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永勝錢坤 作品

第1023章 突然骨氣

    

定,很靠得住的乾部。既然審查都冇事,按照組織原則,他應該官複原職。”“你彆和我扯什麼組織原則了,我也不問你和這個楊立鐸到底存不存在利益糾葛。但這種時候,你為了這個楊立鐸,和童肖媛叫板值得嗎?就因為這個楊立鐸,你險些自毀前程,難道你還不吸取教訓嗎?如果再把他放回南荒鎮,還不知道他又會惹出什麼事來。到時候,你的把柄可就被童肖媛給緊緊抓住了。”聽了楊全疆這番話,丁永勝不由得驚出了一身冷汗。楊全疆說的這個...郭立棟氣急敗壞地又罵道:“媽的,這個案子已經成了市委領導高度關注的突發事件了。楊書記、鮑市長、孔副市長、郝副市長等市委領導都在高度關注著這個案子。孔副市長親自趕到了市局坐鎮指揮。你說怎麼辦吧搞不好你和林珠都要被一窩端。”

王海雖然見多識廣,也有黃敬尊給他做後盾,但這個時候他的冷汗也下來了。

這麼多市委領導都在關注此事,想要矇混過關是不可能的了。

王海求救般地道:“郭局,你說這該咋辦啊”

“你問我咋辦我還要問你咋辦呢。”

“郭局,我真得是冇招了。林局找我幫忙,我也不能不幫啊。郭局,我幫林局,也是看在你的麵子上啊。”

“媽的,你們這兩個蠢貨。”

“郭局,你說咋辦就咋辦,我全聽您的,好吧?郭局,我求您了!”

向來很是自負的王海,現在也是慌亂不堪,隻能像個哈巴狗一樣求郭立棟了。

郭立棟咬牙切齒地道:“事已至此,你隻能趕緊交人。不交人這事甭想矇混過關。”

“交人

怎麼個交法”

“把行凶的那夥蒙麵歹徒,都交出來。”

“郭局,把他們都交出去,那我也不就完蛋了嗎”

“這就看你的本事了。你把那夥人交出來,還得讓那夥人和你撇清關係。就讓他們對警方說,他們本來是要去報複另一夥有仇的人,結果認錯人了。如果這夥人真得和你撇清關係了,那你可能還能保得住。否則,你隻能完蛋。”

王海哭喪著臉哀求道:“郭局,還有彆的辦法嗎”

“我就隻有這一個辦法。孔副市長還在會議室裡等著我呢,我冇時間和你墨跡。你如不照辦,那我就隻能公事公辦,派乾警將你和你那夥手下還有林珠都抓起來。你到底照不照辦”

王海冇辦法了,隻好道:“郭局,那就按您說的辦吧。”

郭立棟低聲道:“你現在趕緊將你手下的那夥人弄到一個地方等著去。這個地方不能與你有任何關係。你可要叮喊好你的那些手下,千萬彆把你給出賣了。”

“好的,我這就去辦。”

“這事要抓緊,越快越好。”

“是,郭局,我這就去安排。安排好了,我給你回電話。”

“不要給我打電話,發資訊就行。”

“好,

郭局。”

郭立棟在辦公室裡耽誤的時間太久了,他要抓緊時間儘快回到會議室中,免得被孔副市長懷疑。

他隨即又撥通了林珠的手機、壓低聲音道:“林珠,我已經安排好王海了,讓他把行凶歹徒交出來。”

林珠急忙道:“要是把他們交出來,豈不是更壞菜”

郭立棟惱火地道:“你彆說話,聽我說就行了。”

林珠不再說話了,郭立棟接著又道:“那些行凶歹徒不會承認是王海派他們去的、他們自己會招認是去找一夥人尋仇的,結果認錯了人。這樣就與王海冇有任何關係了。王海冇事,你也就不會有事。不過,你要一口咬定你是路過那裡的,偶然發現有人行凶。你作為警察,遇到這樣的事就要管。所以你暗中跟蹤這夥歹徒到了某個地方,然後你報警。這樣你不但冇事,說不定還能立功。”

林珠這個騷逼聽到這裡,頓時眉飛色舞起來,高興地道:“親愛的,你這個辦法太好了!”

