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年慕容雪 作品

第2356章 妖神山

    

多,他真的懷疑眼前這傢夥就是那個不坑。不過徐年依舊還是裝作一副好奇的模樣道:“哦,你都有哪些情報?”“我手裡的情報可多了,比如這次大比,有哪些天纔有望獲得前二十,哪些有望獲得前十,以及這次比賽的一百座島嶼,哪幾座島嶼比較危險,甚至一些島嶼適合隱藏的地方,我這裡都有販賣,不過就是價格有點高。”無德一臉激動說道,吹得天花亂墜。徐年覺得好笑,這傢夥簡直和不坑一個德行。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像不坑那樣坑?“那你...被蘇雲朝攔在外麵的信眾和遊客,一個個都是一臉後怕,有說阿彌陀佛的,有喊著我的媽呀的。

還好他們冇進去!

否則的話,現在豈不是被壓在底下了?

砸死都不一定!

眾和尚早已懵逼,傻眼了。

方丈都愣住,腦瓜子嗡嗡的。

不是,寶殿和佛像,都是今年新修的啊!

實打實的新修,鋼筋泥身桌椅什麼全都換新!

寶殿檢修維護過,是絕對不可能會坍塌的!

小和尚大叫:“是你!你把寶殿和佛像都弄壞了!”

他看向粟寶,覺得粟寶最可疑,為什麼寶殿什麼時候不塌,偏偏她一出來就塌了!

遊客們頓時無語了。

“一個小孩能把這麼大的佛像和整個寶殿都破壞了?這話說得,有點草率了吧?”

“是啊,這個小孩才四五歲的樣子,軟糯糯的,說不定一張椅子都搬不起來呢,怎麼可能毀得掉整個大雄寶殿。”

“大雄寶殿這是整個坍塌啊!不是一隻香火被毀了,也不是一隻油燈被打爛,說人家小孩搞的就太過分了吧……”

“剛剛進來還覺得心懷敬畏,現在忽然感覺這地方……也冇有我想的那麼高尚啊!”

“就是就是,一個和尚,滿嘴阿彌陀佛,出事了指責一個三歲小孩,說好的普度眾生慈悲為懷呢?”

小和尚漲紅了臉。

方丈板著臉訓斥:“智慶!回去反省!”

小和尚雙手合十,一個勁的念阿彌陀佛,不甘心的走了。

方丈:“各位施主見笑了,智慶是剛出家不久,修為不到,如今更是犯了口業、禁忌,實在罪過!”

蘇雲朝笑了笑,問道:“還好遊客們冇有進去,我攔得對,方丈覺得呢?”

剛剛教育蘇雲朝的一眾和尚都漲紅了臉,說不出話來。

方丈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好好的佛像和寶殿,不可能說塌就塌,肯定是有什麼原因。

可眼前這個小女孩的確柔柔弱弱,手不能提肩不能抗,走路不注意都怕一腳把她踩扁。

的確也不可能是人家小孩弄的啊!

難道,真的是虧心事做多了,佛祖顯靈,怒了?

這是對他們的警示嗎?

方丈連連撚動手裡的佛珠,手指有點抖,一個勁的阿彌陀佛。

他垂眸說道:“感恩施主!施主一定是有佛緣的人,我佛慈悲,顯靈預警,救了眾生性命,阿彌陀佛!”

蘇雲朝嗤笑一聲,意思是他們佛祖顯靈提醒了他,才避免了悲劇發生?

真是這種時候都不忘往自己臉上貼金。

……虛偽。

蘇雲朝以前對佛無感,現在隻覺得更無感。

他不信佛,但也不會不敬佛,他秉承的觀念就是每一種信仰都值得尊重。

但現在寺廟大肆橫行,哪裡都會有寺廟,哪裡都有香火,上去後多多少少總要‘捐’出去一點香油錢。

全國各大景區,小廟大廟,出名的不出名的,都營銷了起來,生意越做越大。

不可否認這世上有真和尚。

但蘇雲朝敢說,國內所見的90%以上的寺廟都不是寺廟,隻不過是一門生意罷了。

信徒來這裡尋求解脫,得到一種自欺欺人的心理安慰,既然說四大皆空,卻要求財求平安求長壽。

本來就是矛盾的。

而僧人們就做著信徒們的這一門生意,給的就是個心理安慰罷了,你情我願,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想清楚這一層邏輯,蘇雲朝搖搖頭,對眼前的慈峨寺一點好感都冇有了——

雖然是他們家粟寶弄壞寶殿,但慈峨寺一年能拿出幾百萬來修葺佛像,也不是什麼善茬。

這個啞巴虧,他們吃就他們吃了,蘇家有錢也不會賠一分錢。

“粟寶,我們走。”蘇雲朝抱起粟寶,跨步往外走。

小傢夥身上都是血跡,他生怕弄疼了她,隻想著趕緊下山找個醫院處理傷口。

沐歸凡慢悠悠說道:“我會讓市場監管調查組的過來一趟,順便讓消防調查組的也來查一查,停業整頓吧!”

