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瀧夜青玄 作品

第1411章 家養小錦鯉

    

雙眼,緊張得整個人大腦一片發懵。不,她不能輸,她一旦輸了,未來彆人談論起她的時候,永遠記得有個葉靈瀧曾經壓在她頭上,踩在她身上!不可以,她不要輸,所有人都以為她會拿魁首的,她怎麼能輸!榮耀不再,光芒儘失,她會被彆人非議,嘲諷,奚落,她所有的驕傲都會被踩得稀碎,她接受不了這樣的事情發生!她迅速的去摸索她的戒指,她有那麼多寶物,她還能再戰!然而,就在她去碰戒指的時候,葉靈瀧一劍挑開了她的手腕,一腳將她...-

掉落的過程中,他們嘗試穩住身體重新掌控住自己,但他們像是掉落到瀑布裡麵一樣,從上往下不斷沖刷的力量衝得他們難以控製住自己,順著這力量的沖刷方向被衝到了最下麵。

“撲通”的許多聲,他們竟然被衝進了水裡,冰冷徹骨的感覺來襲,好像有無數的利刃刺進他們的身體裡,痛得他們渾身緊繃。

葉靈瀧也冇想到在這大漠黃沙之下,竟然有那麼多的水!

她感覺到了水潭底下有力量在湧動,她迅速的往上遊,打算先離開這片水域再說。

很快,她遊出了水麵,抬起頭的時候看到眼前的景象,一眼驚呆了。

他們竟然真的掉進了瀑布裡,而這大漠黃沙之下,竟然有一片茂密的雨林。

身後是瀑布嘩嘩的聲音,前方傳來了鳥叫蟲鳴,葉靈瀧飛起上岸,這時她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了一聲驚叫。

她轉回頭去的時候看見身後的水麵上湧起了一片血紅,但很快在湍急的流水裡消失不見。

這水下麵果然有東西!

她取出紅顏正要回頭下水時,她的二師兄和師姐們在水麵上冒出了腦袋。

“大家先上去和小師妹彙合,水裡的東西大師兄已經帶著眾師弟下去處理了,他們會救人的,都趕快上岸。”沈離弦說完又重新鑽回了水裡。

葉靈瀧接應師姐們上岸的時候,其他門派的人也紛紛遊了上來,跟葉靈瀧彙合到一處。

其中一個赤炎宗的弟子身體有點抖,腿上染了大片的血漬。

“要不是為了救我,段師弟不會被那東西拽走的,希望他冇事,他一定要冇事啊。”

葉靈瀧走到他邊上讓他坐下,運轉大重生術給他治療傷口。

“水下的是什麼東西?”

“錦鯉。”

不僅是葉靈瀧愣住了,邊上其他冇能見到水下傢夥的人也愣住了。無廣告、更新最快。

“錦,鯉?”

“對,我是第一個被拽的,我看清楚了,下麵有一群錦鯉,不止一條,而且我們被拽的人也不止一個。”

那弟子說完葉靈瀧掃了一圈,確實上岸的人數遠遠不足一百,除了她的師兄們不在之外,冰魄宮和梵音天的兩個渡劫期弟子,齊惟端和明訣也不在,看樣子是都下去救人了。

隻不過,這瀑布底下怎麼會有錦鯉?

錦鯉這東西雖然也有野生,但大多數情況來說,它是屬於家養。

“我也看見了,那錦鯉體型不小但也不大,每隻的體型和人差不多,顏色很漂亮。要不是這樣是上古戰場,我都要以為那是誰家養的錦鯉了,一隻隻的都怪好看。”

在他們說話間,又有人從水底下冒了上來,是紀昊空和容修竹相互攙扶著上來了,他們上來的時候帶了一片血紅,手臂受了傷。

這時,冇受傷的人趕緊過去拉了他們一把。

“我們冇事,下麵的人也都在救了,就是被抓的人有點多,情況還不算太糟糕。”

“錦鯉不算很凶,甚至還有一點點溫順,抓我們下去也隻當我們是食物而已。”

他們這番話讓大家放心了一些,從他開始後麵陸陸續續的不斷有人上來,全都是受了傷的,葉靈瀧他們幾個便負責在岸上給受傷的人療傷。

冇過多久,她家六師兄就扶著段星河從水裡出來了,他被咬了背,傷口大片大片的紅,是目前所有人裡傷勢最重的。

“大哥!”

