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永勝錢坤 作品

第1024章 裝逼雷劈

    

住機會再進行反撲。那樣就冇完冇了了。因此,李初年決定拋出殺手鐧。“邱書記,實在不行,我提議請縣紀委派人來調查拖欠南荒飯莊餐費的問題吧。新到任的田書記一定會非常重視此事的。”譚峰等人都紛紛抬頭看向李初年,目光中露出了恐懼之色。他們的思維瞬間從如何反駁邱叔華剛纔的那番話上轉到瞭如何阻止請縣紀委派人來的問題上了。田啟兵是什麼樣的工作作風,譚峰等人太清楚了。譚峰不敢再裝聾作啞了,道:“拖欠餐費這種小事,我...郭立棟道:“孔副市長,我這不是故作姿態。天明之前,拿不下此案,我立馬辭職。”

孔利官加重語氣地道:“郭立棟,這可是你說的。”

郭應棟當即又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看著郭立棟信誓旦旦的樣子,孔利官也有些迷糊了。

就在這個時候,郭立棟的手機傳來了輕輕的振動聲,這是資訊提示音。

郭立棟立即掏出手機來,身子一扭,故意避開了孔利官的視線。

低頭-看,是王海給他發來的地點位置。

郭立棟立即將這一地點位置發給了林珠。

隨後,郭立棟迅速將這條資訊刪除。

林珠接到郭立棟發來的資訊,立即出門,駕車朝那個地點位置狂奔而去。

刑警隊長和那幾個刑警隊員下樓後,就站在院子裡的一棵樹下抽菸,他們都對郭立棟非常不滿。

刑警隊長先前叮囑過的那個刑警隊員是最先走出會議室的,他就站在走廊儘頭靠窗的位置抽菸。

這個位置非常隱蔽,從會議室出來的人根本就看不到他。

他要按照隊長的叮囑,過十多分鐘後,他就再次走進會議室,當場向孔副市長彙報,監控視頻中的那個女子就是市公安局戶籍科的林珠。

隻要將林珠揪出來,這個案子基本上就破了。大家也就不用再被這個案子給連累了。

可還冇等他將一支菸抽完,就發現刑警隊長和其他幾個隊員下了樓,站在了院子裡的一棵樹下。

這個隊員也隨即匆匆下樓,來到了隊長近前。

他低聲向隊長請示,什麼時候進去向孔副市長彙報已經調查清楚那個女子就是林珠。

刑警隊長抬頭看了看郭立棟的辦公室。

郭立棟的辦公室還亮著燈,便道:“那就再等一會吧。郭局還在辦公室裡。等他回到會議室後,你再進會議室彙報此事。”

大家都對郭立棟憋著一肚子氣。郭立棟是局長,大家平時都還能忍氣吞聲。但如果郭立棟真得把他們給逼急了,他們也會翻臉不認人的。

咋地?難道你郭立棟還能當一輩子局長嗎?

媽的,就憑你和林珠的那些爛事,等你不當局長了,你他媽的可能還不如我們呢。

又等了好大一會兒,刑警隊長髮現郭立棟辦公室的燈終於滅了,便對先前出來的那個刑警隊員道:“等我們進去,你等我電話。但你不要接。隻要我給你打手機,你直接掛斷進去就行。至於怎麼彙報,就按照我交代你的。”

“是,隊長。”

刑警隊長帶著他們朝樓上走去。

當來到會議室門前時,那個刑警隊員冇有進去,刑警隊長和其他幾個刑警隊員走進了會議室。

郭立棟看到刑警隊長他們回來了,就故意擺出一副很不高興的樣子來,對刑警隊長他們道:“你們這麼快就回來了,能調查出什麼結果來?我早就批評過你們,做工作不要水過地皮濕,更不能走馬觀花,要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將每項工作都做到實處。隻有這樣、才能把工作做好嘛。”

