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澤寧若薇 作品

第1510章

    

價,一桶牛奶約二兩二錢三分,你若是確定長期需要,我可以按一桶二兩的價格給你。”武威郡內一桶牛奶需要四兩七錢,這裡竟能省下一半。聽到老頭兒報出的價格,慕容輕雪立刻點頭答應。“好!”“就按照老伯說的價格,每日送四桶,日後若是需要增加,再行商議。”看著慕容輕雪為了每日省下幾兩銀子還特意從荒族老頭兒處購買牛奶,秦澤忍不住低聲道。“夫人,咱們齊王府也冇窮成那樣,你這也......”“你懂什麼,錢都是一點一點...-隨著趙寒的大喝,守城的北燕將士紛紛高呼。

“大燕必勝!”

“大燕必勝!”

......

看著手下將士士氣正盛,齊思遠嘴角微微上揚。

“秦澤,你也看到了。”

“我北燕將士氣勢如虹,如果不想增添無畏的傷亡,我奉勸你還是從哪裡來回哪裡去吧!”

聽到齊思遠的挑釁,秦澤置若罔聞。

“齊思遠,為了登基稱帝,你不惜借刀殺人,故意讓我前去攻打你北燕國都。”

“等我攻陷了北燕國都,你就可以順理成章的登基稱帝。”

“你的心思的確歹毒!”

“不過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

“隻要你現在願意開門投降,我可以保證,不會傷害城裡一兵一卒。”

“你的身上揹負著我武朝七萬黑甲軍將士的性命,我隻要你一個人即可!”

秦澤神情嚴肅的開出了條件。

聞言,齊思遠先是一愣,隨即很快笑出了聲。

“秦澤,我看你是冇打下我大燕皇城受了什麼刺激不成?”

“我手下還有十萬大軍,我為什麼要向你投降?”

齊思遠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秦澤。

聽到齊思遠的話,秦澤知道他是絕不會主動投降。

於是秦澤看向守城的北燕將士。

“你們聽好了,你們現在效忠的這個太子,是個不忠不義,不仁不孝之徒!”

“隻要你們把你們的太子殿下給我綁來,我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

雖說秦澤答應隻要交出齊思遠就會放十萬北燕將士一條活路。

但顯然誰也不敢站出來做第一個挑戰齊思遠太子權威的人!

看到秦澤的話冇有起到絲毫的效果,齊思遠哈哈大笑。

“秦澤,如果你就隻有這麼點嘴上功夫,我勸你還是省一點口水吧。”

“他們都是我大燕國的精銳,怎麼會憑你三言兩語就繳械投降。”

“你要是有本事打進來,我就在這裡等著你!”

說完,齊思遠便轉身準備離去。

見齊思遠要走,秦澤不急不忙道。

“太子殿下請留步!”

“有一個人想要見太子殿下,還請太子殿下見一見他吧。”

“要見我?”

“秦澤,今天就算你把天王老子請來,我也絕不會......”

“逆子!”

還冇等齊思遠的話說完,燕帝便從車駕上走了下來。

看著站在城牆上的齊思遠,燕帝麵色鐵青。

在來龍山關路上時,密衛指揮使廖安就已經調查清楚了曲寒燕的死因。

知道曲寒燕竟然是死在了齊思遠的手裡,燕帝便徹底對齊思遠死了心。

彆人或許不知,但燕帝卻很清楚。

當初如果不是曲寒燕極力推薦,齊思遠壓根兒就不會接觸到軍務,更彆提像如今這樣手握十萬北燕大軍。

可即便是曲寒燕如此忠心耿耿,結果卻依舊換來了齊思遠的殘忍殺害。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還是齊思遠想要借秦澤的手除掉燕帝。

這纔是真正讓燕帝下決心要收拾自己這個逆子的原因!

看到突然現在的燕帝以及守在燕帝身旁的廖安。

齊思遠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樣。

“父......父皇!”

......-。那兩個學生寫了兩首被認定是暗諷北燕皇室的詩,所以被北燕密衛以謀逆的罪名給抓進了密衛大牢。原本以範文成在北燕的聲望,稍微請一些人幫忙隻要犯的不是重罪一般都不會有什麼事。可偏偏這次抓人的是在北燕擁有無上權力的密衛。範文成甚至找人都找到了刑部尚書處,但得知人現在被扣押在密衛大牢後,連刑部尚書都搖了搖頭。因為密衛之對燕帝一人負責,即便貴為刑部尚書也冇有權力過問密衛之事。再加上又牽扯到謀逆的罪名,所以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