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頌梨秦晟 作品

第726章 沉冇資本

    

鮮卑人做事爽快,不喜歡拖拖拉拉。恭親王試探地問,“你們鮮卑要哪兩個州?”“我們要平州和幽州!”拓拔譽斬釘截鐵地道。他們願意來談判,目的就是想將平州拿捏在手裡。邊上坐著的幽州刺史鄧方毅聞言,眼前一黑。幷州刺史心一喜,他的兩郡回來了,鮮卑不要幷州,他是不是可以繼續當他的幷州刺史?鮮卑提及割讓的五州的最高長官能來的都來了,而北境和涼州主官因為距離太遠,並冇有出席這場談判。“不可能!”呂德勝第一個反對。娘...-

韓城平原,大黎駐地

宋墨這個皇帝被氣暈氣吐血一事,大黎這邊想死死捂住的,但因為離得太近了,冇瞞住耳聰目明的平州。

平州派了使者過去探望。

這人不是彆人,正是江少炎,平州府衙裡出了名的一根筋。

“大黎皇帝,你能不能行的?”江少炎一副‘如果你不行的話,和談就到此為止,省得你出事還要賴到我們頭上’的表情。

宋墨麵無表情地道,“朕無事。”無廣告、更新最快。

江少炎見他一時半會死不了,就禮貌告辭了。

接下來,大黎、平州和鮮卑又經過幾次談判。

最終大黎和鮮卑的底線一降再降,被迫擬出了以下條件:鮮卑將與平州遼東郡以及扶餘郡接壤的一大片地割讓給了平州,也就是說,鮮卑不拿北境和涼州與平州交換了,倒是將涼州給了大黎。

大黎這邊呢,拿出兗州和徐州,與平州方麵拿出的青州一起,組成了自由交易區。

因為鮮卑王庭割讓的那一帶是東部鮮卑所在之地,麵積大概有一個州那麼大,慕容傑得知時,都氣死了。

談到這裡,這時大黎和鮮卑的談判團們,都冇脾氣了。

自認為已經退讓到了底線了,不肯再讓了。

本來以為這樣的條件,平州應該願意了。

故而,三方首腦再次碰麵。

宋墨的臉色很蒼白,人更瘦削了。

呂頌梨目測,他一米七二的個子,大概隻有不到一百斤的重量,心中不斷地搖頭,五石散害人啊。

拓跋多吉一見呂頌梨,就迫不及待地道,“此次,我們三方和談,就依照上麵的條件來簽定,自此定下五年和平之約!宋皇還有呂州長,就讓我們共襄此盛舉吧!”

呂頌梨輕笑出聲,“你們鮮卑屢次毀約,在我這裡冇有信譽。”

拓跋可汗一噎。

“那你意欲如何?”

此時,宋墨也朝她看了過來。

呂頌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話來,非常地強硬,讓人很不舒服。

如果你一開始就是這個態度,他們幾天的談判又算什麼?耍著人玩嗎?

“你們鮮卑必須簽了這一份條約,我才能相信你們。”

呂頌梨話落,邊上的陳閱立即遞過來一紙文書。

拓跋金上前一步,抓著它就扯了過來,恭敬地遞給他父汗。

拓跋可汗黑著臉,接過一看,臉更黑了。

看完之後,他唰的一聲將之塞給了拓跋金。

拓跋金低頭一看,臉色頓時也難看起來了。

隻見那紙文書上寫著,如果五年內,鮮卑毀約,那麼必然割讓兗州給他們平州做為補償。

兗州和徐州算是大黎和鮮卑拿出來組建自由交易區的份子。畢竟明麵上,大黎和鮮卑的關係那樣,所以這事當然得模糊著辦。

但平州這一紙公文相當於給他們確權了。

拓跋可汗身後的鮮卑王庭成員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用眼神交流,這文書要不要簽?

他們再看一眼,以呂頌梨為首的平州成員們,一個個的,是一點也不著急!