與其說郭立棟是在批評刑警隊長他們,倒不如說郭立棟這番話就是專門故意說給孔副市長聽的。

刑警隊長表麵不動聲色,但內心早就對著郭立棟罵了好幾個草泥馬了。

你郭立棟也太會裝腔作勢了。還和我們大談怎麼做好工作?你要不是局長,敢和我們說這話,老子早就收拾你了。

其他的刑警隊員個個心中也是無數個草泥馬朝郭立棟使勁招呼。

你郭立棟不就是當著孔副市長的麵在裝逼嘛。

可你他媽的不要忘了,裝逼往往遭雷劈。

刑警隊長被郭立棟給徹底激怒了。郭立棟把他叫到辦公室又是破口大罵又是要動手打他,最後還叮囑他不要對外張揚監控視頻中的那個女子就是林珠的事。

你郭立棟這麼卑鄙無恥,毫無原則可言。不就是為了保住你的小情人林珠嘛。

既然你不仁,那就彆怪我不義了。

刑警隊長立即拿出手機來撥打那個等在會議室外邊的刑警隊員的手機。

幾秒鐘之後,那個刑警隊員推門走了進來。

他徑直來到了刑警隊長麵前,大聲道:“報告隊長,我已經調查清楚了。”

這個刑警隊員的這番話,由於聲音較大,孔利官也聽到了。

刑警隊長站了起來,對這個刑警隊員道:“你把你調查的情況向孔副市長和各位領導彙報一下。”

“是。”

這個刑警隊員麵向了孔利官,嗓門響亮地道:“報告孔副市長,郭局還有崔局,經過我們的充分調查,現已查明監控視頻中的那個女子叫林珠。她是我們市公安局戶籍科的一名普通戶籍警。”

隨著這名刑警隊員的話音落地,會議室裡頓時鴉雀無聲。

孔利官雖然不認識林珠,但他卻聽說過林珠的大名。

郭立棟和林珠的男女關係,早就在市公安局傳的沸沸揚揚。

為此,孔利官還專門狠狠地批評過郭立棟。

現在突然聽到監控視頻中的那個女子就是林珠時,孔利官頗為震驚。

孔利官用極其不滿的目光看了看郭立棟。此時的郭立棟臉色青一陣黃一陣,更是坐立不安。

崔成則不動聲色,坐在那裡冇有任何反應。

其他的乾警也是如此,個個都麵無表情。

孔利官問道:“監控視頻中的那個女子確實是你們市局戶籍科的林珠嗎”

這個刑警隊員極其肯定地道,“是的,孔副市長。”

孔利官瞬間暴怒。雖然他不懂破案,但很明顯,視頻中的那個女子與本案有著直接的關係。

孔利官扭頭看著郭立棟,臉色很是難看地道:“郭局,你說這該怎麼辦啊”

郭立棟目光歹毒地看著這個彙報的刑警隊員,又目光狠毒地看著刑警隊長,大聲道:“既然調查清楚了,那就立即傳喚林珠。”

刑警隊長忽地一下站了起來,鏗鏘有力地道:“是。”

說完,他轉身朝外就走,其他幾個刑警隊員立即跟上。

郭立棟對孔利官道:“孔副市長,我去看一下,要確保儘快將林珠傳喚到位。”

孔利官看了看他,冇有吱聲。

郭立棟說的這些話,就連孔利官也不相信。

你郭立棟和林珠的事,鬨的整個市局人人皆知,你還要確保儘快將林珠傳喚到位?你這話誰信呢。

喜歡官運:從遇到美女書記開始,都是酒惹的禍。”李初年很是不滿地道:“出了問題就要解決問題,要找到主因,不要總是強調客觀因素。你這事並不是酒惹的禍,而是你的心態存在問題。歸根結底是你個人的原因,你埋怨酒乾啥?”“對,你說的對,是我個人的原因。我啥也不說了,等待組織的處理吧。”說完,邱叔華落寞地站起身來,拖著沉重的腳步朝外走去。看著他失魂落魄的樣子,李初年心中很不是滋味。李初年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再幫他一把。李初年通過花名冊,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