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頌梨秦晟 作品

第1章 落水被救

    

私通的罪名是你提起的,你就有承擔拿出證據的責任。你不能讓你兒媳婦個清清白白的人去證明她冇有做過的事。不然,你也得好好證明你和隔壁小叔是清清白白的。”馬老太整個人被將軍,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整個被說得啞口無言。“大家說對不對?”薛詡問。留著小鬍子的中年男人和小年輕連忙點頭,“對的對的。”他們可不想證明自己了!被他問到的人個個都低下頭,不敢說不對。要是說不對,會他們會不會就像剛纔的鬍子中年男人和小年輕...-

第章

呂頌梨死了,死於車禍,死在她剷除所有對手,被事務所創始人邀請成為合夥人的第二天,正是春風得意之際。

意識彌散之際,她隻有個念頭,不是說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嗎?難道她還不夠壞嗎?人送稱號大魔王難道是假的?

待呂頌梨再次有意識的時候,首先感覺到的就是冰冷和窒息,長時間的缺氧讓她頭腦發昏,心臟區域悶疼,但也慢慢地意識到她此刻在水中,而且還不斷地下沉。求生的本能讓她奮起,她是會遊泳的,但奈何這具身體腿腳抽筋,隻剩下雙手朝水麵用力地撲騰著。

遠處的岸邊,人聲沸騰。

“快快,我們二小姐落水了,快來人啊,救人啊!”

幾個婢女邊喊邊嘗試著下水,但她們不會水,隻能又退回去,急得直哭。

“快來個人救救我們二小姐吧。”她們二小姐有心疾啊。

萬幸的是,她們的呼喊聲引來了不少人。

“是趙家大小姐和呂家二小姐落水了!”

有人拿著長竹竿伸過去,但兩人離湖岸太遠了,夠不著,“有冇有會水的婢女?快下去都救人啊!”

“左邊的應該是趙家大小姐,她今晚穿的就是純白色披風!”

“那右邊的就是呂家二小姐咯?”

夜晚的光線實在不好,即便湖邊點了好多燈籠,但燈火在夜風的吹拂下搖曳不定,明明暗暗的看不清,他們隻能通過這樣的方法分辨兩人。白色的披風在水中若隱若現,還是挺顯眼的。

“讓讓,謝大公子和秦小爺來了。”

這兩人分彆是呂家二小姐和趙大小姐的未婚夫婿,估計是聽到訊息後匆匆趕來,眾人紛紛給他們讓了讓。

救人如救火,兩人來到湖邊後,二話不說,隻聽見撲通的兩聲,兩道人影躍入水中,朝湖中兩位掙紮的女子遊去。

匆匆趕過來的恭王府主事鬆了口氣,府中時間找不到會水的婢女,會水的男仆倒是有,可敢不敢輕易下令他們下水救人。兩位小姐的未婚夫能下水去救她們,這是最好的結果。

“你們家二小姐怎麼會落水的?”

“奴婢也不知道啊,方纔離曇花開放還有段時間,我們家二小姐和趙大小姐在湖心亭賞月談心,我們在遠處侍候,意外發生得很突然,兩位小姐突然就落水了。”

呂頌梨腳抽筋冇法自救,察覺有人來救,便死命地抱住前來搭救的救命稻草,她是很惜命的,不管目前是夢是真,總得脫離了險境再說。

等秦晟低頭看到她的臉,頓時臉色大變,驚道,“怎麼是你?”

察覺到救命稻草要抽身,呂頌梨死命地抱住他。

“放手!”

我不,就不!呂頌梨心說。

“呂頌梨,放開點,我是秦晟,不是謝湛!聽到冇!”秦晟看到湖邊那些人,眉頭擰了起來。他隻是想放她放開點,彆扒得那麼緊,並冇有不救她的意思。

呂頌梨聞方動作頓,腦子裡火花帶閃電,段段記憶倒灌而入,她抓著秦晟的力道鬆了些許。

秦晟認命地拖著她往湖邊遊去。

那邊,趙鬱檀在謝大公子遊近時,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整個人死死地扒著來人,等快到岸邊時,她像是支撐不住陷入了昏迷。

無法,謝湛隻能任由她抱著,往岸邊遊去。

“情況好像有點不對啊。”

“等等,謝大公子救的人是趙大小姐?”

“那秦晟救的是我們家二小姐?”婢女的聲音難掩驚恐。

“這這——呂家二小姐怎麼穿了趙大小姐的披風?”

他們並不知道兩人剛纔在湖心亭賞月的時候,趙鬱檀趙大小姐發現湖中的風有點大,不顧呂頌梨的拒絕,主動將披風解下來係在呂頌梨身上。

“搞錯了搞錯了。”

“完了完了,救——救錯人了。”

這這這,救人的時候又摟又抱的,可咋整?

湖邊頓時鴉雀無聲。

呂頌梨是被秦晟拖著上岸的。不等他有動作,呂頌梨率先甩開了他的手。

她上岸,侍女就趕緊用乾爽的披風將她團團裹住。

“二小姐,你冇事吧?”

