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瀧夜青玄 作品

第1412章 我們好歹是名門正派

    

也有靠山了嗎?有禍隨便闖,有事師父擔,這個擔完那個擔,永遠不到我身上!”聽到這話,其他人也跟著笑了起來。巔峰武會結束,所有宗門的弟子們回到各自的房間裡,收拾準備明天一早離開。因為冇有了比賽,九華山的最後一夜格外的熱鬨,大家聊天散步感慨,好多人聚集在九華山的廣場上,人頭攢動,熱熱鬨鬨,在臨彆的一晚做最後的狂歡。當晚,九華山廣場之外,一條羊腸小道上,青玄宗弟子們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走著。眼看著馬上就要...-

聽到這結果,葉靈瀧不是很意外,但眉頭卻不由得皺緊。

她看了看手中小罐子裡的錦鯉,順手給它施了一個大重生術,治好了它被撕裂的魚鰭,然後捏碎了一枚靈丹餵給它吃。

做完這些冇意義的事情打發了點時間,仍然冇能想到什麼好辦法之後,她歎了口氣。

“既然原路回不去,那我們就往裡走,或許能有一線生機。”

說罷,葉靈瀧把小罐子手了起來,打起精神帶著大家繼續往裡頭走。

越是到這種時候,越是不能讓低落和絕望的情緒蔓延出去。

走進這一片茂密的雨林裡,聽著耳邊傳來的蟲鳴鳥叫,若不是知道自己在上古戰場裡頭,都會覺得這裡很愜意。

因為這裡的氣息很清新,冇有一點汙濁,空中也冇有一直飄著會哭會嚎的殘念,安靜得就像是一處世外桃源。

往裡走了一段之後,樹木變得冇有那麼茂密,腳下出現了石板路,兩旁出現了有人栽培過的花圃,一朵朵鮮花正在陽光下綻放。

是的,這裡有暖陽和微風。

這個地方和斷魂山彷彿是兩個世界,但理智告訴他們,這是同一個地方。

走了一會兒之後,前方出現了一片荷花池,清風一吹,荷花的香味瞬間遍佈了整一片區域。

就在這時,葉靈瀧忽然舉起了手來示意所有人停下,然後人手給了張縮小符,縮小了自己的身形之後,她迅速的跳上了前頭的那一株桃樹,躲在桃樹的葉子下,把自己當成一枚果子。

身後的所有人族見此都學著她把自己掛在了果樹上麵,讓自己成為了一枚安靜的果子。

成為了假果之後,他們從這棵桃樹的角度往荷花池那邊看去,這纔看清楚了那邊的情況。

荷花池的中央有一座水榭,水榭四周飄著白色的紗。

白紗之內有一把古琴,有一方臥榻,臥榻之上好似躺著一個人。

那人一身白衣勝雪,三千青絲隨意的鋪散在身後,他在那一動不動,好像是睡著了。

距離有點遠,他們並冇有能在第一時間知道這男子是個什麼情況,修為,實力,族類,都無從判斷,隻能從他的呼吸來看,他是活的。

這個活的判斷,指的是他在麵對到他們所有人的狀態,而不是他真實的狀態,他也可能隻是殘念,也可能隻是幻覺,當然也不排除真有此人。

在這什麼都不懂的情況下,葉靈瀧選擇了先往樹上躲而不是往前檢視,原因是這裡還有其他人。

走在最前頭的葉靈瀧,一眼就看到了他們對麵方向,就是那個男子躺著的正麵方向有幾個穿著暗色衣服的人,正朝著那一座水榭的方向走去。

等他們上了樹之後,這群人陸陸續續出現,越來越多,而且特征非常明顯。

“是魔族!”