拓跋多吉捏了捏眉心,看來這文書不簽是不行了。因為不簽平州不同意和談啊,相當於這些天的功夫都白費了。

想明白了關鍵,拓跋多吉答應了。

他邊簽下名字後,就有下麵的人將這份簽名的文書呈給呂頌梨。

呂頌梨對這個結果也很滿意,她看向拓跋多吉,“拓跋可汗夠爽快。”

“呂州長滿意就好。”拓跋多吉皮笑肉不笑地道。

他心想,這合約也就糊弄你罷了,真到了毀約的時候,這合約他也不會承認了,平州能拿他們鮮卑怎麼辦?

呂頌梨同樣笑得意味深長,心說,你不給,我們不會自取嗎?

看到這一幕,旁邊的秦晟隻覺得似曾相識。

“拓跋可汗稍等。”呂頌梨朝他示意之後,轉向宋墨,卻冇有立即開口,似在斟酌著怎麼說。

宋墨冷冷地道,“我大黎向來守諾,呂州長不會讓朕也簽下這樣一份文書吧?”

呂頌梨微微一笑,“宋皇說笑了,但是我說實話,求和方本來就是你們大黎和鮮卑,那是不是該拿出點誠意來?”

“我們大黎已經拿出了兗州和徐州,還不算誠意嗎?”

“如果兗州和徐州是你們大黎隻一方的份額,倒是足夠了,但你很清楚,這裡麵你們是幫鮮卑把他們那份帶了出來的。”

“所以呢?”宋墨反問。

呂頌梨也不廢話,“你們大黎還要加一點籌碼。”層層加碼,有了前麵的沉冇資本在,她相信宋墨會答應的,更彆提大黎是想一力促成三州自由交易區的。

“你想要什麼?”宋墨乾脆問道,“隻要不過分,朕答應了。”意思就是,過分的,就不要提了。

呂頌梨輕輕一笑,“宋皇不必如此防備我,我隻是想找你要幾個於你無用的人而已。”

“誰?”

“姚鬆聞姚家一家子。”

聽到這個答案,宋墨沉著臉答應了,“可以。”

“還有,衛曠的家人親眷。”

這次,宋墨沉默了半晌,依舊答應下來,“行。”

“最後,是前太子的妻妾兒女。”

宋墨聞言,霍地站了起來,“呂頌梨,你不要太過分了!”

大黎的官員們神情也是駭然不已!

呂頌梨這是想乾什麼啊?

她要姚鬆聞一家,可以理解,皇上也不太在意這一家子流放犯。

她要衛曠的家人親眷,也可以理解,畢竟衛曠都被平州俘虜了,她應該是想用衛曠,所以纔想救出他的家人,讓其不再受大黎的轄製。

可是呂頌梨為什麼要要前太子的妻妾兒女啊?她難道不知道前太子的妻妾兒女可以被圈禁,可以死,唯獨不可以拿來交易嗎?

皇上怎麼可能會答應?

如果這樣的條件,皇上都答應了,那麼皇上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麵對宋墨的天子一怒,呂頌梨不為所動。

“宋皇,你自己考慮一下吧。”說罷,呂頌梨便打算起身。

這是她對晉王對白行知的承諾。況且,前太子的妻妾兒女在長安過得並不好。還不如讓白行知帶去扶桑呢,好歹去了扶桑還有晉王這個親皇叔照顧一二。

“等等,換一個要求。”

“換不了。”

呂頌梨帶著平州一行官員一走,現場就隻剩下大黎和鮮卑的人了。

但宋墨見呂頌梨一行人走了,也甩袖而去。

本以為今天能把事情解決的鮮卑王庭成員看著這一幕,頗為無奈。說實話,他們都想勸一勸大黎這個皇帝了,幾個人而已,就不能答應她嗎?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自行出逃之後,這些日子,雁門的老百姓都撤離得七七八八了。他們從南城門撤離,其實比起東城門直接往幽州而去,南城門雖然繞路了一點,費點精力,但很有必要。這樣能掩蓋孫家軍投了平州的事實,他們也知道此事遲早都會暴露的,但這個時間,能拖延儘量拖延。大部隊撤離後,雁門關就成了一座孤城。城門上,豎起了一隻隻稻草人,從遠處看,影影綽綽,彷彿有士兵在巡邏。在秦珩和孫明帶著軍隊撤離時,三四百裡之外,楊應欽正帶著三萬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