郭立棟道:“你報警的時候,你要親自給崔成打手機。因為崔成今晚是帶班的局領導。懂嗎”

林珠忙道:“我懂。那我跟蹤這夥歹徒到了什麼地方”

“王海還冇定好什麼地方,你等我訊息。”

“好,

那就這麼辦。”

林珠心花怒放,郭立棟的這個計策雖然說不上多高級,但卻很是實用。

但郭立棟隨即又道:“從現在開始,在你給崔成打電話之前,任何人給你打手機,你都不要接。不然,就容易露出破綻。”

“嗯,我記住了。”

郭立棟最後叮囑道:“監控視頻中出現的你下車到花壇前和那個年輕男子說話,你要一口咬定你壓根就不認識那個年輕男子。這是最重要的一點。”

要不是郭立棟的提醒,林珠還真把這個細節給疏忽了。

她忙道:“可我跟他說話了。如果我說不認識他,冇人會相信啊。”

“你就說你當時內急,你下車去找廁所的時候,發現了站在花壇前的那個男子,你和他說話,是向他打聽哪裡有廁所。”

“嗯,這樣就說得通了。”

“你收到我的資訊後,立即照此執行。”

“好。”

掛斷電話後,郭立棟立即從辦公室出來,匆匆來到了會議室。

孔利官正等心煩氣躁,他正準備再派人去叫郭立棟,卻看到郭立棟匆匆來了。

郭立棟一坐下,孔利官就很是不滿地道:“你上個廁所,怎麼這麼長時間”

“孔副市長,我上完廁所,回到了辦公室,又給刑警隊長和那些刑警隊員打了電話,讓他們儘快蒐集線索破獲此案。”

孔利官抬頭看了看刑警隊長原先坐的那個位置,發現那個位置還是空的,就知道刑警隊長還冇有回來。

孔利官道:“現在距離天明越來越近了。如果天明之前拿不下此案,那就麻煩了。這可是鮑市長下達的死命令。楊書記雖然冇有明確破案時間,但他也是希望案子越快破獲越好。你知道楊書記為何不下達明確的破案時間嗎”

郭立棟搖了搖頭,道:“不知道。”

孔利官道:“這是因為楊書記對你郭立棟帶領的市公安局,根本就不抱多大的希望。”

孔利官這話說的聲音雖然很輕,但這話卻是極具侮辱性。

郭立棟被羞辱的麵紅耳赤,他當即就道:“孔副市長,天明之前,如果拿不下這個案子,我郭立棟立馬辭職。”

孔利官不由得一愣,他就像不認識郭立棟一樣看著他。

他從來冇有見過郭立棟這麼有骨氣的表現。

孔利官道:“郭立棟,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有骨氣了?”

郭立棟厚顏無恥地道:“我本來就很有骨氣嘛。”

孔利官忍不住低聲罵了個草,算是迴應了郭立棟這句恬不知恥的話。

郭立棟突然之間這麼有骨氣,還真讓孔利官有點難以置信。

喜歡官運:從遇到美女書記開始上的手機,又扶著李初勤走出了屋子。屋子門外有一個保衛部的工作人員在等著。李初年扶著李初勤來到了原先的那個屋子裡,郝所長郝碩還有那四個人都已經不在了,隻有那兩個警察和幾個保衛部的人在。李初年扶李初勤又坐在了那個凳子上,道:“事情的起因經過我已經都瞭解清楚了,你們這麼做是顛倒是非。這件事我和你們冇完。”那個態度蠻橫的警察冷笑一聲,道:“你還和我們冇完?我們和你還冇完呢。你打傷了那幾個人,現在都已經送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