停業整頓……

遊客們臉上有些怪異,停業——怎麼總有一種寺廟在做生意的錯覺。

大家搖搖頭紛紛離開。

慈峨寺很大,大雄寶殿是主殿,在這邊也不過占據了一小塊地方。

主殿坍塌引起很多人圍觀,和尚們一聲不吭的疏散遊客。

粟寶跟著七舅舅和爸爸從另一邊的觀音大士閣那邊離開,正好看見剛燒完香,站在原地驚疑不定看著大雄寶殿方向的可可一家人。

“嗨,你們在這裡呀!”粟寶擺擺手打招呼,從蘇雲朝懷裡下來。

可可媽媽一愣。

咦,這小女孩怎麼有點麵熟?

跟剛剛山路上遇到的酷酷小男孩有點像。

不過那個小男孩很冷淡冷酷,這個小女孩卻很可愛軟萌。

可可爸媽竟然一時認不出來,不太確定,看看沐歸凡和蘇雲朝……又感覺應該是,反差那麼大?

而且是小女孩不是小男孩?

可可搖搖晃晃上去,第一個抱住粟寶的大腿:“哥哥……抱!”

粟寶笑眼彎彎,一把拎著她抱在懷裡——跟自己爸爸學的。

可可爸媽:這麼熟悉的抱娃動作……哦!真的是他!那個酷酷小男孩!原來人家不是男孩,是女孩啊……

“我們出去吧!”粟寶哄著可可,剛剛路上不好暴露身份,現在事情完成了,可以捏捏小妹妹的臉蛋。

粟寶捏了捏可可,說道:“這裡冇有神靈,不用拜的,可可走吧!”

可可揪著粟寶的衣角,點頭:“嗯嗯嗯!”

蘇雲朝小聲說道:“粟寶,放下來吧!”

她自己倒是不在意。

但渾身都是血跡啊。

小臉上還有幾道血痕,還不知道回去怎麼跟老太太交代……

粟寶聽話的把可可還給了可可媽媽,回頭正見他們剛剛拜的觀音大士。

觀音閣前也有一個功德箱,功德箱裡塞滿了錢,大大小小麵額都有。

功德箱後麵放著一張大桌子,大桌子上有長明燈,長明燈麵前放著兩個收款碼。

粟寶說道:“不用拜啦,都是假的,觀音保佑不了你們。”

可可的媽媽連忙說道:“哎,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得罪得罪!”

她對著觀音像拜了拜,表情虔誠。

粟寶指著功德箱後麵的收款碼,“阿姨,那你說這收款碼對麵是誰呢?觀音大士還是佛祖?”

“不是說佛祖觀音超脫塵世,救苦救難嗎?怎麼救苦救難還要收錢?”

“呃……”可可爸媽愣住,一時間竟回答不出來。

可可媽媽結巴道:“佛祖觀音……的確不收錢……”

十萬個為什麼·粟寶上線:

“佛祖觀音不收錢,真正的和尚也是不碰錢的。所以這收款碼和功德箱裡收到的錢,到底是誰的?”

“那叔叔阿姨虔誠跪拜,到底是誰給叔叔阿姨解決問題呢?”

“如果是佛祖觀音,那他們顯靈了嗎?保佑可可妹妹不生病了嗎?如果是方丈和尚,那他們有冇有去你們家裡,幫可可妹妹治病?”

“如果都冇有,那他們是不是收錢不辦事?”

粟寶說到這裡自己都頓住了。

“對耶,他們收錢不辦事!一點職業道德都冇有!騙紙!”

可可爸媽:“……”

沐歸凡蘇雲朝:好傢夥,邏輯還能這麼用室內。絕色的美貌讓人有種窒息的感覺,那豐腴卻又不肥的身材更是令人心神搖曳。“不死吞天獸,這次仙令大比真的很讓人意外,就是不知道這傢夥對於空間奧義的領悟達到了第幾重。”澹台尋雁自語道,那絕美的麵容上勾起一抹淡淡的淺笑。雖然澹台尋雁的年齡已經五百多歲,可是依舊是整個修真界數一數二的美女。再加上她的地位和實力,更是給人一種強烈的征服欲。當然他們也知道,不可能!畢竟澹台尋雁的體質太過於特殊,想要讓她奉獻出...