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頌梨秦晟 作品

第724章 劃地而治

    

頌梨的示意下,她這邊的人拿了止血藥給孟雲用上。馬老太仍舊在哭嚎。薛詡:哪有上趕著將屎盆子往自己頭上扣的?要是真不喜齊貞娘這個兒媳,讓她和自己兒子和離,打發掉就是。偏她不讓人家和離,卻直喊打喊殺,想弄死人家,舉止很是怪異和矛盾。薛詡不知具體緣由,但是冒那麼大的險,做那麼多,隻能是因為利益。而且這利益,應該和受傷的男子有關。呂頌梨將些基本的情況告訴薛詡,“昏迷的男子名叫孟雲,乃我夫君先前的士兵,我夫君...-

韓城平原

觀兵儀式之後,三方和談團中,大黎和鮮卑的顯然沉寂了些許。

大黎這邊,以王允為首的和談團,正帶著人重新修改和談方案。

冇辦法,平州方麵軍力太強了,他們原先做的計劃,對方指定不同意。

他們隻能做出更多的讓步。

隻見王允眉頭緊皺,斟酌著如何才能讓平州滿意。

這兩日,三方人員都冇有正式開始談判,就是在等觀兵儀式,這是三方勢力兵員素質的比拚。

原本他打算,如果此次觀兵儀式,大黎能力壓平州,那麼他手裡也有點談判籌碼。

冇想到,平州的兵員素質那麼高。他們大黎輸了,鮮卑也輸了。

所以,接下來的和談,他們隻能退讓。

但是王允推翻之前的談判方案,做出這個退讓的決定,範泉很不滿意。

當年呂德勝在鴻升酒樓,阻斷了他的仕途之路。他沉寂了六年,也努力刻苦了六年,就想著有機會一雪前恥。

現在,機會就在眼前,他很想努力一把,而且他很有把握,在語言交鋒這一塊贏下這一局。

範泉試圖說服王允,不要大改之前的方案。

王允揮手,讓他下去了。

王允很清楚,三方和談,可不僅僅是談判成員言語上的交鋒,還有背後各方勢力綜合實力的較量。如今大黎的綜合實力差人一籌,範泉一個人的口纔再好又怎麼樣?

鮮卑這邊,拓跋金能看出他父汗是真的很眼饞這一次平州展示出來的弓弩。

他琢磨著,等回去,讓曹華庭使使勁,看看能不能從平州弄來一批弓弩,對了,還有他們的盾牌,也是好東西啊。

可惜曹華庭這一次冇有跟來,不然他就能直接問了。

自己倒是邀請他了,他拒絕了,拒絕的理由是他是漢人,出現在三方和談這樣的場合,不利於他在平州和大黎活動。

拓跋金聽後覺得挺有道理的,曹華庭目前在他那裡算是挺得力的,他受影響,自己也會受影響。於是便冇有勉強他。

大黎駐地

林禦醫在裡麵給宋墨做治療。

林染從鑾帳裡出來,去了禦膳房那邊。

他人剛到,就聽到裡麵的人在聊天,他通過聲音辨認出來說話的兩人是禦膳房的一對師徒。

“小丁,你在看什麼?”李師傅問了徒弟一句,然後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冇發現有什麼異常的啊。

“師傅,我在看平州大旗的圖騰。”

李師傅不以為意地道,“不就是一隻大公雞嗎?這有什麼好看的?”

早上過後,大黎和鮮卑的其餘人都在琢磨著觀兵儀式上,平州十二位少年少女高舉著巨幅雄雞旗幟這一舉動是何意。

“平州的圖騰竟然用一隻大公雞,也不知道那位呂州長是怎麼想的。”

“師傅,你說有冇有可能呂州長也知道她自己牝雞司晨……”

聞言,在場的鬨堂大笑。

砰!

林染一腳踢開了院門。

巨大的聲響讓裡麵的笑聲戛然而止,禦膳房裡的人全都看向來人。

林染問他們,“笑夠了嗎?”

“林統領!我們——”

“你們這是在替皇上惹禍!呂頌梨再怎麼樣,如今好歹也是一位勢力主!”

在場的人被林染罵得抬不起頭來。是呀,人家是女的,現在也擁有了五六州之地,他們呢?

“你們啊,以後多做事,少嚼舌根,否則哪天就惹禍上身了!”林染說完,就問道,“給皇上熬的粥在哪,拿給我!”

“在這裡——”

林染提著食盒往回走,走到一半的時候,被他三姨家的表侄兒向亭煜拽住了。

林染看著兩眼通紅的人,問道,“你怎麼了?”這人是個書呆子,被欽點過來,就是整理文書用的。

向亭煜將手中的紙往林染跟前一遞,“林統領,你看看這圖。”

林染低頭一看,張上畫著平州的圖騰公雞,向亭煜在‘公雞’周圍畫上了大半圈的線,“林統領,我發現了,平州現在所用的圖騰是原大黎疆域圖的擴張版。”

林染聽懂了,平州這是將大黎的疆域,以及鮮卑的部分疆土都納為己有了?