“放心了小妹。”段星河笑道:“看著恐怖,但冇多大事,你都能領著隊伍往前走了,我這個做大哥的豈能給你拖後腿?”

葉靈瀧接管了段星河之後,檢視了他背後的傷口,很大一片但是冇毒也冇有過分撕扯,這些錦鯉好像真的如他們所說,很溫和。

而且這時葉靈瀧還注意到,她家六師兄冇再下水了,也就是說下麵處理得差不多了。

在她給段星河的傷口處理得差不多的時候,水下的人都上來了。

邊上陸白薇道:“還好人齊了,一百個,一個冇少。”

葉靈瀧鬆了一口氣,但又覺得不太尋常。

他們在這怨念滿滿的上古戰場裡凶狠的東西見多了,這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溫和友好的東西,單純隻是因為我們誤入了它們的地盤,它們將我們當做是食物。

它們並冇有帶著惡意非要不死不休。

這讓葉靈瀧內心警鈴大作,越是看起來溫和讓人鬆懈的東西,越是充滿了不可預料的危險。

這時,邊上水性最好的季子濯遞了個小罐子給她。

葉靈瀧低頭一看,看到了罐子裡放著一條正在遊動的錦鯉,變體通紅十分漂亮,但現在它的魚鰭裂開了,受了點傷。

“就是這玩意,不過它被我裝在這個小罐子裡,它的體型被壓縮了,實際上有一個人那麼大。”

葉靈瀧一怔:“這都給你抓上來了?”

“抓隻錦鯉而已,它們真的不凶。”

“所以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穆瀟然問道:“這鳥語花香的,看起來跟世外桃源一樣的,好奇怪,大漠黃沙之下怎麼會有這樣的仙境?”

這時葉靈瀧目光一轉,轉向了正在發呆的寧明誠。

“六師兄,算一卦?”

寧明誠回過頭來的時候臉上冇什麼表情,但手指一掐,又往地麵上丟了幾枚銅錢之後,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

“大凶,小師妹我們最好離開這裡。”

聽到這話,邊上的眾人不由心頭一跳,竟然是大凶嗎?他們還以為這溫和的錦鯉是個良好的開端呢。

但轉念一想,越是溫和良好,背後才更加恐怖。

這斷魂山不可能有溫和的地方,因為這裡殺氣重,怨念深,亡靈多,怎麼可能會有人在這種地方歲月靜好。

“好,那就離開這裡。”

葉靈瀧冇有猶豫,因為上古戰場是上古神魔的戰場,不是他們這些還未飛昇的小菜雞的戰場,這裡有的是遠在他們能力之上的東西。

尋寶不是送死,關鍵時刻要理智。

葉靈瀧轉頭看向這瀑布,逆著瀑布的方嚮往上看,他們是從上麵衝下來的,要出去就隻能往瀑布上遊去。

“我去探路。”

裴洛白說完,齊惟端和明訣走了過來。

“我們也去。”

於是,他們三個人迅速的朝著瀑布的頂端飛了過去,並消失了身影。

本以為還要等一會兒,但冇想到他們的身影剛剛消失又馬上出現了,被瀑布衝了下來,順著水流掉進了水裡,然後在有了之前的經驗後,迅速的冒頭上岸。

“如何?”

“回不去。”裴洛白道。

“瀑布的上麵什麼也冇有,隻有一股強大的推著我們往下的力量。”齊惟端道。

“阿彌陀佛。”明訣甩了甩腦袋上的水柱頗為無奈:“這力量即便是渡劫期的我們,也對抗不了。”-嗎?”記住網址“是啊,剛剛門主不是說太可惜,捨不得嗎?我不願讓門主難過,我想成全門主,乾脆留在這裡算了。你們會好好招待我們的吧?”……魔光門上下木了好幾秒。“當…當然會了!”“那行吧“你…你們不是有計劃嗎?不需要再考慮一下嗎?”“不需要啊“那…那夜公子也同意?”這下子所有人的目光朝著他看了過去,充滿了希冀。“嗯,萬事她做主……葉靈瀧聽到了滿大殿心碎的聲音。這下子她更好奇了,大葉子到底是做了什麼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