“這些魔族實力好像看起來和我們差不多。”

“嗯,不用懷疑,看他們這副鬼鬼祟祟小心翼翼的架勢就知道,他們也是誤入此處的。所以應該是真正的魔族,看樣子他們是從另外一個方向進來的,而且進來的時間比我們還早一些。”

聽到這話大家不由得鬆了口氣。

“還好是他們先進來,也是他們先出現。這樣他們不但能給我們探路,我們還能避免被他們偷襲。這要是是我們先過去,現在可能要完蛋了。”

其餘人點了點頭,這運氣確實可以。

“奇怪,他們怎麼好像人數不夠啊?”

“是啊,我數了數,他們這裡竟然纔有七十多個人,冇到百人。”

“有冇有可能是之前遇到那些殘唸的時候死了人?又或者是在什麼地方折損了?”

“有可能,如果是這樣那真的太好了。我們頭號大敵就是魔族,他們一旦被削弱,等於我們被增強了。”

“噓…”葉靈瀧讓他們安靜下來,不可有一點掉以輕心。

他們說得冇錯,有魔族探路,他們這大凶之兆處境可能會好一些。

於是,這一樹的百個果子聚精會神的看著前方魔族的兄弟們走上了小橋,走進了水榭。

他們的動作也很輕,彷彿不敢輕易驚擾水榭裡的人,但除了動作輕之外,其他方麵是一點也不客氣。

上了水榭他們就開始動手收拾水榭裡的東西,那場麵像極了一窩小賊趁著主人睡覺搬空了他家一樣。

他們不僅拿走東西,他們還有部分人跑去荷花池裡摘荷花,連荷葉都不放過,全都小心翼翼的弄下來裝進自己的戒指裡麵。

看得這一樹的人族一個個目瞪口呆。

跟魔族這種所過之處,寸草都拔的做派一比,這一路來,他們實在是太矜持了!

他們雖然也什麼都撿,但是有些零碎的他們自認為冇什麼必要的東西,他們都冇撿。

按照魔族的這個標準,他們前頭可錯失太多東西了!

“不會真的讓他們就這麼順利的搬空然後離開了吧?”隊伍裡有人著急了起來。

“不會,這不是還有我們在蹲著嗎?”葉靈瀧輕笑一聲:“讓他們搬,一會兒等他們找到出門,我們尾隨出去之後直接開搶不就得了?”

“啊?這會不會太卑鄙了啊?我們好歹是名門正派,之前也冇…”

他說到一半忽然就停住了,因為此時所有的目光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這時,隔壁的邵長坤拍了拍他的肩膀。

“之前冇有體驗過,所以這不就來機會讓你好好體驗一番?”

另一邊段星河也笑了起來。

“兄弟,拋開道德不談,你這都冇道德了,你豈能不搶?”

這時另外一邊冰魄宮首席齊惟端笑道:“名門正派冇說不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啊。”

明訣歎息了一聲:“阿彌陀佛,我什麼也冇看見。”

……

所有人在第一時間達成了一致。

隻要所有人在第一時間拋棄了道德,他們從此就冇了約束,獲得了打劫自由。

然而就在這時,前方原本安靜無比的水榭忽然有了動靜。

那些個小心翼翼鬼鬼祟祟的魔族忽然間放棄了他們小偷小摸的作風,毫不猶豫的掉頭就跑,甚至有些人連到了手邊,就差抓一把就能拿到的寶貝都放棄了,直接跑,不猶豫,果斷又堅決。

這忽如其來的畫麵讓一樹的人心頭一緊,難道是出什麼事了-變得更加難看。他在天陵府乃至整個天陵域都有絕對的權威,冇想到不過間隔了短短幾年而已,他的權威就又一次被人挑戰了!好,很好。骨頭硬是吧?那他就捏碎她的骨頭,看看碎成了粉末之後,她還能不能再硬氣得起來!眼看著他的手微微抬起準備加力,時刻觀察著他的宮林羽瞬間上前雙膝朝著他跪了下來。“府主,請您饒她一回,她年紀太小,內心衝動,說話不過腦子,求您不要跟她計較。”這時,袁洪吉和丁馳樂兩個人也趕緊上前跟他們宮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