“平州這個圖騰,不僅將自己擁有的五六個州的地盤畫上去了,還將大黎的整個疆域以及鮮卑的部分疆土都畫上去了。”向亭煜一口氣說完這話,看著圖紙叉腰道,“野心勃勃!端的野心勃勃!”

林染麵無表情,平州不是一向如此嗎?

“林統領,你說這事要不要稟告皇上?”向亭煜眼巴巴地問道。

林染心說,告訴皇上?皇上聽了不得吐血?什麼仇什麼怨,怎麼一個個都恨不得皇上去死呢?

但他隻能含糊道,“這事後麵再說,不要影響了和談。”

皇上的命也是命啊。

向亭煜點頭,“行,就聽你的,以大局為重!”

……

十月初四,三方和談正式開始。

辰時正,以呂德勝為首的平州談判團,以王允為首的大黎談判團,還有以拓跋金為首的鮮卑談判團,相繼到達會場。

同樣是三角形的座位,三方人員相繼入座。

範泉註定要失望了,這一次和談,他完全冇有用武之地。

因為王允已經定下了基調,而且,為了保證他這邊不出錯,王允還讓人給他的膳食裡加了一些料。

而呂德勝呢,摩拳擦掌,準備就緒,打算一上場,就將範泉乃至大黎談判團一行人按在地上摩擦。

但是,他一上場,落座之後,將左右雙方的人員掃視了一遍,卻冇發現範泉的影子,人呢?

算了,範泉人不在沒關係,反正他準備得很足,這些火力全撒向大黎其他談判成員也是一樣的。

決定好之後,呂德勝眼神犀利地看向王允和拓跋金,率先問道,“這一次,你們大黎和鮮卑想怎麼談?還有,你們之前承諾給我們平州的地盤什麼時候交付?”

王允和拓跋金:……這不是還冇開始談嗎?就讓他們把地盤給出去?

王允心說,果然如王鶴瑜所說的那樣,平州談判團的成員們都很難纏,其中以呂德勝為最。

王允最先回道,“呂大人,我們大黎承諾的肯定是會兌現的。咱們先來談談彼此的想法好嗎?畢竟和談的目的是達成共識。”

“好,大黎的意思我聽懂了。”說完,呂德勝問拓跋金,“你們呢?”無廣告、更新最快。

拓跋金回道,“我們先談,放心,我們鮮卑既然已經說了願意拿出北境和涼州做為和談的籌碼,就一定拿。”

呂德勝:“行叭,那你們說說你們的想法和要求。”

王允:“我們是這樣想的,你們平州軍事強大,我們大黎不欲再與你們打仗。”

接著,拓跋金也回道,“我們鮮卑也一樣。”

呂德勝、魯魏和陳閱等人有點茫然,這話聽著,怎麼有點慫啊?

經曆過上一次與王鶴瑜等人的和談,本來以為今天也是一場硬戰的,但是這樣的開場,讓他們摸不著頭腦。

呂德勝嗯了一聲,“所以呢?”現在還不確定大黎和鮮卑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再看看。

“所以停戰,劃地而治吧。”

嗯,大黎竟然讓步那麼大?

呂德勝、魯魏和陳閱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茫然,這一次和談,對手出乎意料地慫。

拓跋金緊隨其後,“我們鮮卑也是這麼一個意思。”

“怎麼個劃法?”呂德勝甩了甩頭,想不通就不想了,反正目前的情況對平州是有利的就行了。

王允說道,“我們大黎拿出兗州,但是有個條件。”

拓跋金:“我們鮮卑拿出北境和涼州,和你們平州換冀州,這是我們鮮卑的誠意,但我們同樣有一個條件。”

這大黎和鮮卑雙方已經達成了初步的共識了?這會,呂德勝等人已經確定了這一點。

他沉聲問道,“什麼條件?”

王允:“希望止戰之後,平州將青州拿出來,我們大黎拿出兗州。”

拓跋金:“鮮卑拿出冀州。”

王允道出了他們的目的,“我們三方一起建立一個三大州組成的自由交易區,大黎、平州和鮮卑的百姓都可以在裡麵互市。”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是你去還是我去?”顧懷笙默然,他確實是這個意思,他和祖父,誰去都可以。“懷笙,你信不信,隻要咱們顧氏的人登船,謝湛就會對顧氏出手?”“這事謝湛確實做得出來。”這段時間,謝氏和陸氏聯手,雙方開的銀樓、酒樓、成衣店把劉張兩世家擠兌得死死的。“人都是有敵我內外之分的,既然選擇了做人家的敵人就不要怪人家心狠手辣。”顧老家主淡淡地道。顧懷笙想了想,確實如此。顧老家主:“最後點,你想過冇有?在謝湛拿下南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