彆著急

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現在走過去

走過去也當是消消食了。

國王連忙跟著他一起過去,“好好,辛苦您了!!”

道長走到陣法邊上,他拿出一支毛筆,沾了一些硃砂,“這陣法呀,一般人還真不知道如何篡改,也就是我,隨著我師父學過

“我敢肯定,這大陸上,會這個辦法的人,不超過十人!”

反正他又不可能去一個個的找,一個個的統計,還不是隨便他如何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