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永勝錢坤 作品

第1021章 急得亂轉

    

媛冷著臉看著他們兩個,等待他們兩個的回答。黎允橋不發話,錢坤也不敢說話。過了好大一會兒,黎允橋道:“童書記,前一段時間不是決定,由你擔任棚戶區改造項目指揮部的指揮長,由魯副書記擔任指揮部的副指揮長嘛。”黎允橋發話了,錢坤這纔敢說話:“是啊,童書記和魯副書記擔任指揮部的指揮長和副指揮長,我們也就把這個項目放下了。”黎允橋和錢坤這麼說,擺明瞭就是把責任都推到了童肖媛和魯誌東身上。但他們太小看童肖媛了,...郭立棟訓斥道:“咱們警察辦案講究的是證據,現在什麼都冇調查清楚,你怎麼就妄下斷言呢?”

“郭局,你要不信,我現在就帶人去傳喚林珠。隻要一問便什麼都清楚了。”

刑警隊長真的惱火了,馬勒戈壁的,大家本來在家好好睡覺,結果因為這個案子弄得大家都在這裡忙活,還費力不討好。

郭立棟一聽就又火了,厲聲道:“冇啥證據,你傳喚什麼?滾。”

刑警隊長掉頭就走,但郭立棟卻又突然喊住了他,低聲道:“這件事要保密,先不要聲張。”

刑警隊長知道他會這麼說,隻好點了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冇辦法,郭立棟是局長,他隻是一個刑警隊長。反正出了啥事,有局長擔著。你局長吩咐啥,我就做啥。

郭立棟立即來到辦公桌前,伸手抓起電話撥通了林珠的手機。

林珠正在睡覺,被手機鈴聲吵醒,心中很是不爽。伸手摸索著抓過手機,按下接聽鍵,很不耐煩地問道:“誰?”

“是我,你在哪裡?”

“我在家睡覺呢。”

“林珠,今晚蒼雲縣紀委六個人來樞宣市辦案,他們遭到了一夥蒙麵歹徒的襲擊,你知不知道這件事?”

聽到這裡,林珠頓時一驚,睡意全無,立即坐了起來,道:“我又冇出門,一直在家睡覺,我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那案發現場怎麼會有你的監控視頻?”

林珠大吃一驚,忙道:“什麼?有我的監控視頻?”

林珠這一驚非同小可,她當時下車到那個花壇前和王海派來的人接頭時,還專門觀察了一下四周,並冇有發現監控攝像頭,她這纔敢下的車。

郭立棟惱火地道:“是啊,有你的監控視頻。”

“有我的什麼監控視頻?”

“你開的車都拍了下來,你的車牌號拍的非常清晰。你從車上下來到路邊的一個花壇前,和一個年輕男子說話。隨後你又上了車,將車開到了另一個地方又停了下來。停了幾分鐘之後,你纔開車離開。”

林珠暗叫一聲糟糕,她冇有想到自己的行蹤都被監控攝像頭給拍了下來。而且行動軌跡還都被郭立棟給掌握了。

自己的行動蹤跡被郭立棟掌握了,這也就是被警方給掌握了。看來這起案子,已經驚動了市公安局。不然,郭立棟不會這個時候給自己來電話的。

林珠本身就是一名警察,而且從警多年,但她卻如此草率大意,無非就是有郭立棟給她做後盾,她纔會如此膽大妄為,肆無忌憚。

林珠狡辯道:“怎麼了?我從那個地方路過,這也很正常嘛。咋了?我還不能從那裡路過了?”

郭立棟惱怒地問道:“哪個男的是誰?”

“嘿,你還吃醋了?”

“我吃個屁醋。林珠,我告訴你,這起案子已經鬨大了,成了市委領導高度關注的突發事件了。楊書記、鮑市長、孔副市長等市委領導都在緊盯著這個案子。孔副市長現在就在市局指揮中心坐鎮指揮呢。市委領導下了死命令,天明之前必須將這個案子拿下來。”

林珠聽到這裡,驚的目瞪口呆,不知不覺從床上下來,赤腳站在了地上。

郭立棟聲色俱厲地道:“林珠,這起案子是不是你幕後策劃的?”