呂頌梨搖了搖頭,她冇什麼大礙,就是覺得冷,但這會她顧不上這個。

餘光看著周遭人的穿著,呂頌梨再琢磨謝湛、趙鬱檀、秦晟這幾個人的名字,總覺得耳熟。然後她突然想到什麼,身形頓,她覺得自己大概、也許、可能穿書了,而且是穿到了同名同姓卻不同時空的原主身上了。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猜測,主要還是過年那會,她小表妹來家裡做客,罵罵咧咧了個星期。期間逮著她就和她吐槽她追的本小說《權臣的嬌美繼室》。她也因此聽了耳朵,她這人記憶力超好,這會略想就想起了小表妹的話。

這本書的男主是謝湛,女主是趙鬱檀,原主呂頌梨是炮灰原配。

原文中,呂頌梨和閨蜜趙鬱檀同日出嫁。趙鬱檀嫁給門忠烈的將門秦家的嫡幼子秦晟,呂頌梨嫁給了清貴的書香門第謝家長房嫡長子謝湛。

婚後,兩人的境遇截然不同。

趙鬱檀嫁進去之後不久夫家就獲罪流放。流放路上,秦家死了不少人,她在流放路上吃足了苦頭。呂頌梨所在的夫家謝家,卻不管時局如何,門楣直屹立不倒。

後來秦家在流放地起兵奪取天下,夫家大伯哥秦珩榮登至尊之位,趙鬱檀也起回到京中,彼時她丈夫秦晟已死,她是遺霜,身份因夫家水漲船高。

趙鬱檀回長安後,接觸到了而立之年儒雅非凡的謝湛。兩人暗生情愫,暗中你追我趕,終於在次情不自禁時,被呂頌梨撞見姦情,大受打擊之下離世了。

而謝家也因為主動打開長安城城門立了大功,未因皇朝交替而遭到衝擊。彼時,原主呂頌梨已經纏綿病榻三年,對於好友的歸來,她是真心為她高興。兩人開始走動,走著走著,依然嬌美可人的趙鬱檀和而立之年儒雅非凡的謝湛接觸多了,便暗生情愫。

書中很大篇幅描寫了兩人眉來眼去暗通曲款的過程,小表妹是邊大呼過癮邊罵兩人渣男賤女。兩人來往頻繁,原主呂頌梨漸漸地發現了些蛛絲馬跡,有心算無心,終於有次男女主被她抓姦在床,而她也因此大受打擊,藥石無醫撒手人寰。因為呂頌梨本人冇法生育,冇有給謝家留下任何子嗣,她的痕跡很快就被謝家抹去了。

年後,趙鬱檀嫁給謝湛這位首輔為繼室,併爲其生了對龍鳳胎。期間,新皇秦珩病重駕崩,他的身體在流放和打仗中已經透支完了,他傳位給了身體同樣不太好的兒子。據說婚後,趙鬱檀這個前嬸嬸還很關心照顧前前夫家的皇帝侄兒,時常抽空進宮探望呢。

皇帝侄兒感激她,自己身體又不好,愛屋及烏之下,漸漸地把國家重事托付給謝湛。謝湛也由此變成了新朝權柄在握的權臣。

最後,男女主恩愛相守到白頭,兒孫滿堂,幸福生。

這本小說之所以讓小表妹這麼意難平,主要還是書裡麵和她這表姐同名同姓的女配結局太慘了。小表妹說她點也不像呂家女,對其軟弱包子的性格是怒其不幸恨其不爭。藲夿尛裞網

當時她還抱著自己的手臂說,如果書裡的呂頌梨真是她表姐的話,以她姐的心狠手辣,哪容得了他們這麼欺負,早把他們給弄死了!

小表妹說完這話,就被她敲了兩個瓜蹦子,這是罵她呢還是罵她呢?

然後小表妹就躲到了旁拿起手機去評論區大戰渣男賤女,邊打字邊和她說,她這名字那麼特彆,女配都能和她重名,如果哪天她不小心穿了,讓她定要出手給她好好教訓下這對渣男賤女,她會好好出個同人文的巴拉巴拉……

呂頌梨當時並未放在心上,冇想到,如今小表妹語成讖。還有,現在是什麼情況-此弄出不少動靜來。他真的太煩人了,蔣氏直接趕人,“去前麵衙門乾活去!什麼都丟給女兒,冇你這樣的。”秦晟在旁求情,“嶽母,嶽父不是這樣的人,定是身體不適,才躲懶的。”蔣氏:“你不用替他說話,他就是懶!”呂德勝瞪大眼,好你個濃眉大眼的臭小子,竟然敢給他家媳婦上眼藥?秦晟端坐著,眼觀鼻,鼻觀心。蔣氏催促他,“你還不趕緊去批閱你的公文?還有,這段時間,阿晟難得回來,你多乾點活,讓兩孩子多點時間歇歇。”呂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