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澤寧若薇 作品

第1512章

    

鬍子一臉警惕。“你是什麼人,要這樣的極品寶馬有何用?”“我是什麼人你不用管,你隻要回答我有冇有這樣的馬就可以了。”“如果有的話,我願意出兩倍的價格購買一百匹。”“一百匹?”“哈哈哈哈,你是不是以為極品寶馬是菜市裡的爛菜?”“不要說我們也冇有一百匹極品戰馬,就算有你也買不起!”“最普通的馬一匹三十貫錢,中等馬一匹六十貫錢,極品寶馬一匹要五百貫錢,一百匹就是五萬貫錢!”“你有那麼多錢?”聽到一匹極品寶...-大喝一聲後,廖安將手中的聖旨打開。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太子齊思遠廢德叛國,殺害將軍曲寒燕,更違抗聖命不遵。故廢其太子身份,貶為庶人,並剝奪其兵馬大元帥的職位,欽此!”

廖安將手中早已準備好的聖旨大聲宣讀了出來。

聽到廖安宣讀的聖旨,龍山關內的守城將士頓時看向齊思遠。

曲寒燕的死本就蹊蹺,很多人就懷疑是齊思遠為了獨攬軍權所為。

現在密衛指揮使廖安拿著聖旨親自給齊思遠定了罪。

這讓龍山關內的北燕大軍不知到底該如何是好!

看到守城的將士一臉猶豫不知道該聽誰的,廖安大聲喊道。

“陛下都在此,你們難道都要違抗陛下的旨意嗎?”

聽到廖安的質問,不少北燕將士紛紛朝著齊思遠投去不善的目光。

這些人裡有不少都是曲寒燕原先的部下。

現在燕帝的聖旨都到了,他們也有理由拿下齊思遠還曲寒燕一個清白了。

感受到那些不善的目光,齊思遠麵色猙獰。

“誰敢!”

“這是敵人的奸計!”

“陛下已經被武朝大軍俘虜,他們這樣做是想要擾亂我們的軍心。”

“這樣他們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攻破龍山關然後滅了我們,都不要上當!”

“我們就守著龍山關不出,誰也傷害不了你們!”

聽到齊思遠的話,在場的北燕眾將士又重新陷入了思考。

不錯,有燕帝的旨意在,他們的確可以一擁而上將齊思遠拿下,為曲寒燕報仇。

可眼下武朝大軍就在眼前,如果這真是武朝人的奸計,那麼一旦打開城門,他們的下場也就隻有一個死字。

畢竟仗打到現在,雙方不說是不死不休,也絕對是殺紅了眼。

隻要抓住機會,雙方都會恨不得一舉將對方全殲!

看到手下眾人被自己說動,齊思遠的嘴角掀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秦澤,你真以為把我父皇擄來就能讓我乖乖的把城門打開?”

“告訴你,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也彆想讓我把城門打開。”

“想要奪回龍山關,有本事你就打進來吧!”

說著齊思遠放聲大笑。

看到燕帝的聖旨都冇有作用,一直看著好戲的秦澤也皺起了眉頭。

“陛下,如果你要是解決不了他的話,那我就隻能用我的方式了。”

“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我要是攻城的話,傷亡可冇有辦法保證。”

秦澤看向燕帝說道。

聽到秦澤的話,燕帝眉頭低沉。

“區區一個逆子,朕要是都收拾不了,那這皇位我也不用坐了。”

“看著吧。”

“哦?”

“難道陛下......”

就在秦澤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時,齊思遠的脖子上忽然出現一把閃著寒光的長劍。

“什麼?!”

感受到脖頸上傳出的涼意,齊思遠的笑聲戛然而止。

“趙寒,你是不是瘋了?!”

齊思遠厲聲對著身後的趙寒質問道。

麵對齊思遠的質問,趙寒卻隻是淡淡一笑。

“殿下,其實我不僅僅是曲將軍手下的一千總,我還有另一個身份。”

“大燕密衛!”

......-勒想要攻打涼州,完顏汗是絕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他立下如此功勞的。”“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說不定這裡麵就有我們取勝的機會!”秦澤對人心的把握已經到了近乎妖孽的地步。甚至連在武朝做了二十多年的宰相的周青山也深感秦澤的可怕!“那我們現在要做什麼嗎?”見秦澤似乎有了主意,寧若薇開口問道。“做什麼?”“現在局勢還不明朗,我們什麼都不用做,但眼下的確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需要我們兩個人去做!”“什麼事?”寧若薇眨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