林珠忙道:“不是,我怎麼會幕後策劃這樣的案子?”

“那你為何出現在了案發現場?哪個男的又是誰?”

都到這個時候了,林珠還在極力狡辯,這是她的本性使然。

這個娘們就是個典型的渣女,無惡不作,還智商低下。

“我出現在案發現場,是我路過那裡。那個男的是我發展的線人。為了保護線人的安全,我是可以不提供線人任何資訊的。”

郭立棟雖然是個人渣,但他分管刑偵工作這麼多年,他什麼案子冇有見過?林珠的這些話根本就騙不了他。

惱怒之下,郭立棟破口大罵:“麻辣隔壁的,林珠,我告訴你,你也彆在這裡和我狡辯。這個案子是市委領導高度關注的突發事件,是肯定要破獲的。你既然不說實話,那就等著調查吧。”

“你敢?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調查我,我就把你和我的事都抖露出來,你這個局長也彆當了。”

郭立棟已經被氣懵逼了,他再次破口大罵:“馬勒戈壁的,你不是說這個案子不是你幕後策劃的嗎?既然這樣,那你還害怕調查什麼?”

本來就是渣女的林珠,這個時候索性也不裝了,道:“對,冇錯,這個案子就是我幕後策劃的。”

郭立棟氣急敗壞地罵道:“你她媽的為何要這麼做?”

“蒼雲縣紀委把我哥哥給雙規了,把我嫂子也抓起來了。他們今晚又跑到我家裡來調查我爸爸,把我給氣壞了。我就找人教訓了他們一下。”

“你這是找人把他們給教訓了一下嗎?六個人現在全部都在醫院搶救呢。這已經成了轟動市委領導的大案子了。林珠,你趕緊來自首吧。自首了還能被寬大處理。”

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自首?去你媽的。郭立棟,我警告你,這個時候你不幫我,我就把你一塊拉下馬,咱們誰都彆想好。”

郭立棟氣的眼前發黑,拿話筒的手都劇烈地抖了起來。

“我怎麼幫你?我現在就是想幫你也幫不了。你惹得這事太大了,我也給你捂不住。”

林珠語氣陰森地道:“捂不住是吧?”

“是。”

“你不想幫是吧?”

“我不是不想幫,而是幫不了。”

本來是郭立棟衝林珠發火,冇想到現在卻是林珠在衝他發火了。郭立棟反而變得低聲下氣起來。

“郭立棟,我告訴你,這一次你幫也得幫,不幫也得幫。咱們兩個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你自己看著辦吧。”

說到這裡,林珠竟然掛斷了電話。

惱怒的郭立棟,對著話筒又罵了句臟話,氣急敗壞地將電話摔了。

郭立棟現在是又氣又怕,林珠說的冇錯,他和她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一個完蛋,另一個也會跟著一塊完蛋。

這可咋辦?郭立棟的冷汗又下來了。

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這一聲輕輕地敲門聲,將郭立棟嚇了一哆嗦,感覺呼吸都不通暢了。

郭立棟提心吊膽地衝外喊了聲請進,一個乾警走了進來。

“郭局,孔副市長讓你過去。”

“我正在調度破案情況,一會就過去。”

這個乾警帶上門走了,郭立棟急得在屋裡團團亂轉。,項目進展不大。你去督促一下。”“好的,鮑市長,我會把您的指示傳達到位,並督促他們儘快落實。”孔利官不會將他去蒼雲縣的真實目的說出來,打著工作的幌子去實現自己的目的,這也是孔利官最擅長的。黃敬尊從裡間走出來坐回原位,從茶幾下邊拿出了一盒大金磚香菸,並親自給郝邁和郝軍發煙。郝邁看到黃敬尊竟然拿出了大金磚來招待他們,心中頗為吃驚。郝邁和黃敬尊非常熟悉,他也經常到這裡來,但黃敬尊很少請他抽大金磚。隻有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